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秀枝專欄】以建築回饋初心,杉本博司圓夢打造生命新舞台

  • 用LINE傳送

傑出的攝影家,也會是好建築師嗎?素有「攝影哲學家」之稱的杉本博司(Hiroshi Sugimoto),成立了這個設想。

一趟「江之浦測候所」(Enoura Observatory)之行,見識到杉本博司崇高的人生境界與多才多藝的藝術家本色,尤其落實畢生理想的到位程度,令人感佩。在江之浦測候所,杉本博司把形而上的思想理念,信手拈來,落實在與大自然相容的景觀建築上,處處見哲思與功力。

由杉本博司(Hiroshi Sugimoto)打造的「江之浦測候所」(Enoura Observatory)一景。(簡秀枝提供)
由杉本博司(Hiroshi Sugimoto)打造的「江之浦測候所」(Enoura Observatory)一景。(簡秀枝提供)

江之浦測候所位於東京近郊,神奈川縣小田原市,前有湛藍海濤,後是蓊鬱林園。春暖四月,和著徐徐海風,我們輾轉從東京搭了三趟車,慕名前往朝聖。扺達時,彷彿來到了藝術心靈的大原鄉,驚喜連連,感動不已。

海天、翠園、林木、璞石、廊道、劇場,在杉本博司深邃藝術理念與濃濃禪意情懷打造下,寓繁瑣於簡約,平靜祥和,嘆為觀止。

由杉本博司(Hiroshi Sugimoto)打造的「江之浦測候所」(Enoura Observatory)一景。(簡秀枝提供)
由杉本博司(Hiroshi Sugimoto)打造的「江之浦測候所」(Enoura Observatory)一景。(簡秀枝提供)

江之浦測候所的打造,透露幾層意義:

一、藝術家功成名就後,回饋初心的展現

俗諺曾說:「江戸っ子は宵越しの銭は持たぬ」,意思為江戶(東京舊稱)出生的人,會把當天賺的錢,當下花光。人生不為金錢所困的價值觀,被杉本博司升級解釋,他把一生累積的財富、智慧,義無反顧地反饋在江之浦測候所上。

現年70歲的杉本博司,是日本知名戰後藝術家,被推崇為「日本觀念攝影的第一人」,與荒木經惟(Nobuyoshi Araki)、森山大道(Daido Moriyama),同為進入國際舞台的日籍攝影大師,在拍賣市場上聲名赫赫,並與西方大師畢卡索(Pablo Picasso)、米羅(Joan Miró)、孟克(Edvard Munch)等同台競價。過去杉本博司未曾預期自己的作品會高價售出,在人生走到終點前,他希望將此生從藝術獲得的金錢,回歸於藝術──「從藝術始,以藝術終」、「從無開始,回歸於無」,果然展現了藝術巨匠的風範。

由杉本博司(Hiroshi Sugimoto)打造的「江之浦測候所」(Enoura Observatory)一景。(簡秀枝提供)
由杉本博司(Hiroshi Sugimoto)打造的「江之浦測候所」(Enoura Observatory)一景。(簡秀枝提供)

二、藝術信仰、宗教哲思的具體落實

「測候」一詞出自中國古文,意謂「觀察天文,測量氣象」。杉本博司企圖還原古時人類在自然裡感受時氣嬗遞與循環的體驗,重新檢視美為何物。

從構思到完工,足足花費20年考據引證,投注畢生心血與藝術理想,他希望來到這裡的每一位觀眾,能夠重新認識自己,開拓通往未來的道路。更希望人們透過觀測天候,瞭解到自身與萬物之間的關係與平衡,從中尋找相對位置,定位自己在世界裡的座標。在江之浦測候所,處處可見杉本博司斧痕中的巧思與人生境界。

由杉本博司(Hiroshi Sugimoto)打造的「江之浦測候所」(Enoura Observatory)一景。(簡秀枝提供)
由杉本博司(Hiroshi Sugimoto)打造的「江之浦測候所」(Enoura Observatory)一景。(簡秀枝提供)

三、跨領域的成果呈現

杉本博司除了是當代最富盛名的攝影師、藝術家外,也活躍於日本能劇、建築、造園、寫作等領域,既融合經驗主義與形而上哲學的思維,廣納東西藝術觀,探索時間特性、人類知覺與意識起源。

