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德的黑洞客廳:談詩

謝春德「天火」平行宇宙系列展覽座談

  • 用LINE傳送

台灣具開創性且難以歸類的攝影家謝春德,在11月3日於MoNTUE北師美術館(簡稱「北師美術館」)舉辦「春德的黑洞客廳:談詩」座談會,邀請到兩位詩人朋友陳克華與瓦歷斯.諾幹,以詩人之眼分享他們眼中的謝春德創作與寫詩的點滴,現場座談在詩人分享、詩歌朗誦與熱烈討論中落幕。謝春德以「天火:謝春德平行宇宙系列」為題,以逾16年的時間和耗資千萬的製作,在北師美術館籌備這場集大尺幅編導式數位攝影、裝置、詩文和表演等各領域的藝術形式,探索人與自然、肉身與靈魂以及空間與時間的極限,指向終極的靈魂歸屬。此展也從9月開展後陸續邀請不同領域之藝評家、詩人們分享創作心境與所思所想。

「春德的黑洞客廳:談詩」座談會現場。(攝影/陳意華)
「春德的黑洞客廳:談詩」座談會現場。(攝影/陳意華)

跨領域創作的謝春德,除了在攝影、電影等之外還擁有一顆易感的詩情。在第二場座談「春德的黑洞客廳:談詩」中謝春德分享自己與詩的關係,喜歡朗讀詩的他,當兵時就熱愛抄詩,抄過的詩不勝枚舉包括楊牧、鄭愁予、羅青、洛夫、商禽等。他喜歡的詩必須具備兩大元素,畫面和音樂。他認為:「Dance is walk, and music is beauty. 」

精力旺盛的謝春德預計在此展覽結束後出版詩集,醫生詩人陳克華也以佛家所謂「五欲功德」來形容謝春德試圖將五感發揮到極致的能耐。陳克華說道,在佛家有這樣的人透過燃燒感官達到一種修行,燃燒至聖,勇於「跨越」的謝春德如今也跨足到詩的領域。「那種要表現五欲功德,燃燒自身,每個感官都像放火去燒,將感官發展到極致。對春德而言視覺是攝影,而意覺就是詩。」

「天火——謝春德平行宇宙系列」展覽現場。(攝影/塗建榮,MoNTUE北師美術館提供)
「天火——謝春德平行宇宙系列」展覽現場。(攝影/塗建榮,MoNTUE北師美術館提供)

原住民詩人瓦歷斯.諾幹則讚譽謝春德的詩是正值20歲的青春之詩。瓦歷斯.諾幹表示,最好的詩是20歲;最糟糕的詩是16歲。他回憶起自己第一次寫詩是16歲投稿到校刊社,最後詩作被丟進垃圾桶。「當一個人想寫詩,有文字的火埋在胸口不得不冒出來,就像我看『天火』展覽,『天』是倒立的,那代表年輕。」他認為很多人一旦過了20、30年後火會慢慢消退,開始寫一些柔軟討喜的作品,這就不好;所謂最好的詩是從16歲慢慢走到20歲。「我看到謝春德的詩不是60、70歲,而是20歲正值青春的詩,因為他毫無顧忌,不管是身體感受或慾望都直接表現出來。」

談到藝術的本質,攝影與詩有異曲同工之妙。陳克華認為,謝春德的藝術本質與薩滿的角色有密切的關係,在此展覽中唯一出現的是一首謝春德暗喻宇宙自然本質之詩,在看見與看不見之間,詩與藝術亦如是。以陳克華的觀察,他覺得謝春德就像薩滿(巫師),對他而言一位好的詩人其身分就是薩滿。「很多東西都不能做滿,都要有些言外之意、弦外之音。在這次展覽中看到春德的韌性以及他和這個世界是平行的關係,他有自己的想法,就像詩人屈原一樣,在楚懷王的身邊也會卜卦,我覺得春德會朗誦詩歌,透過聲音帶來音樂,就像『哞』發出宇宙轉動的聲音一樣,代表的就是巫師的身分。」在此展中出現不少以原住民為主角的攝影之作,身為泰雅族的瓦歷斯.諾幹則表示,對他們而言「薩滿」其實是大自然的力量。泰雅族不會把大自然產生的力量視為災難,而是從中學習如何與這股自然力量和平共處。瓦歷斯.諾幹從謝春德的攝影作品中看到電影情節般的畫面。「影像和詩,充滿小說情節,謝春德說以後還想當小說家的夢,我認為很有可能。」

「春德的黑洞客廳:談詩」座談會現場。(攝影/陳意華)
「春德的黑洞客廳:談詩」座談會現場。(攝影/陳意華)

詩是無止盡的想像,週末豔陽午後詩人們感性地分享心中對詩的想像與詮釋,有趣的是,這場座談會在藝術家謝春德刻意脫離攝影媒材範疇,改以跨界的全新創作形式的討論中,激盪出各種可能性,新詩集尚未登場早已吹皺了一池春水,謝春德的下一步將激起怎樣的漣漪,十分令人期待。

「天火——謝春德平行宇宙系列」展覽現場。(攝影/塗建榮,MoNTUE北師美術館提供)
「天火——謝春德平行宇宙系列」展覽現場。(攝影/塗建榮,MoNTUE北師美術館提供)

天火——謝春德平行宇宙系列
展期|2018.09.08-11.18
地點|MoNTUE北師美術館(台北市大安區和平東路二段134號)

Categories:展覽
  • 用LINE傳送

Comments

《典藏藝術網》電子報


×
×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