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住國際一線畫廊 朝野一起來!!

  • 用LINE傳送

「2017年台北藝博會」於今日(10月19日)正式開幕,在這個「前有勁敵、後有追兵」的競爭環境中,如何吸引與留住國際一線畫廊,是評比的重要關鍵,朝野都緊繃神經。

文化部次長楊子葆昨天傍晚輕車簡從,悄然出現在布展的世貿展覽會場,為遠道而來的幾家國際畫廊,表達誠摰歡迎之意,也預祝他們在「2017年台北藝博會」期間,旗開得勝,展售成功。

楊子葆次長首先抵達義大利米蘭為基地的MDC畫廊,對於剛掛上牆的封塔那(Lucio Fontana,1899-1968)作品,佇足欣賞良久。在建築領域有相當研究與造詣的楊子葆,推崇封塔那是「空間主義」(Spatialism)的始祖,欣賞他的割裂創作,不但開啓了重要的空間思潮,更在劇烈破壞,以及形同肝腸斷裂的疼痛中,化作極簡昇華動力,讓藝術呈現無聲勝有聲、無招之招之境,平和靜謐,昇華超脫。楊子葆以專注眼神,湊近畫作,他在作品前仔細打探那藍𥚃透金的底色,以及3道利刃割裂後留下的隙縫,深邃神秘,令他感佩不已,直誇是一代大師的「神來之刃」。

文化部次長楊子葆與「空間主義」藝術家封塔那作品。攝影:簡秀枝
文化部次長楊子葆與「空間主義」藝術家封塔那作品。攝影:簡秀枝

MDC畫廊總監Claudia Albertini是道地義大利人,也邀請了義大利駐台代表Donato Scioscioll,參加各項展前熱身活動。他們一致對楊子葆的展前探視,肯定不已。

曾經風起雲湧的日本具體派(Gutai)藝術創作,也是今年台北藝博會一大亮點。日本白石畫廊引薦的第二代具體派藝術家前川強(1936-)的皺褶作品,也吸引楊子葆眼光。

前川強擅長透過黏合、撕破和縫紉麻布製作粗獷凹凸的表面,帶給作品內在的物料性。當大多數的具體派藝術家都傾向抽象表現主義,前川強則專注於物料的呈現方式。楊子葆在白石畫廊社長白石幸榮與藝術總監蘇芸加親自導覽下,仔細品賞,也分享友誼。對於白石畫廊邀請日本知名建築師為隈研吾打造台北畫廊空間之舉,他也特別表達肯定與讚許之意。

楊子葆、白石畫廊社長白石幸榮(右二)與藝術總監蘇芸加(右一)和前川強作品合影。攝影:簡秀枝
楊子葆、白石畫廊社長白石幸榮(右二)與藝術總監蘇芸加(右一)和前川強作品合影。攝影:簡秀枝

而瑞士籍老闆何浦林(Lorenz Helbling)帶領的香格納畫廊,對台北藝博會一向支持。走過20年的顛簸,他在台灣結交不少朋友,也累積相當多收藏家。

在忙亂的布展的現場,楊子葆次長繞著道,入內欣賞已經掛上牆的參展作品,也留下深刻印象:例如,取名《偷時間的人》的25幅系列作品,是中國當代藝術家孫遜的木刻畫創作。25幅作品,一字排開,非常壯觀,而一刀一痕,流露出藝術家嘔心泣血的純粹性,楊子葆細覽品評,肯定有加。

楊子葆欣賞藝術家孫遜的木刻版畫《偷時間的人》。攝影:簡秀枝
楊子葆欣賞藝術家孫遜的木刻版畫《偷時間的人》。攝影:簡秀枝

由於還有公務餐會,楊子葆無法久留,他說開幕後,會擇期再來。不過,此行他心繫著政府「新南向政策」下的東南亞畫廊參與,頻頻打探參與家數,以及營運景況。他說,來年文化部或可作些獎勵措施,以吸引更多鄰近國家優質畫廊的進駐,與本地藝術界多作交流砌磋,把豐厚購藏實力的藏家荷包,留在台灣。楊子葆強調,「國際化」是台灣朝野的重要課題,藝術推廣,本無國界,但需要更多策略與用心。

匆匆行腳,楊子葆見到心儀的封塔納原作,印證了他對空間主義的認知,也刻意走訪代表性的國際畫廊,表達東道主之誠,尤其對緊鑼密鼓布展的台北藝博會,他關懷備至,更是祝福無限……!

Categories:專欄
  • 用LINE傳送

Comments

《典藏藝術網》電子報


×
×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