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典藏 |BOOKS】是的,這是一篇宵夜文

【典藏 |BOOKS】是的,這是一篇宵夜文

本篇建議吃飽後再閱讀。
如果讀完後忍不住去吃零食導致變胖,恕不負責。
ljualju kiningeking pinu qucequc 煎黑砂糖芋頭乾零嘴製作示意圖
1. 取適量的黑沙糖,放入熱鍋中煎炒到呈液態狀,再將備好的上選芋頭乾放入滾燙的糖水中一起攪拌,一直到芋頭乾完全被糖漿沾滿為止,熄火。
2. 等待冷卻後,將已凝結成一大塊的芋頭乾煎黑砂糖,擊碎放入竹篩中,即可食用。
3. 黑砂糖在民國時代在部落裡才慢慢普及,日據時代比較少見,當時部落族人還不太使用錢幣交易,因此這種食材得來不易,當時,芋頭煎黑砂糖的零嘴特別稀有而珍貴。
pinu alju qucequ 浸泡蜂蜜芋頭乾零嘴製作示意圖
1. 山上採到的野蜂蜜,用雙手將蜂巢中的蜜擠出後,裝在木盆裡。
2. 備好的上選芋頭乾,倒入裝蜂蜜的木盆裡均勻攪拌後,倒入竹篩網目中濾乾即可。若是不想吃太甜,蜂蜜加一點山泉水攪拌,稀釋後再把芋頭乾倒入浸泡,濾乾,比較不那麼甜。
3. 另一種吃法,將蜂蜜放在小木盆裡,手拿芋頭乾直接沾蜂蜜吃。
4. 浸泡式的吃法是可以將浸泡過的芋頭乾用芋葉包裹,攜帶方便。
5. 這種芋頭乾甜點,在還沒有砂糖的年代,為一般家庭給孩子們慰勞或獎勵其表現的甜點。
sutjau katua qucequ 花生和芋頭乾零嘴製作示意圖
1. 烘烤架剛烤好的新鮮芋頭乾,經過篩選後,會裝在 rangi(疑惑的期待)陶罐裡保存,過去時代部落沒有糖果可以吃,但有些乾糧如芋頭乾、花生等,為每個家庭必備的零嘴被儲存著,隨時準備招待客人用,做父母的會想盡辦法,將這裝滿零嘴的陶罐隱藏起來,避免被家裡的小孩偷吃;烘乾後的芋頭乾味道是特別香濃,罐子再怎麼隱藏還是容易遭到偷吃的命運,所以父母會跟孩子們立下約定,什麼情況下可以吃,孩子們因為有約定會努力爭取,當孩子們做完一項父母託付的任務時,心裡總會有個期待,父母何時會打開那個陶罐子吃到獎賞?因而孩子們會特別在意此陶罐,該陶罐的容量大小適中,為一般家庭最常被使用的罐子,也是在山上生活最被喜愛的陶罐之一。
2. 芋頭乾零嘴平時備用做為招待用之外,也是出遠們打獵的家人必帶的食物,質量輕容易攜帶不用炊食,肚子餓時隨時可以拿來吃,亦可以維持長久時間不腐壞。森林裡的獵寮若有炊事器具,亦可以下水煮食,搭配山肉、野菜等,為野地中最好的戰備糧。
3. 芋頭乾零嘴和日曬過的生花生,非常絕配,平時這兩種食材是密不可分的,約大拇指大小的芋頭乾,配三、五粒花生一起吃,味道特別香。
( 前文摘錄自《山芋頭:部落教室-II 》一書 )
作者簡介
撒古流‧巴瓦瓦隆
作者:Sakuliu  箭矢(音譯:撒古流)
家名:Pavavaljung  種子在泥土裡長大的聲音(音譯:巴瓦瓦隆)
社群:ravar 行動中的戰袍(音譯:拉瓦爾群)
族群:kacalisiyan 真正斜坡(排灣族)
日前甫獲推選為「第59屆(2021年)威尼斯國際美術雙年展」台灣館參展代表。
典藏叢書( 45篇 )

典藏,是一個擁抱藝術,進而分享藝術的媒介。 期望每一個人都可以因為藝術,而對生命有更多的尊敬與愛。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