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愛,就沒有電影

  • 用LINE傳送

●森崎東導演的一句話

以搞笑藝人身分出道,開始演出電影和電視劇時的我無論去到哪個片場,都覺得「搞笑」是理所當然的事;事實上,也常被別人請託:「竹中先生,可以請你搞笑一下嗎?」其實別人這麼說,讓我倍感壓力。好比我在森崎東導演執導的電影《拍攝地》現場時也是,總是心想著⋯⋯要怎麼搞笑比較好呢?

記得那時是盛夏,劇組在三浦半島拍外景。火辣辣的太陽高掛天上,森崎導演一喊:「正式來!」我就開始即興搞笑起來,只聽到導演大喊:「CUT!」,然後對我說:「別做些無謂的表演,照你原本的樣子演就行了。」這句話深深衝擊我的心,由衷感受到森崎導演信賴我,甚至讓我感動到衝進附近的玉米田,偷偷哭泣。

因為缺乏自信的我一向只能藉由做些奇怪舉動,模糊化真實的自己;藉由做些奇怪的事,擺脫過於害羞的自己;雖然自己也覺得這麼做,一點也不有趣,卻能逗大家笑。我很喜歡這樣子,卻也深感不安,所以森崎導演那一句:「照你原本的樣子演就行了。」讓我無比歡喜。

但「要是什麼也沒做」也讓我很害怕,所以做些奇怪的事,能讓自己覺得很輕鬆。

不知不覺間,我在這種內心糾葛中,尋求安身立命感,對於自己身為演員一事,其實挺害臊的。自己身為演員,希望別人也認同我是演員,這件事真的讓我很難為情,所以森崎導演的這句話,讓我頓時從矛盾中得到解放。

然而,缺乏自信這件事果然還是無法根除;我從DVD觀看自己當時演出的作品,發現自己只要一有空檔,就會做些奇怪行為;好比有一場群戲,大家都很認真的演,只有我突出下唇,不停搖頭⋯⋯。

可能是群戲的登場人物多,導演沒有注意到吧!我實在很想衝著年輕時的自己,怒吼:「給我差不多點!別幹這種蠢事!」(笑)。

《赤裸之夜 不惜奪愛》(2010年),竹中直人和石井隆導演在拍片現場。
《赤裸之夜 不惜奪愛》(2010年),竹中直人和石井隆導演在拍片現場。

●結尾的一場戲,發生了電影般的奇蹟

《無能之人》是我執導的初試啼聲之作。拍攝當天,當我高喊:「正式來~預備∼ Start!」時,真的很難為情。

第一天拍攝的是久我美子女士與須賀不二男先生的對手戲,我的腦中浮現各種想法,就這樣拍了好幾次。

只見首席助導拉著我的衣袖,拖我走向片場最裡面,對我說:「喂!照你這方法,根本拍不完啦!」,因為他的這句話,隔天開始我確實做好分鏡作業,拍攝進度也變得比較順暢。

分鏡作業真是一件有趣又愉快的事,我的分鏡是從演員的演技催生出來的,好比要以正面捕捉哪一句台詞、要以哪一句台詞來個雙人特寫、哪一句說明要用長鏡頭、哪一場戲要用仰角鏡頭等,決定這些事的過程真的很有趣。

最令我難忘的是最後一場戲,一家三口走在多摩川的堤防路上。因為吊高攝影機,一直用長鏡頭拍攝,所以必須淨空拍攝現場。

必須告知在多摩川堤防路上散步的人、騎腳踏車的人、還有一家大小、各式各樣的人,我們要在這裡拍片,所以必須淨空這一帶。

「我都是走這裡啊!我幹嘛非得要繞遠路?」

「Takenaka naoto?誰啊?沒聽過啦!」

「你們拍電影干我什麼事啊!」

「叫你們負責人過來!」

各種牢騷齊發。

因為要營造「好像廣大宇宙中,只有這一家三口」的感覺,所以現場絕對必須淨空。

經過一再排演後,竟然不知不覺地下雪了。但雪是下在攝影機的後面,所以鏡頭捕捉到的畫面是一片美麗廣闊的夕陽美景。

雖然從白天排練時就下雪,但一直到最後都沒有下在鏡頭前。所以才能拍出美麗的夕陽美景。「這簡直是電影般的奇蹟啊!」這麼說的我和工作人員、演員們都興奮不已。

《無能之人》開拍前一年的十二月,我初為人父。十二月三十日,我做好一切開拍準備,回家時,內人破水,女兒來到人世。

我女兒很愛哭,當我拖著疲憊身子回到家,想上床睡覺時,她卻哭個不停(笑)。所以拍攝《無能之人》時,我多是整夜沒睡的上工,因為寶貝女兒一哭,我就會衝向嬰兒床一直抱著她,不停哄著:「乖乖睡喔!給我乖乖睡喔!」

《無能之人》殺青後,我初次接觸後製作業;像是鏡頭與鏡頭的連結、每一場戲要間隔多久、這場戲如何連結到下一場戲、這膠卷要拉五格還是八格比較好呢⋯⋯藉由如此微妙的作業,改變下一場戲給人的印象,這番樂趣和我念多摩美大時,拍攝八釐米短片時的感覺一模一樣。

只是我用的是三五釐米,不是八釐米,氣勢可說截然不同(笑)。何時要加入音效和背景音樂、音量要怎麼調,聽起來才平衡⋯⋯這些瑣碎的配音錄製工作完全不同於拍攝現場,需要高度專注力。

每天前往日活片場那間飄散膠卷味的後製工程室,真是宛如作夢般令人雀躍的日子。當所有後製作業完成後,一股難以言喻的寂寞感襲上心頭,覺得自己突然變得好孤獨。

我走出日活片場,獨自步行至片場附近的多摩川一帶,在深夜寂靜的多摩川河堤上,哭喊著:「好寂寞喔∼」、「一切都結束了∼」不斷喔喔地高喊著。


竹中直人
1956年,生於神奈川縣。畢業於多摩美術大學視覺設計科。以演員、電影導演、歌手等身分,活躍於各領域。

除了1991年以初執導筒的處女作《無能之人》,榮獲第48屆佛羅倫斯國際電影節國際評審團獎、第34屆藍絲帶獎男主角之外,亦以自身執導、演出的作品獲獎無數。

更多內容請見《演員還是別太出色比較好》

《演員還是別太出色比較好》
《演員還是別太出色比較好》

Categories:焦點
  • 用LINE傳送

Comments

《典藏藝術網》電子報


×
×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