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秀枝專欄】大浴缸美術館?阿姆斯特丹市立美術館推陳出新迎當代

  • 用LINE傳送

浴缸美術館?

荷蘭建築師開了當代藝術界一個大玩笑,竟然用光滑潔白、狀似琺瑯的白色超級大浴缸的造型,作為美術館設計,尤其鑲嵌在百年歷史傳統紅磚大樓之前。

阿姆斯特丹市立美術館(Stedelijk Museum Amsterdam)。(©Hpschaefer)
阿姆斯特丹市立美術館(Stedelijk Museum Amsterdam)。(©Hpschaefer)

這是荷蘭最重要的當代美術館,取名阿姆斯特丹市立美術館(Stedelijk Museum Amsterdam),新建築體的外殼採用白色的特瓦朗板(Twaron)製成,光潔外表,像琺瑯浴缸的設計外,豐富的館藏品也是一大特色。

但是因為,這座美術館,位在阿姆斯特丹市中心的博物館廣場𥚃,她的左右鄰居,一是收藏林布蘭(Rembrandt van Rijn)《夜巡》(The Night Watch)聞名的荷蘭國立美術館(Rijksmuseum),另一則是梵谷美術館(Van Gogh Museum),太強的卡司陣容,陪侍在側,風采似乎都被搶光。

這座美術館於1895年落成,由設計師韋斯曼(A. W. Weissman)以原裝紅磚打造的古樸建築博物館,走過百年,老博物館建築,已無法符合百年後的現代防火設施要求,加上建築物老舊,氣溫、濕度不再適合保存與展示畫作,只好被迫關門,進行整修與改建。從2003年閉館,到2012年重新開幕,在阿姆斯特丹博物館廣場消失長達10年,不僅從世界的舞台引退,連荷蘭人自己都記不起這個美術館的存在,更是被每日川流不息、慕名排隊爭看林布蘭、梵谷(Vincent van Gogh)的民眾所淡忘。

為了彌補缺失,整修工程期間,從2008年10月開始,曾把館藏品遷至中央車站右側的前郵政大樓,當時並提出一項名為「博物館入城」(Stedelijk in de Stad)的計畫,於阿姆斯特丹各地舉辦展覽、企劃、研討會和其他活動,藝術推廣的用心再被肯定。

其實,阿姆斯特丹市立美術館的當代藝術地位,應該與美國紐約現代美術館(Museum of Modern Art,MoMA)、英國倫敦的泰德現代美術館(Tate Modern)、法國巴黎的龐畢度中心(Centre Pompidou)平起平坐。該美術館的館內收藏豐富,並且都是大家琅琅上口的現代大師,包括了由卡雷爾.阿佩爾(Karel Appel)所繪的房間,以及馬勒維奇(Kazimir Malevich)的大量畫作。

阿姆斯特丹市立美術館(Stedelijk Museum Amsterdam)。(©John Lewis Marshall)
阿姆斯特丹市立美術館(Stedelijk Museum Amsterdam)。(©John Lewis Marshall)

這座美術館,係由荷蘭克魯威爾建築事務所(Benthem Crouwel Architects)的首席建築師麥歐斯.克魯威爾(Mels Crouwel)擔綱設計,設計團隊神來之筆,在傳統紅磚老樓之前,發想出光滑潔白的外表、酷似琺瑯超級大浴缸的嶄新樓宇,作為增建新館,因此被戲稱是「大浴缸」美術館。新舊建築以一種強烈對比的反差呈現,十分特殊,吸睛不已。同時,又跟服裝業共同設計了水珠飛濺般的奇特服裝,都是取自浴缸與濺水服裝的想像,也令人莞爾。荷蘭克魯威爾建築事務所,係克魯威爾與Jan Benthem於1979年所合組,他們曾參與了許多種類各異的建築設計案,從小住宅建築到大型都市規劃案都有,鹿特丹中央車站應該是該事務所近年最重要的大型都會作品。

