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代藏家觀點 孫怡:外來力量可促台灣藝術圈團結進步

【任天晉「台北當代藝博會 TAIPEI DANGDAI」系列報導】

  • 用LINE傳送

旅居洛杉磯15年的青春歲月,培養了她作為當代藝術愛好者的收藏眼光,2012年返台定居後,外型中性俐落的孫怡不但活躍於時尚界,也擅於將她對藝術作品的收藏觀點與理解,適時適地引介入時尚設計界。孫怡積極而熱情參與藝術交流活動也格外令人印象深刻,像是去年Art Taipei預展與開幕日,她便主動為台北藝博會辦了兩晚的收藏家派對,不但吸引了大批外籍收藏家參與,也讓中青世代的國內外藝術家有了自在的社交場合。

孫怡返台五年多,笑稱「作品收藏從來還沒想過以後要轉手」的她,除了持續對當代藝術作品在國際市場的積極涉獵,也十分關注台灣收藏環境與國際藝術生態的互動。據此,任天晉(Magnus Renfrew)預定於明年台灣創設的「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 TAIPEI DANGDAI」的收藏界諮詢之行,也曾與她交換過意見。

台灣新世代藏家孫怡。(孫怡提供)
台灣新世代藏家孫怡。(孫怡提供)

「我總是在想,怎樣可以讓台北的藝術圈更好玩?然而過去這裡的生態過於安逸,也缺乏競爭,各個藝廊都注重在顧好自己的藏家。也因此,成熟的畫廊經營資深的藝術家,新的畫廊經營年輕的,但是在一個大市集的氛圍裡,就缺乏了讓年輕一輩的潛在收藏家有個舒服與輕鬆的觀展和收藏環境。」孫怡自認為她已是相當幸運的年輕收藏家,沒有家庭負擔也可以自由安排自己的工作,讓她得以時常透過國際旅行到處觀察並收藏有興趣的作品。「但是,有人是媽媽,有人是企業界的二代、三代得接掌事業的,不是說飛就能飛,但他們又是對藝術市場有興趣的,他們怎麼辦?」

孫怡認為,任天晉進軍台灣所引起市場內部的競爭是難免的,但它終究會走向良性的競爭。「就一個藏家的角度而言,他們希望見到的收藏環境是不將他們捲入藝廊之間的政治裡,收藏家不需要去顧慮市場經營者彼此的矛盾關係,那才是讓生態得以是件開放而愉悅的事。」她也認為,雖然這個新的國際型博覽會將有多少國外和國內的畫廊比例參與,將會製造何等規模的市場量,尚有待觀察,但是她確信這個博覽會將不會是香港巴塞爾(Art Basel HK)的翻版,也終將是一個國際規格的藝術博覽會。

孫怡去年為Art Taipei預展日和開幕日兩晚在東區酒吧舉辦的藏家派對,吸引相當多的國內外藏家及藝術機構參與。(孫怡提供)
孫怡去年為Art Taipei預展日和開幕日兩晚在東區酒吧舉辦的藏家派對,吸引相當多的國內外藏家及藝術機構參與。(孫怡提供)
孫怡去年為Art Taipei預展日和開幕日兩晚在東區酒吧舉辦的藏家派對,吸引相當多的國內外藏家及藝術機構參與。(孫怡提供)
孫怡去年為Art Taipei預展日和開幕日兩晚在東區酒吧舉辦的藏家派對,吸引相當多的國內外藏家及藝術機構參與。(孫怡提供)

「從任何角度來看都應當視為一個正面的訊號,也沒有一個單位需要將它視為一個競爭者。」孫怡補充,這個新博覽會該被視為台灣藝術界「正面的衝擊」(positive impact),表面上看是個衝擊,但實質上會是一種動力,因為無論最初是以歡迎、期待或是防衛、恐懼的心態面對,終究能促使本地的藝術工作者和產業更加努力去做到更好,「不管是為了什麼,為了面子總也會去做這件事情吧?」她認為,現在這股力量有機會讓藝術圈試著增進自己的實力並團結起來。

「雖然大家都說台灣的藏家底子很厚,但其實台灣的收藏市場卻又相對隱性。」孫怡分析,這反映在藝博會當代市場和藝品拍賣市場之間不成比例的資金流通對照,台灣在亞洲拍賣市場舉足輕重,但是在藝博會的市場能量卻又無法反映拍賣場的榮景。

