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眼看穿來去路⋯⋯ 人瑞藝術家王攀元回顧展不辦了

  • 用LINE傳送

原訂於10月24日在國立歷史博物館舉辦的「王攀元回顧展」決定取消了。史博館代理館長陳登欽(13)日親口證實這件事。插著插鼻胃管的王攀元,彷彿留著最後一口氣,一直在等待這個展覽,現在,夢想落空⋯⋯。

為什麼籌備那麼多年、期待這麼殷切的展覽會胎死腹中?!陳登欽說,家屬不願意展,館方多次赴宜蘭拜訪,也允諾多調派人手幫忙,但家屬堅持不展。不過,在長途電話線的一頭,王攀元女兒王多慈,卻是滿腹委屈。「王家已準備多年,怎麼會不想展?只是事情發展的結果,整個變調,我們準備好多年,但館方堅持展前換將,原本說好外借來補強的作品,也一改再改,跟原來籌備的調性,完全走樣,怎麼展呢?」

王攀元《龜山2》.史博館典藏。圖片提供:宜蘭文化局
王攀元《龜山2》.史博館典藏。圖片提供:宜蘭文化局

王多慈透露,史博館代理館長陳登欽,去她家兩次,陳代館長的立委堂弟,也打過2次電話關切,希望如期開展。當她們向陳代館長表達重新準備不及,無法展覽時,陳代館長立即追問:「不展,是不是受了別人的影響?」這個反應,讓她們啼笑皆非。「10月要展,8月中,還選不定展品,沒有拍照,被指派的接手的人員,生疏不已,怎麼來得及!」

王多慈感慨萬千,她堅持認為,展覽是很專業的,尤其老人家最後回顧展,怎麼能濫竽充數,朝令夕改?她強調,寧缺勿濫,家屬只好忍痛打住。「意識已經不太清楚的爸爸,到現在還不知道展覽已被取消,也好,希望他不要知道這件令人這件洩氣的事,永遠留住一口氣,繼續等待將來可能的完整大型展覽機會!」

原本打算出借30幅藏品,參與王攀元回顧展的誠品畫廊執行總監趙琍,更多感傷。王攀元是誠品創辦人吳清友先生非常敬重的藝術家,他欣賞王攀元清逸卓群的創作風格,在吳家孤牆隅角,長年懸掛王攀元作品,張力與意境,令人神往。

王攀元作品。
王攀元作品。

吳清友曾邀請王攀元到他陽明山的住家看畫敘舊,惺惺相惜之情,溢於言表。如今吳清友過世,誠品上下希望協助王攀元回顧展,來緬懷吳王兩人,終生情誼。「如果畫廊出借畫作協助官方博物館展覽,就輕易被解讀為炒作,或利益目的,實在天大冤枉。王攀元作品風格孤獨寂寞、作品樣貌就是孤零零的那麼幾種,而且都是知音型的收藏家在收藏,說炒作、利益掛勾,實在太沉重!」趙琍憤憤不平。

根據資料,民國元年出生的王攀元,現年106歲,但家屬透露,他被晚報出生,其實真正的年齡是109歲。

王攀元大概是在世最高齡的藝術家,一直展現強烈生命力。王多慈表示,她父親在2、3個月前,胃口極差,幾近棄食,讓她們姐妹非常緊張,接受醫生建議,必須插管餵食。插管之初,她們婉言告訴父親插管的事,他沒有拒絕。近期,住院2次,原因是因為姐妹們不熟悉鼻胃管的操作,不慎讓父親嗆到,轉變成吸入性肺炎。這個疏忽,讓她們做女兒的,非常自責。現在她們小心翼翼,每天早晚讓父親坐在椅子上,幫他作擴胸運動,也協助拍背,以利清痰。

王攀元在1948年隨政府來台,一直落腳宜蘭,台灣對他來說,比大陸原鄉生活的時間還久,一草一木,自有相當感情基礎。年輕在宜蘭從事教職時代,王攀元提攜培育許多宜蘭藝文新秀,藝術家謝里法也念茲在茲一段往事,當年他負笈美國留學,盤纏不足,王攀元曾熱心賣畫,義助他成行,留情義在人間。