近看阿姆斯特丹市立美術館(Stedelijk Museum Amsterdam)。(簡秀枝提供)
近看阿姆斯特丹市立美術館(Stedelijk Museum Amsterdam)。(簡秀枝提供)

我們一行人,於12日上午,親至現場,一探浴缸究竟。的確,當我們站在底層觀看,整個增建部分建築,果真像是一座白色琺瑯浴缸,浴缸底部四根流線型柱子,正像是浴缸的四隻腳,張望浴缸底部,還真的可以找到圓形的孔洞,好似浴缸的泄水孔,讓人好奇浴缸裡到底裝了什麼東西?

一人花費17.5歐元的門票進入美術館,赫然發現,浴缸裡其實是一個新增的大展示廳,包含了美術館的入口、販賣部及餐廳。透過增建,能對訪賓提供更佳服務,尤其藉著販賣部、餐廳的擴張,為美術館增加更多的收入;而浴缸底層的餐廳部分有落地窗與街道連結,讓美術館的餐廳成為來往市民與美術館的中介空間,也吸引人們更有機會親近美術館。整個美術館充滿現代藝術風格與活力,呼應著新建大浴缸的新潮構想,讓人徜徉在一種創新的喜悅與幸福之中。

阿姆斯特丹市立美術館(Stedelijk Museum Amsterdam)內部一景。(簡秀枝提供)
阿姆斯特丹市立美術館(Stedelijk Museum Amsterdam)內部一景。(簡秀枝提供)

外界有所不知的是,該美術館其實收藏非常多重要現代與當代藝術品,許多梵谷、塞尚、及同代印象派、及而後的表現主義與超現實主義的傑作,如梵谷的《羅林夫人畫像》(Augustine Roulin)與莫內《玫瑰叢間的房子》(La Maison a Travers Les Roses)。夏卡爾的巨幅畫作《小提琴手》(Le Violoniste)更是讓人流連再三,捨不得離開。畢卡索(Pablo Picasso)、康丁斯基(Wassily Kandinsky)、凱爾希納(Ernst Ludwig Kirchner)、封塔那(Lucio Fontana)、羅斯科(Mark Rothko)、培根(Francis Bacon)、草間彌生(Yayoi Kusama)等的重要作品,都可以在該美術館找到。

梵谷(Vincent van Gogh)的《羅林夫人畫像》(Augustine Roulin)。(簡秀枝提供)
梵谷(Vincent van Gogh)的《羅林夫人畫像》(Augustine Roulin)。(簡秀枝提供)

雕塑也是該美術館的亮點收藏之一,多達500件,賈德(Donald Judd)1989 年多彩的鋁製雕塑《無題》(Untitled)、蓋里.里特維德(Gerrit Rietveld)獨特的家具組合是設計展區的焦點。

然而,讓阿姆斯特丹市立美術館真正鶴立雞群的,還不只是這些現代藝術收藏而已,當代藝術才是市立美術館的重頭戲。舉凡抽象表現主義大師波洛克(Jackson Pollock)與杜庫寧(William de Kooning)的名作;紐曼(Barnett Newman)召喚著你一頭栽入的巨型藍紅黃純色畫作;馬勒維奇一幅幅探究宗教之虛無與其象徵的極簡作品,當然也不得不提荷蘭的驕傲──蒙德里安(Piet Mondrian)與眼鏡蛇畫派(CoBrA),還有百花齊放的裝置藝術與新藝術,全是當代藝術的經典之作。

據說,連MoMA館長葛蘭.洛瑞(Glenn Lowry)在參觀之餘,也不得不讚嘆:「阿姆斯特丹市立美術館擁有世上最優秀的館藏之一」。

阿姆斯特丹市立美術館(Stedelijk Museum Amsterdam)展覽一景。(簡秀枝提供)
阿姆斯特丹市立美術館(Stedelijk Museum Amsterdam)展覽一景。(簡秀枝提供)

