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私密的留給香港」曾梵志個展三地同步開幕

  • 用LINE傳送

曾梵志正在解說作品。(攝影/黎家怡)
曾梵志正在解說作品。(攝影/黎家怡)

「三個地方的展覽,我們把它當成一個。」曾梵志介紹新展時一劈頭就這麼說。豪瑟沃斯畫廊(Hauser & Wirth Gallery)近日在三個城市同步舉行曾梵志個展,展示藝術家近年新作,呈現其大膽的創作歷程和研究,做法史無前例。蘇黎世展出藝術家的抽象風景,算是曾梵志的創作主線;倫敦陳示的是肖像繪畫,反映每個階段影響藝術家思考的人物;而最後一站則把實驗性的探索帶到香港。他強調將三地展覽合起來,呈現一個整體,「從中看得到我思考和創作的方法,其實就是我在工作室的日常,我的工作狀態。」

曾梵志模擬水墨的鉛筆素描。(攝影/黎家怡)
曾梵志模擬水墨的鉛筆素描。(攝影/黎家怡)

曾梵志在香港展場內陳示近年的研究,更跳出來以策展人身分梳理其中的脈絡,並引用其他藝術家的作品,闡釋創作發展源流。展覽副標題為「自塞尚和趙幹引起的繪畫實驗」,意指東方和西方藝術家的作品如何育成其創作的新方向,但他強調保羅.塞尚(Paul Cézanne)、趙幹都不是表現重點,重點在於「展示一種思考的方法和媒介」。

兩層展廳分成三個部分,並以參考趙幹《江行初雪圖》和塞尚《聖維克多山》的大型山水油畫為焦點。曾梵志稱自己是圖像思考型的人,以圖像研究滋潤創作,而近十年持續學習中國傳統藝術和理論。三年前,他發現五代南唐藝術家趙幹《江行初雪圖》其中的山脈,跟譽為「現代藝術之父」的塞尚所繪的《聖維克多山》,「畫法一模一樣,特別是在邊緣性的處理非常相似」。他指出,二人所處的時代雖然相隔千年,但他們圖像處理方式卻出現這麼一種巧合,當中的趣味啟發他做了一系列的嘗試,而焦點作品的大型山水油畫正是東西文化結合成果。曾梵志說,西方觀眾看中國傳統水墨畫了解不深,通常覺得千年下來變化不多。這張作品引入塞尚,鼓勵他們用西方現代藝術的角度,重新審視山水文人畫;同時中國觀眾也可從中初探西方藝術發展脈絡。介紹此作時,他藉以明志,說:「我希望自己能夠成為一道橋樑,貫通東西。」

參考趙幹《江行初雪圖》和塞尚《聖維克多山》的焦點油畫。(攝影/黎家怡)
參考趙幹《江行初雪圖》和塞尚《聖維克多山》的焦點油畫。(攝影/黎家怡)

展覽第二部分,曾梵志展示新作的參考根據,帶來了趙幹《江行初雪圖》的複製品,好讓觀眾對比意念發展源流。他笑說,本來計劃把《聖維克多山》一併陳列,但塞尚的畫作太難借,故現時展廳留空一面白牆。白牆的另一端,他安排同樣深受塞尚影響的藝術家喬治.莫蘭迪(Giorgio Morandi)的《靜物》,用以強調塞尚啟發了一代又一代的創作人。

同場展出趙幹《江行初雪圖》的複製品(局部)。(攝影/黎家怡)
同場展出趙幹《江行初雪圖》的複製品(局部)。(攝影/黎家怡)

同場展出莫蘭迪的《靜物》,白牆為未能借出的塞尚《聖維克多山》留空。(攝影/黎家怡)
同場展出莫蘭迪的《靜物》,白牆為未能借出的塞尚《聖維克多山》留空。(攝影/黎家怡)

從具象的風景到抽象的色彩研究,第三部分展示曾梵志參考塞尚筆觸的顏色實驗。他把塞尚用於表現天空、樹木、雲彩等的具象筆觸,搬到繪畫抽象的色彩對比。他形容,這批作品是一邊畫一邊探索,「畫了第一筆之後,才知道第二筆怎樣去畫,從一個完全陌生的狀態到找到了它的邏輯規矩,所以它們都是我唯一的一張畫。」紅和綠,黃和紅,他繪出兩組強弱不同的對比之作,實驗各種顏色和諧共存的可能,並暗示顏色研究可能開拓出日後創作的新路線。

以黃和紅營造出弱對比的顏色研究作品。(攝影/黎家怡)
以黃和紅營造出弱對比的顏色研究作品。(攝影/黎家怡)

以紅和綠營造出強對比的顏色研究作品。(攝影/黎家怡)
以紅和綠營造出強對比的顏色研究作品。(攝影/黎家怡)

「這次算是展出我比較私密的一部分,也算是第一次在展廳裡做這麼一個展示。」曾梵志說這些作品過往放在自家書房,只有朋友到訪才會見到。然而,他認為幾乎每個階段都曾在香港舉辦展覽,相信香港觀眾對自己作品能有比較充分理解,因此這次他決定將工作室搬到展場,「把親切的一面拿出來跟大家交流。」

展場一角。(攝影/黎家怡)
展場一角。(攝影/黎家怡)


曾梵志 Zeng Fanzhi: In the Studio
展期|2018.10.08-11.10
地點|豪瑟沃斯香港(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80號 H Queen’s大樓15及16層)

Categories:展覽
  • 用LINE傳送

Comments

《典藏藝術網》電子報


×
×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