王攀元《旭日》.水彩、紙本.51.5×51.5cm.1975。
王攀元《旭日》.水彩、紙本.51.5×51.5cm.1975。

早年的顛沛流離與離家遠行,王攀元的孤獨畫境,展露了許多心情篇章,在在令人不捨與感同身受。

王攀元在史博館結緣很早,曾舉辦過一次展覽,當然偏向油畫創作。在他100歲時,史博館曾主動邀展,當時強調要針對外界少見的水墨作品,當時王攀元很開心,親自整理畫作,不巧年歲已高,不堪勞累,當時病倒住院,把展覽擱置。

兩年前,宜蘭美術館落成啓用,拿著王攀元作了開館展「象徵與指涉-王攀元繪畫的苦澀美學展覽」,當時王攀元還坐著輪椅,被推出來參與開幕,與群舞同台,熱鬧有餘,但完整性不足。當時家屬感受兩極,高興父親親自參加宜蘭開館展覽,但更期待重新回到史博館,希望舉辦更專業、更完整大型回顧展,許多不曾展覽過水墨作品,非常值得公開分享大眾。尢其希望王攀元在有生之年,能再次親睹自己一生創作丰采,驗收藝術成果。

據瞭解,史博館副館長高玉珍早在黃永川、張譽騰擔任史博館長時代,多次親赴宜蘭,走訪王府,與王家女兒熟識,努力多年,也建立對王攀元最後回顧展的默契。然而,來自宜蘭的陳登欽司長,代理史博館長以來,經歷常玉展覽風波,對高玉珍有很深成見,一直覺得高玉珍始終與外界「眉來眼去」,尤其與收藏家關係「非常不尋常」,常玉展覽這樣,王攀元展覽亦然。因此,極力主張架空高玉珍,把王攀元大展,重新交付史博館其他館員。

王攀元《海邊》.水彩、紙本.42.6×39.1cm。
王攀元《海邊》.水彩、紙本.42.6×39.1cm。

憑著他是宜蘭人,熟門熟路,他兩度帶著史博館員,到宜蘭與王多慈見面時,也一再表示,史博館人多馬壯,「可以派出很多人力,全力趕進度,辦好回顧展」。同時,他也要求史博館新團隊,重新檢視展品,大幅減少向收藏家出借展品。只要是家屬或公立美術館有的類似圖樣,就不准外借,大大縮小與外界藏家的關係,完全打亂原有規畫。

王攀元是典型孤獨畫家,苦澀美學,不是以視覺表現取勝,論樣貌,就是簡單幾款,但每一幅作品,都埋藏著他的歷歷往事與深邃心情故事,很難替代。而舉辦他的回顧展,一定要鞭辟入裡,深刻認識他,絕不能只看畫作外型。

然而,最近數月的發展,令家屬傻眼,完全不珍惜高玉珍與家屬多年打下的信任基礎,也不尊重百歲人瑞級回顧大展的內涵意義,一旦忽略專業爬梳整理的重要與必要性,展覽將淪為虛應故事,展與不展,就不是那麼重要。「找個人,把作品像掛香腸一樣掛上去就叫展覽嗎?」家屬掙扎之後,索性回絕。

王多慈透露,其他公立美術館也曾來表達辦展意願,但家屬一想到要從頭作準備,茲事體大,也太惱人,很難以精準掌握王攀元耳聰目明時候,想凸顯的自己展覽的脈絡與精髓。她們就算親如父女,都不能那麼完全揣摩藝術家父親的精神世界。

這些日子,家屬一如往常,定時灌食,每日推出王攀元出來曬曬太陽,鬆鬆筋骨,盡她們所能,留著他的呼吸與心跳,讓王攀元睜著大眼睛,繼續等待機會下去!

而史博館明年4月才要進入閉館整修,本以為王攀元回顧展是休館前最後、也是最重要一檔大展。既然王攀元回顧展落空,陳登欽代館長表示,將以史博館藏展作替代,所以沒有開天窗問題。

「一眼看穿來去路、兩肩扛盡古今愁」,啃讀王攀元這樣書畫意境,平添許多失落與惆悵。大家何其忍心,這樣對待人瑞藝術家?

王攀元《山上人家》.油畫.162×130cm.1998。圖片提供:形而上畫廊
王攀元《山上人家》.油畫.162×130cm.1998。圖片提供:形而上畫廊

Categories:新聞
  • 用LINE傳送

Comments

《典藏藝術網》電子報


×
×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