昨天我們佇立其間,印象深刻包括,早在2010年擴建工程尚未完工之時,該美術館曾規劃一臨時展,以呼應建築未完成中的狀態,法國藝術家芭芭拉.克魯格(Barbara Kruger)展出作品《過去/現在/未來》(Past/Present/Future)讓印刷字母包圍了館內最大的展示廳。

建築師克魯威爾當代性的建築設計,呼應市立美術館對於展出前衛藝術的決心,近年推出「超越想像」聯展,展出弗里德里希(Christian Friedrich)錄像作品《無題》(Untitled)。還有德國藝術家弗格(Gunther Forg)的大型回顧展,用掉非常多展間,呈現他為藝術奮鬥一生的多樣性藝術風格,以及典藏正在準備出版中文版傳記的菲利普.加斯頓(Philp Guston),應有盡有。

阿姆斯特丹市立美術館(Stedelijk Museum Amsterdam)展覽一景。(簡秀枝提供)
阿姆斯特丹市立美術館(Stedelijk Museum Amsterdam)展覽一景。(簡秀枝提供)

徜徉在阿姆斯特丹市立美術館前方的公園綠地,串聯了日本建築師黑川紀章(Kisho Kurokawa)所設計的梵谷美術館,一直延伸連接到剛整修完畢的國立博物館,形成一處都市中的美術館綠園道,再次成為這座城市吸引觀光客的重要焦點。

阿姆斯特丹這個城市的耐人尋味就在這裡,不僅保留古典老舊的運河畔街屋,也不斷設計建造新奇的建築,在傳統中創造新意,讓這座城市永遠充滿活力與驚奇。

阿姆斯特丹市立美術館(Stedelijk Museum Amsterdam)展覽一景。(簡秀枝提供)
阿姆斯特丹市立美術館(Stedelijk Museum Amsterdam)展覽一景。(簡秀枝提供)

回顧往事,從20世紀初期,歐洲現代主義建築崛起,德國的包浩斯(Bauhaus)、蘇俄的構成主義(Constuctivism),以及荷蘭的風格派(De Stiji),是新建築發起的三股重要力量。荷蘭地區原本就是豐富的藝術沃土,出現了林布蘭、梵谷、蒙德里安等藝術大師,蒙德里安的簡潔線條與黑白或三原色的創作,深深影響了風格派的建築師,同時也成為風格派建築的理念基礎。「紅藍椅」(Red and Blue Chair)創作者建築師里特費爾德(Gerrit Thomas Rietveld)所設計的「施洛德住宅」(Rietveld Schröeder House)以及尤尼咖啡館(Café DE UNIE)都是建築設計史上重要的案例,也是風格派留存在世上的重要建築遺產。

而荷蘭當代的建築師,基本上也是秉承「立足荷蘭、放眼天下」的精神,積極向外拓展業務,荷蘭政府更是口徑一致,積極行銷其當代建築師,事實上,也將「荷蘭建築」有計劃地行銷到全世界。目前荷蘭最有名的建築師與事務所在台灣留下設計作品,包括MVRDV事務所打造的「垂直村落」、建築師雷姆.庫哈斯(Rem Koolhaas)設計「台北表演藝術中心」,以及即將於今(2018)年啟用,由Macanoo事務所設計的「高雄衛武營區文化藝術中心」,令千里而來尋幽訪勝的我們,倍感親切,也期待殷切。

高雄衛武營區文化藝術中心將於今年10月13日開幕,建築由Macanoo事務所設計。(取自衛武營區文化藝術中心官方網站)
高雄衛武營區文化藝術中心將於今年10月13日開幕,建築由Macanoo事務所設計。(取自衛武營區文化藝術中心官方網站)

Categories:專欄
  • 用LINE傳送

Comments

《典藏藝術網》電子報


×
×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