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冽中,見溫潤 陸先銘個展在台東美術館

  • 用LINE傳送

「冷冽中的溫潤」,是台灣當代藝術家陸先銘,在台東美術館的個展名稱,也是他近期的的心境寫照。在艱辛創作之路上,陸先銘始終有股恨鐵不成鋼的社會關懷與省思力度,悠悠之心,溢於畫作。身為1960年代出生、經歷過台灣鄕土運動、政治解嚴、兩岸交流、媒體開放等變遷的陸先銘,堪稱台灣當代藝術界的中堅分子,他和同一世代的許多同儕藝術家,生既逢時,也嚴肅見證了一個大時代的洶湧波濤,與滔天巨變。

「冷冽中的溫潤——陸先銘個展」於台東美術館展覽現場。圖片提供:簡秀枝
「冷冽中的溫潤——陸先銘個展」於台東美術館展覽現場。圖片提供:簡秀枝

陸先銘的冷冽,來自他對花花世界的格外清醒,以及一股求好求全的切切情愫。每幅作品,彷彿是他拉近距離,仔細盯看台灣社會的挪移與蛻變與轉型。

至於溫潤,不折不扣是陸先銘長年對自己家鄉、對土地的厚愛,一步一腳印,他用熱血與理想,守護著整個社會。即便是近些年,世風日下,他依舊用溫潤的心,去面對大環境的崩壞、政經地位的邊陲化,以及整體競爭氣勢上的大江東去。

「冷冽中的溫潤——陸先銘個展」於台東美術館展覽現場。圖片提供:簡秀枝
「冷冽中的溫潤——陸先銘個展」於台東美術館展覽現場。圖片提供:簡秀枝

本月6日下午,筆者飛了趟台東,參觀陸先銘在台東美術館的個展,果然在一室的冷冽作品中,見到藝術家的溫潤之心。配合來自台北、台南遠客的造訪,陸先銘與陳禮嘉夫婦,熱忱周到,早已先行候在美術館。我們一行人開心享受藝術家夫婦的親自作陪看展導覽外,美術史學家蕭瓊瑞一路隨行解說補充,非常受益。

走進展廳,迎面的大面牆上都是陸先銘中、晚期的大型作品,大大小小約莫20來件。前方展廳,是典型的不鏽鋼材質大型作品,在刻意調暗的空間中,兀自吐芳泛光,而取自作品元素的人物小偶,在展場中央一字排開,逗趣吸睛,成為大家模仿、照留念的焦點。

「冷冽中的溫潤——陸先銘個展」於台東美術館展覽現場。圖片提供:簡秀枝
「冷冽中的溫潤——陸先銘個展」於台東美術館展覽現場。圖片提供:簡秀枝

為何千里迢迢到台東舉辦個展?對陸先銘來說,也是緣分的牽引。剛開始受邀,略有疑慮,當逐漸領受主辦單位的誠意用心後,挑高寬敞的展覽空間令人心動,然而,最具魅力的是,美術館外一棵老根纏繞的高齡老樹,給了覓尋蛻變轉型中的陸先銘,極大啓發。為了勘察展覽場地的機會,他勤跑台東,透過近距離的老樹觀察,畫思泉湧,果然讓他形塑了《依偎》、《不息》、《伴侶》等「老樹系列」作品,樹在擬人化思維發想之下,自藝術家對孤苦老邁的社會關懷中,昇華為對大自然的惻隱之心。老樹如老人,殘敗而巔簸,陸先銘逼真的寫實功力,得以完全發揮。斑駁坑疤的老樹樣貌,十分具有說服力,大家在賞析之餘,為之動容。

