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典藏 |BOOKS】在芋頭身上學到的事
Dark Light
Dark Light

【典藏 |BOOKS】在芋頭身上學到的事

旱作物,是源自於古老而神聖的品種,manatja sikavaljualjut(它們讓我們活著),它不僅僅只是食物而已,它還是維繫著人與土地間「友善」的橋梁,這一層關係是單純的,彼此之間生命共存。
1997年出版了一本《部落有教室,書中曾經提到食、衣、住、行、育樂篇。食的文化中,特別以「芋頭」為例,並以簡易的食譜及初淺的教學流程拋出一個想法,提供斜坡上的傳統農業一個新的體驗和認知,希望能在逐漸被放棄而凋零的古老產業中,找到一絲生機。23年後的今天,再次提起山芋頭作為書寫的對象,深入探討有關它的世界,期盼能再做一個延伸,讓讀者更清楚,以「芋頭」為例其背後與族人之間,所承載的民族知識與經驗。
食的文化,不只限於山芋頭而已。生活在斜坡上的族人,千年賴於生計的作物種類很多,品種多樣,一直以來作物的生命與族人的生命,自然互惠緊密相依賴著,作物們長年的守護著斜坡上的農田,盡責的生長,世代養活著列祖列宗們,它們世代伴隨著部落人的疲憊與汗水存留下來,彼此間已經有了深刻的情感緊緊相扣著,食物中芋頭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必須疼惜並熟知養活我們的作物!它們生長的季節、環境土壤、雨水和疾病等等。
姑婆芋的葉片用途廣泛。
1980年代,田間作物是主要的生計來源,留在部落裡青壯年的人很多,部落的生命力旺盛,沉重的農務工作落實在年輕人身上,年輕人以mazazeliyuliyulj(換工)的方式進行田間的工作,目的是幫助人丁稀少的家庭不至於因勞力單薄,而難於勝任斜坡上的墾地工作,採取換工的方式,比起一個家庭單打獨鬥,面對自己的農田來得容易了,是集體共事,男女老幼一起工作,動力十足效率極高,往往是把工作當成娛樂進行,談笑間完成了一個農田的工作,不知覺的累,農務繁忙季節也是部落裡最熱鬧的季節,尤其是未婚的青少年最高興了。
很幸運自己經歷了當時的換工年代。我是家中長子,經常代表家人出勞役,協助部落各項勞動工作,例如,temugut、kivaqu(小米田播種墾地與採收)demangedang(墾荒)、kalja vasan(芋頭田的採收與種植),甚至kiyan na semanumaq(參與興建石板屋)、semutuzuq(石版屋頂修漏維護)或masak(開闢聯外道路)等等,各項勞務大都會參與,清一色都是年輕的面孔,和當時自己年齡相仿的人。在部落裡每個人必須要把自己的人際關係經營好才行,才會有人願意和你互換工作。
在斜坡上求生計,是極為不易的事,狩獵與農作兩者間必須兼顧,尤其身為男性,在專業技術上必須求精,要能生產食物,才能建立自己的家庭,養活自己的家人。這些山中的知識,在集體勞動中很容易學到的,每一項工作中,身邊常會有長輩們陪伴教導,同輩們相互切磋分享自己的工作經驗,放縱自己的懶惰與不長進,是自己剝奪了別人想要關心你的那份心,大家才會選擇放棄你。群體中每個人都是重要的,都有各自適合扮演的角色去擔綱部落事務,成敗一起承擔,維持著共事、共難、共享、共榮、共生之生活態度,個人的經驗,經常是被分享的,山中的知識是部落所有成員經驗累積而來的。
族人分工合作建造山芋頭的烘烤架。
2020年了,我們每個人應對的是更複雜的生活方式和更沉重的負擔,我們早早就已脫離了部落型態的慢活模式,大部分是以個人為中心的生活方式,不再重視與部落群體共識,我們的生活被現代價值支解並挾持著,生計方式異於過去了,對待日子的態度大不相同,時間是金錢的想法早已落實在族人的生活裡,並根深柢固相信金錢是萬能的,與慢活模式之間兩者是有很大的差異。
快速生活中,會在意時間成本和效益,而慢活生活談的卻是要有更多閒暇,可以給予生命的滿足感,而不是浪費生命,兩者間是物質與精神生活的不同呈現。家鄉的土地供養自己和直接由大城市供養自己,其模式是不同的。自己種植的地瓜、芋頭,直接由土壤中領取,並煮食吃了,另一方式是上班領薪、用錢買下食物吃了,只是汗水用在不同工作形式而已,生活型態的改變代表著養活我們的農作種子(苗)逐漸遠離,我們與它們漸漸生疏,家鄉土地的溫度與部落人握著汗水的雙手漸行漸遠,彼此間的笑聲也已逐漸陌生了。
自給自足的慢活生活
流傳於斜坡上的作物種子(苗)還有多少?怎樣種植、怎麼煮食?與部落人之間的關係還有多深?這些問題是我一直關心的事。部落裡比較年邁的老人,這一方面有著更深刻的體悟,可以從她(他)們日常作息中看見,以年邁的身軀能供給的體力,勉強去田間,種植自己想要的食物,芋頭、小米、紅藜、南瓜都好,在小小的農田裡快樂的彎腰觸摸種子(苗)和土壤,那般珍惜與虔誠。
曾經,我見過一位年邁的長輩在自己的芋頭田裡工作,我好奇地靠近與她聊天,想知道她在種什麼,她指著田間的芋頭對著我說:「我只剩下這幾種的芋頭品種了,原本這塊芋頭田裡,有數十種,自己年邁了,已養不起它們了,只好放棄其他的,種植比較好養(種)的……真是可惜了」。看著她手上緊握著芋頭苗,不捨的眼神望著芋頭田久久……。斜坡上,到底還存留著多少祖先們遺留下來的種子(苗)呢?靜靜地自問。
旱作物,是源自於古老而神聖的品種,manatja sikavaljualjut(它們讓我們活著),它不僅僅只是食物而已,它還是維繫著人與土地間「友善」的橋梁,這一層關係是單純的,彼此之間生命共存。氣候變遷下的地球,水資源逐漸萎縮中,我們不能漠視「旱作物」存在的價值,它們的存在關係到我們全人類下個世紀的食物來源。
( 前文摘錄自《山芋頭:部落教室-II 》一書 )
作者簡介
撒古流‧巴瓦瓦隆
作者:Sakuliu  箭矢(音譯:撒古流)
家名:Pavavaljung  種子在泥土裡長大的聲音(音譯:巴瓦瓦隆)
社群:ravar 行動中的戰袍(音譯:拉瓦爾群)
族群:kacalisiyan 真正斜坡(排灣族)
日前甫獲推選為「第59屆(2021年)威尼斯國際美術雙年展」台灣館參展代表。
典藏叢書 ( 43篇 )
典藏,是一個擁抱藝術,進而分享藝術的媒介。 期望每一個人都可以因為藝術,而對生命有更多的尊敬與愛。

© 2020 Ar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