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西方的結合:美國藝術家與禪

  • 用LINE傳送

從四十年代晚期至五十年代,美國抽象表現主義的繪畫風格及手法,令人聯想到日本書道及水墨繪,在行動繪畫的畫家作品中,特別是他們所呈現直接的、生理因素的重要性以及書寫的動作等元素,都會引人想到它與書道的可能關係。同時在色域繪畫與墨繪中引人冥想的空靈空間,也同樣引發觀者去做比較。

五十年代美國人的確對禪及禪藝術感到興趣,在那個年代的藝術,幾乎所有的研究都會明顯地提到像傑克森.波羅克(Jackson Pollock)及威廉.德庫寧(Willem de Kooning)等藝術家。不過其他藝術家顯然更重視對日本的興趣,在本書文中將會提到十二位與禪有關聯的不同類型藝術家,然而其中有三位會被特別強調。他們明顯地關心禪,並以不同的風格創作,同時他們也在五十年代的藝術世界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其中以禪為重心的重要開拓者當推馬克.托貝(Mark Tobey),他曾在日本禪院停留了一個月時間,於一九三五年返國,他的作品可以稱之為「書法動作藝術」。

馬克.托貝(Mark Tobey)《儀式空間NO.1》,74.3×95.1cm,1957,西雅圖藝術博物館。
馬克.托貝(Mark Tobey)《儀式空間NO.1》,74.3×95.1cm,1957,西雅圖藝術博物館。

藝術家兼作曲家約翰.凱吉(John Cage),除了其他工作之外,也專心投入「生活藝術」,他不僅關心禪,還與許多人討論禪。在本章中的第三位藝術家艾德.萊因哈特(Ad Reinhardt)也佔有重要的份量,他對遠東哲學的興趣影響到他的視覺作品,這些作品可以當成「空靈空間藝術」的範例。

法蘭滋.克萊茵(Franz Kline)也被概略地討論到,如與其他三位畫家相比,他與禪關聯較少。但是就某種意義言,他更接近十九世紀的日本風格主義,況且如果我們在觀賞五十年代與禪有關聯的作品時,必然要從十九世紀的脈絡中,討論到當時流行的日本興趣。

一八五六年住在紐約的藝術家約翰.拉法吉(John La Farge, 1835-1910),開始收藏日本藝術,他自己的繪畫自一八六四年之後,其創作靈感來自日本木刻版畫、日本墨繪、金箔屏風及瓷器。大約在十九世紀末,已有好幾位美國藝術家受法國的日本風所影響,而畫起「日本風格」作品,當時在美國可以找到拉法吉的作品以及日本的版畫。

那時在波士頓也有一些學者發展出一種對日本的熱愛。哲學家恩斯特.費諾羅沙(Ernest Fenollosa, 1853-1908),他在日本搜集了許多藝術品,這些作品成為十九世紀後期及二十世紀對禪畫感興趣的美國藝術家的探討焦點。

當費諾羅沙於一八九○年返回美國時,日本天皇還指示他把日本文化帶到美國去讓人們認識,同時指出在他停留日本期間,日本人極重視他們的傳統文化。此要求正符合費諾羅沙自己的目標:結合東方與西方,他所選擇的策略即「藝術教育」,所進行的是籌組日本藝術展覽,並讓美國大眾認識此種美學形式,他相信可以將之普及化。

他的「藝術教育」理念,後來被亞瑟.維斯萊道(Arthur Wesley Dow, 1857-1922),轉變為實際的運用方法,並將之於一八九九年出版成書,稱其為《構成──藝術教育新制精選系列練習》(Composition, A series of Exercises Selected From a New System of Art Education),其中的插圖說明,除了日本木刻畫外,尚包括雪舟的作品。得感謝維斯萊道的這本書,在一九三一年之前即出版了十三版,使許多美國人熟習了日本繪畫的原理。

試圖以此法來改進美國繪畫,曾獲致相當顯著的成果。奇桑(L. W. Chisolm)在他為費諾羅沙所寫傳記中,對一九○○年前後,日本藝術教育如何深遠影響美國教育曾有所描述:「日本藝術的影響可以在公立學校兒童素描展覽中開始見到」,及「在許多教育者的心靈中,日本藝術代表自無色的鉛筆素描中解放出來」。費諾羅沙與維斯萊道的影響力究竟有多大那是很難說得清楚,小學教育素描教學的改良,其結果如何很難探究,但是每一位藝術家在小學所接受的素描課,卻可以稱之為一種「無意識的傳承」。

有好幾位藝術家直接對費諾羅沙及維斯萊道的作品做出了反應。曾經引導馬克.托貝後期興趣的喬吉歐.歐吉芙(Georgia O’keeffe, 1887-1986),在一九一四年即跟隨維斯萊道學習過,一九○三年維斯萊道被任命為哥倫比亞大學師範學院美術系主任。歐吉芙讀過費諾羅沙的巨作《中國與日本藝術的新紀元》(Epochs of Chinese and Japanese Art),並希望從維斯萊道習得有關他的看法,她大約在那段時間開始實驗日本的墨繪技法。她在一九一六年製作了〈藍線〉,這是一系列只包含一些點或線的水彩畫中的其中一幅,她如此描寫它:「在我以藍色水彩作此畫之前,我可能已用黑水彩畫了五或六幅作品,效果似乎不錯」。費諾羅沙喜愛表現性的日本線條,可能啟發了她去製作這類作品。

約在一九一六年,歐吉芙結識了亞夫瑞德.史提格里茲(Alfred Stieglitz)與他的藝術圈朋友,他們當時正經營一家前衛的291畫廊,還出版《攝影作品》及《291》雜誌。

這批藝術家在認識歐吉芙之前,也曾對遠東感興趣過,不過他們主要還是對日本木刻作品有興趣,可說是延續十九世紀末已有的興趣。史提格里茲顯然對簡單、抽象、空靈空間及垂直的圖式等日本美學深感著迷,在他的幾個朋友像馬克斯.維伯(Max Weber),亞瑟.道夫(Arthur Dove)及約翰.馬林(John Marin)等人的作品中,均可見此種日本影響。在史提格里茲自己的作品中也可發現一些類似的表現,維伯一如歐吉芙,進一步不僅是費諾羅沙著作的仰慕者,還成為維斯萊道的學生之一。


海倫.威斯格茲(Helen Westgeest)
藝術史學者,荷蘭萊頓大學(Leiden University, The Netherlands)講師,教授當代視覺藝術、攝影和藝術史。

更多內容請見《禪與現代美術:現代東西方藝術互動史》

《禪與現代美術:現代東西方藝術互動史》
《禪與現代美術:現代東西方藝術互動史》

Categories:焦點
  • 用LINE傳送

Comments

《典藏藝術網》電子報


×
×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