「冷冽中的溫潤——陸先銘個展」於台東美術館展覽現場。圖片提供:簡秀枝
「冷冽中的溫潤——陸先銘個展」於台東美術館展覽現場。圖片提供:簡秀枝

1959年出生的陸先銘,是「悍圖社」的重要成員。這個世代,遠離228的政治寒蟬效應,迎接他們的是曾經風起雲湧的鄉土運動,許多藝術家踩著文學家回歸鄉土創作之路,也返鄉描畫田野農趣、茅舍牛犁;之後迎來的十大建設,大興土木、量體龐大的樓宇橋樑棧道,接著,解嚴前後,台灣面臨前所未有的改變。然而,台灣政經社會丕變後,人性卻也越顯孤獨無助、疏離冷漠。陸先銘習慣以冷眼看周遭,快速地捕捉時光輾轉下的犀利冰冷的社會現況,一直保持強烈個人創作語彙與批判風格。而身為解嚴世代的重要藝術家,他的作品動則數百號,壯觀偉大,佇立其畫作前,每每有種不寒而慄的震懾感,亦以典藏於美術館作為其目標。而這樣的定位與訴求,對一般收藏者來說量體過於龐大,偏偏在台灣,公私立美術館有限的胃納量下,讓他因此吃盡苦頭。沒有市場熱賣的誘惑,他仍咬著理想與夢想,持續艱辛創作下去。

「冷冽中的溫潤——陸先銘個展」於台東美術館展覽現場。圖片提供:簡秀枝
「冷冽中的溫潤——陸先銘個展」於台東美術館展覽現場。圖片提供:簡秀枝

而台東美術館近年也積極提升推辦展覽之高度,對傑出當代藝術家給予絕對的信任與支持,讓藝術家盡情使用偌大的展廳。從海報設計、展品陳列,燈光照明,到導覽員解說,亦維持都會美術館的規格,令我們這群外來參訪者敬佩不已。

「冷冽中的溫潤——陸先銘個展」於台東美術館展覽現場。圖片提供:簡秀枝
「冷冽中的溫潤——陸先銘個展」於台東美術館展覽現場。圖片提供:簡秀枝

再回首陸先銘的創作路,其創作大致可分為六個時期:

一、藍色時期:約1979-84年,畫風清冷,對社會充滿憧憬、好奇與開懷。

二、批判時期:約1984-87年,回應社會過度發展的病癥,以濃烈油彩堆曡、扭曲的肢體造型,彷彿是對社會的直接控訴。

三、蟻人時期:約1987-91年,新婚伊始,立即面臨現實生活的壓迫、無力感,自喻如螻蟻苟延殘生。

四、路橋系列:約1991-96年,經濟勃興,高架橋、快速道路盤踞,壯觀華麗建設底下,整個社會漸失溫度。

五、人物時期:1995-2007年,回歸關照社會底層的小人物,在夾縫中求生存的悲歌。

六、城市劇場時期:2007年後,他開始大量使用塊面不鏽鋼,LED 燈具、螺絲釘等媒材,以鏡面金屬投射出現代科技的冷峻疏離。

「冷冽中的溫潤——陸先銘個展」於台東美術館展覽現場。圖片提供:簡秀枝
「冷冽中的溫潤——陸先銘個展」於台東美術館展覽現場。圖片提供:簡秀枝

倘若加上新作「老樹系列」,陸先銘悄然把年近六旬的溫潤寬厚情愫,納入新的創作思維中,更在回歸自然的袤廣無垠、大愛無私中,構築蛻變的新路,也是他創作人生的新轉折。當然,個展仍有空間侷限,這回僅以「陸橋」、「人物」與「老樹系列」作展,20多幅作品中,既呈現了藝術家高超具象的寫實功力外,更把其對於人性關懷,作了不露痕跡的串聯,人樹合一、自然共生,何其悠遠遼闊。

陸先銘將近甲子年歲,是藝術創作者的人生高峰期。「冷冽中的溫潤」正是陸先銘孜矻創作下的心得寫照,更是他重新立矛定的轉型基點。人樹的共鳴合奏,絕對是他創作上的新契機,因為他已然更加清楚地掌握了自己的人生感悟之路。

「冷冽中的溫潤——陸先銘個展」於台東美術館展覽現場。圖片提供:簡秀枝
「冷冽中的溫潤——陸先銘個展」於台東美術館展覽現場。圖片提供:簡秀枝
「冷冽中的溫潤——陸先銘個展」於台東美術館展覽現場。圖片提供:簡秀枝
「冷冽中的溫潤——陸先銘個展」於台東美術館展覽現場。圖片提供:簡秀枝

「冷冽中的溫潤——陸先銘個展」
時間|2017.12.16-2018.2.4
地點|台東美術館山歌、海舞廳

Categories:專欄
  • 用LINE傳送

Comments

《典藏藝術網》電子報


×
×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