早在2009年,杉本博司即成立「公益財團法人小田原文化基金會」(Odawara Art Foundation),以推廣能劇、展示個人收藏,也期能藉此振興當代藝術發展。這個建築,不僅還原了他自身意識的起點,也呈現出日本人美感意識的起點。至於為何選擇小田原,杉本博司表示此處一望無際的海景,喚起他兒時在電車中,初見窗外大海的記憶。

由杉本博司(Hiroshi Sugimoto)打造的「江之浦測候所」(Enoura Observatory)一景。(簡秀枝提供)
由杉本博司(Hiroshi Sugimoto)打造的「江之浦測候所」(Enoura Observatory)一景。(簡秀枝提供)

江之浦測候所以不破壞自然景觀為前提,拋棄一切外在的詮釋,回到原始壁畫般,純粹的觀賞之心,探索人類最原初、直觀的時間感受。在江之浦測候所最可貴的體驗便是其經過嚴謹考究的設計,除了呼應日本建築史,也依循著時氣與自然法則精心計算、測量。

舉例來說,「冬至光遙拜隧道」及「夏至光遙拜藝廊」,兩條宛如隧道的長型空間中,有著截然不同的空間氛圍。「冬至光遙拜隧道」兩側被黑暗的空間包圍,宛如參拜世界起源一般,當冬至的時候可看見日光從遠處海面水平線上的升起;「夏至光遙拜藝廊」則是以37面全透明玻璃製作成一條長型藝廊,盡頭也可眺望相模灣的海平面,令人期待夏至時當日光充滿著整條長型藝廊時,會滿溢出耀眼光芒。

由杉本博司(Hiroshi Sugimoto)打造的「江之浦測候所」(Enoura Observatory)一景。(簡秀枝提供)
由杉本博司(Hiroshi Sugimoto)打造的「江之浦測候所」(Enoura Observatory)一景。(簡秀枝提供)

杉本博司甚至將茶道祖師千利休(Sen no Rikyu)所設計的茶室「待庵」,以原尺寸再現於該設施中,並命名為「雨聽天」。(音同於「有頂天」,佛經中代表至高無上的天界),春分與秋分的日出時,第一道日光將沿著茶室前的「石舞台」,從茶室玄關入口射入,空間充滿自然的無限能量。

由杉本博司(Hiroshi Sugimoto)打造的「江之浦測候所」(Enoura Observatory)一景。(簡秀枝提供)
由杉本博司(Hiroshi Sugimoto)打造的「江之浦測候所」(Enoura Observatory)一景。(簡秀枝提供)

江之浦測候所自去年10月9日開館,一批批建築、藝術、生態愛好者,絡繹不絕。然而,為了為讓空間符合過去的人口密度,同時讓觀者在進入測候所時能回歸初心,重新體會自然、環境與自己。入館採預約制,入園門票3,000日圓,乍看不便宜,但現場服務人員隨侍在側,幾乎與訪客一樣多,以此確保入園安全與體驗品質。

在這個功利時代,仍能秉持初心、反饋周遭,「江之浦測候所」,不僅是杉本博司創作的集大成、人生的原點,更是他心中所謂「藝術」的原型,與對生命的至高禮讚,令人肅然起敬!

由杉本博司(Hiroshi Sugimoto)打造的「江之浦測候所」(Enoura Observatory)一景。(簡秀枝提供)
由杉本博司(Hiroshi Sugimoto)打造的「江之浦測候所」(Enoura Observatory)一景。(簡秀枝提供)
由杉本博司(Hiroshi Sugimoto)打造的「江之浦測候所」(Enoura Observatory)一景。(簡秀枝提供)
由杉本博司(Hiroshi Sugimoto)打造的「江之浦測候所」(Enoura Observatory)一景。(簡秀枝提供)
由杉本博司(Hiroshi Sugimoto)打造的「江之浦測候所」(Enoura Observatory)一景。(簡秀枝提供)
由杉本博司(Hiroshi Sugimoto)打造的「江之浦測候所」(Enoura Observatory)一景。(簡秀枝提供)

Categories:專欄
  • 用LINE傳送

Comments

《典藏藝術網》電子報


×
×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