「它的第一年必然會成功,因為新鮮,有話題性。」孫怡認為頭一年的參觀率將不成問題,到了第二、三年開始,這個博覽會能否在市場量取得財務上的成功,那才是關鍵的時刻。「國際性的藝廊帶了作品進來,本地市場有沒有那樣的鑑賞品味可以接受,那也會是個問題。不習慣跑國際藝博會的收藏家,他們會習慣這樣的作品市場嗎?這部分也有待觀察。」

她也持平分析,國際市場有這樣的版圖移動,或許未必得一廂情願地將這股動力歸功於任天晉的佈局,也許,一部分來自於香港藝術市場近年拓展成功後,而產生的外溢效應。

孫怡也觀察到,近期已經陸續有國際品牌的藝廊或代理商開始在國內舉辦藏家餐會與派對,這是過去罕見的現象,她在收藏界的資訊也得知,今年下半年起,藝術圈即將會有更多為此一博覽會展開的積極暖身動作。「過去全球藝術市場上掌舵者,到台灣可能只會接觸像是陳泰銘或林百里那幾位最top的收藏家,不可能來接觸較為資淺的收藏群。」孫怡認為這意味著國際藝術市場也在思考世代向下深化經營的舉動,這種種積極的舉動,對照於本地藝術展會保守經營固有的收藏社群,也將會形成另一股影響力。

孫怡去年為Art Taipei預展日和開幕日兩晚在東區酒吧舉辦的藏家派對,吸引相當多的國內外藏家及藝術機構參與。(孫怡提供)
孫怡去年為Art Taipei預展日和開幕日兩晚在東區酒吧舉辦的藏家派對,吸引相當多的國內外藏家及藝術機構參與。(孫怡提供)
孫怡去年為Art Taipei預展日和開幕日兩晚在東區酒吧舉辦的藏家派對,吸引相當多的國內外藏家及藝術機構參與。(孫怡提供)
孫怡去年為Art Taipei預展日和開幕日兩晚在東區酒吧舉辦的藏家派對,吸引相當多的國內外藏家及藝術機構參與。(孫怡提供)

隨著資訊快速地在網際流通即時化,孫怡認為台灣藝術產業經營者不大能再像1980、90年代,讓藏家僅仰賴畫廊的資訊,被動地接受舊有的作品供應關係。她過去就不大能理解,藝廊業者間繁複且難以理解的派系關係。「對我而言,過去我要跑到國外購買收藏作品只有兩種原因,一種就是在國內買不到,另一種則是在『這位藝術家你要跟我買而不要跟他買』產業內的生態政治。」孫怡再次明確敘述了,為何過去台灣藝術市場風氣較為封閉,且並不大能提供年輕收藏家「舒服而輕鬆」的網絡關係。

「以前的資訊環境,就只能看這幾件作品,或是關注少數幾位藝術家,現在資訊如此發達,選擇的範圍和管道如此寬廣,我為什麼要介入你們的生態政治規矩?為什麼我要讓我的收藏行為這麼地不舒服?我就不想選邊站,那我去國外玩。」她進一步說明國內各環節的產業派系生態壁壘,是讓她在國內選購作品的重大阻力。

孫怡綜觀任天晉以台灣做為國際藝博會的新據點,她判斷,這個藝博會最大的風險,將會是台灣藝術市場對全球當代藝術作品的接受度。「拍賣市場上的藏家,如何能將收藏目光轉移到當代藝術市場上新作品的程度,會是國際型藝博會能否立足在台灣的觀察重點。」除了樂觀積極看待市場板塊移動,她仍然衷心期許藝術界各個機構與環節的主事者,在迎接這個「正面的衝擊」,得以擺脫過去長期浸淫在派系和壁壘政治關係的防衛態度。她並期待,透過更多選擇的全球規格藝博會入境展示,可以帶進更不一樣的視野,進而讓台灣的收藏市場能量得以有世代轉向與當代化的一股新鑑賞風潮。

孫怡去年為Art Taipei預展日和開幕日兩晚在東區酒吧舉辦的藏家派對,吸引相當多的國內外藏家及藝術機構參與。(孫怡提供)
孫怡去年為Art Taipei預展日和開幕日兩晚在東區酒吧舉辦的藏家派對,吸引相當多的國內外藏家及藝術機構參與。(孫怡提供)

Categories:焦點
  • 用LINE傳送

Comments

《典藏藝術網》電子報


×
×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