觀點

一位編輯的藝術小史 專題 【女同志書寫】關於1990年代的同志運動 【專題】文策院即將掛牌上路,文化即將成為一門「好」生意? 「悠遊風景畫——俄羅斯普希金博物館特展」 【2018Condo】藝術圈的共享經濟:Condo吹進亞洲! 【2019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 【2019香港巴塞爾藝術展】 【2020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 【2020香港巴塞爾線上展廳】 【CIT19:當代策展的新挑戰——國際論壇暨青年策展工作坊專題】 【女同志書寫】關於1990年代的同志運動 【專題】「臺灣燈會2.0」,如何以藝術的格局來思考燈節? 【專題】NFT2.0.數位化.浪潮 【專題】出天龍國:台灣意識、地方勃發 【專題】可是,我們回不去了,之後:藝術家的自我復刻 【專題】台灣當代藝術之方言的書寫與實踐 【專題】宮廷的「禮」貌生活 【專題】愛妳,也厭妳──創作下的女性 【專題】文物醫美 【專題】文策院即將掛牌上路,文化即將成為一門「好」生意? 【專題】第二次美術館時代的契機與挑戰 【專題】策展人的新手村:台灣策展人如何出道,策展教育與培力20年 【專題】編輯作為思想方式——重訪1990年代 【專題】臺灣畫廊主專訪系列 【專題】藝術中的建築:流轉的空間寓言 【專題】風雲走過——洪通百歲紀念專題 【幻夢.魅影.光:阿比查邦.韋拉斯塔古專題】 【張大千120週年紀念專題】做不完的大千學問 【文化場館安全專題】你的美術/博物館安全嗎?文化場域的「公安」意識 【文資重構.議題再現】解讀中正紀念堂與二二八國家紀念館的歷史密碼 【斜槓世代】藝術職涯大哉問 【灰階之邦】我們在城市的邊緣聚首 【空總專題】給下一輪文化治理的實踐備忘錄:從C-LAB看當代都會的藝文想像 【第58屆威尼斯雙年展:願你生活在有趣的時代】 【職場入門學】藝文界青貧現象,待解or無解 【藝術不北漂】探訪台南藝術生態 【藝術國家隊專題】以計量數據基礎打造藝術國家隊 【遠方的行星:趙春翔藝術展】尋找數字、市場迷失中的藝術靈魂 【開放文化專題】一個更開放的台灣藝文社群:現況、挑戰與想像 【鬼月專題】臺府展中的幽靈畫作與日治臺灣的鬼怪圖像 【鬼月特輯】當代藝術與非理性禁地的邪魅邊界 2017ArtBasel香港巴塞爾重磅來襲! 2018ARTTAIPEI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 2019年ART TAIPEI臺北國際藝術博覽會「光之再現」全攻略 2020年ARTTAIPEI臺北國際藝術博覽會「登峰.造極」 DaVinciTheGenius尋找達文西密碼 HappyHolidays!歲末最強的旅遊計畫 專題|稀缺性展演:當我們談論極少數觀眾對象的作品們 第Q性:穿越歧路花園 荷蘭當代攝影社群 評論如何實踐?關於陳界仁「佛法左派」之後 謝春德「時間之血」 酷兒聽橋,跨性發勁 專題系列 展演 文化政策 景總麵包店 藝術史 觀察 故宮改制爭議 訪談
藝術的生物多樣化
在此生物科學和社會科學的交叉瞬間,凸顯出突變(variation)現象的關鍵性。正適合展覽「不適者生存」這個標題,標示出...
都市傳說與藝術創作的「當代性」傳述:以邱承宏的《水泥動物園》為引
邱承宏的作品,透過趨近於行動藝術與民間雕塑踏查的聚合狀態,除了將塵封於記憶角落中的水泥動物自深埋的花蓮山林中掘出,在海濱...
神佛交織,日本佛教美術的獨特魅力
將日本神祇與佛視為同一體系的現象,稱為「神佛習合」,在奈良時代,以日本神祇作為佛教「護法善神」的思法已然定型,平安時代末...
思考政治化集體歉疚的可能:評吳其育「封閉世界的設定集」
吳其育2021年在立方計劃空間個展「封閉世界的設定集」下檔的前一天,兩場當代藝術講座不約而同地提到「封閉世界」的概念。
【詔藝之眼】無聊猴子(BAYC)也焦慮- NFT藝術化系列探討之(六)
BAYC進入市場的方式也很特別,發起方並沒有對外募資,而是將他們當時所擁有的全部身家押注在該項目(who had put...
正能量者不宜觀看——「詭異畫展」日式美學裡的暗黑物語
東京國立近代美術館與大阪歷史博物館的展覽「詭異畫展」,絕對是今年度日本最具話題的美術展覽之一。本展收錄了約160幅江戶時...
2021白晝之夜互動網站帶來全新「線上感」,四大藝術企劃不用出門
2021臺北白晝之夜,首創線上參與的嶄新藝術體驗,邀請民眾10月2日晚上6點至10月3日早上6點準時上線,只要透過官方網...
打包「凱旋門」,克里斯多遺願成真
地景藝術家克里斯多與珍克勞德 (Christo and Jeanne-Claude)的最後心願,將凱旋門打包,果然願望落...
假如綠島是一面鏡子:「2021綠島人權藝術季」舉鏡自照的生命層疊與歷史書寫B面
「假如綠島是一面鏡子」不再是「舉起鏡子迎上他者的凝視」,以綠島為鏡,可謂直接推翻了既定的主客預設。顯像的「空白之石」從來...
廣東丹青,寫下南方傳奇:香港藝術館「南嶺之南─館藏廣東繪畫選」展
「嶺南畫派」冒起前,廣東繪畫在明代已嶄露頭角,入清後更是名家輩出,百花齊放。民國以還,在「二高一陳」之外,躋身傳統而尤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