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在一起,存之永恆 伍嘉恩談木趣居的明式家具收藏

  • 用LINE傳送

「我在蘇富比做過無數次展覽,此次木趣居展覽將是最大也最震撼的,我們投放了大量的資源與精神,大家一定要來現場親眼目睹。」
——蘇富比亞洲區行政總裁程壽康

在業內素有「黃花梨女皇」之稱,全球知名明式家具專家,嘉木堂主人伍嘉恩歷經30年積累,祕而不宣的私人珍藏於9月29日~10月2日香港蘇富比秋拍期間展出,展名「木趣居—家具中的嘉具」,展出100多件(套),幾乎涵蓋所有種類的頂級明式家具。同時,伍嘉恩編纂的同名著作也在香港面世,是一次空前且全面的明式家具大展。

伍嘉恩。圖片提供:香港蘇富比
伍嘉恩。圖片提供:香港蘇富比

相較於世人熟知的嘉木堂,「木趣居」顯得格外神祕,香港蘇富比保密工作也滴水不漏,展出之後,讓明式家具愛好者得以一飽眼福。本刊於香港蘇富比8月31日舉辦的媒體分享會,專訪伍嘉恩揭示其「木趣居」緣由,並介紹此次大展,同時分享其收藏與經營的心路。

萌芽
回顧木趣居的形成歷程

我心中一直希望能有一套明式家具永遠留在一起,永不分散。

木趣居的形成或可分為三個十年:第一個十年,當時加州中國古典家具博物館決定分散藏品出售,王世襄感慨這麼好的家具應該聚在一起,我腦中就萌生了想法,希望有一套家具永遠在一起,讓人們欣賞學習。但概念萌生不等於馬上就有實際的行動,我在第二個十年還是繼續經營嘉木堂,只是遇到特殊的品種,我會賣得比較慢一點,不會很快放到嘉木堂展示。到了第三個十年,就是近十年,我落實木趣居收藏體系,開始編撰專書,才正式挑選哪件家具不能拿去嘉木堂,要留在木趣居,哪件家具還能等等看,是否有更好的出現。

王世襄題「木趣居」匾額。圖片提供:香港蘇富比
王世襄題「木趣居」匾額。圖片提供:香港蘇富比

目前明式家具的價格都超出了一般人所想像的範圍,我對這個現象的看法也有些複雜,一方面既然我認可它們是重要的藝術品,它們就該是這個價位;但是這個價位也讓一般藏家無法入手,所以更需要留下一套,讓大家能上手。要瞭解家具不僅是欣賞外觀,還要認識家具內在的榫卯結構,才能真正踏上中國家具文化的研究之路。所以我這部書,著力將家具的結構解釋清楚,並且提供不同角度的照片,部分家具還會拆開來拍攝內部的榫卯結構,是希望能引導重視這個領域的人去學習,而不是為了表達這套家具有多厲害。

木趣居VS嘉木堂
兩者有何不同?

在明式家具熱潮掀起之前,我就已經開始收藏明式家具,從一開始我的核心就是收藏。最初的時候,我買幾件喜歡的家具放在家裡,讓自己開心。當時兩、三個月才會出現幾件好家具,而且都是在美國或是歐洲現身。後來家具熱潮興起,我清楚知道沒有辦法憑一己之力買下所有喜歡的家具,必須得經營嘉木堂,才能達到我的目標,將所愛的家具買回來。收進嘉木堂的家具就像是自己的一樣,即使賣給客戶,擺在客戶家裡,我依然覺得那些是我的家具。我的想法一開始就跟其他人不一樣。

要賣才能買,買與賣之間的迴圈,讓我有能力繼續購買喜愛的家具。我很幸運,在明式家具熱潮興起之前我就先愛上了它們,後來在熱潮之中,我也有幸參與,不僅認識了這個領域中所有的重要人士,經手實物也使我得以學習,使我能夠真正懂這些家具,讓我可以將經營與收藏結合起來。因為我的特殊經歷,木趣居與嘉木堂其實並不存在明顯的分界,對我來說兩者並不衝突。

收藏VS商業
個人的興趣與商業經營是否會有分歧?

收藏與商業怎麼分?嘉木堂的經營模式是這樣的,能符合我的收藏條件、又是我喜歡的家具,我很清楚它們的數量一定非常稀少,所以只要一現身,我就會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買下來,不管這件家具是否會有客戶想要。買回來之後,我依照季節選擇家具,展示在嘉木堂,讓知音人自己來欣賞挑選。我從不建議客戶購買哪件家具,是家具讓客戶買下它們,所以這些收藏家都是靠他們自己的眼光去建立收藏體系。有些客人來得很勤,像是攻玉山房的葉承耀醫生,他每天都來;侶明室主人(菲利浦.德.巴蓋,Philippe De Backer)則是拍賣季節一到就每天打電話,請我拍照給他看;加州中國古典家具博物館的藏品有三分之二來自嘉木堂,他們當時也是每天打電話。

說到收藏與生意,可以舉一個例子。晚明清初黃花梨木製造的衣架非常稀少,全球已知的數量一手可數,我曾於1987年收到一件很好的衣架,一直藏著沒放到嘉木堂。後來葉承耀醫生請我幫忙策劃在香港中文大學的明式家具展,我們討論陳列的內容,希望盡量表現明式家具的豐富。他當時每天來嘉木堂,我想成全他完善整個家具體系的心願,就將那件衣架放到嘉木堂,他一看到就買下了。2002年葉醫生梳理自己的家具收藏,將部分藏品送到紐約上拍,我又將那件衣架競拍回來。我當時倒不是為了木趣居,就是想要將家具聚在一起。他當然知道是我買的,又來找我說捨不得這件衣架,又買了回去。後來他請我協助處理藏品在蘇富比上拍,我又拜託他將這件衣架讓給了我,從此收入木趣居。這就是私與公,收藏與生意的迴圈,因為我得賣,才能繼續買。

蟠靈芝站牙,黃花梨欞格中牌子衣架局部。圖片提供:香港蘇富比
蟠靈芝站牙,黃花梨欞格中牌子衣架局部。圖片提供:香港蘇富比

不認識我的人或許會說我這樣講很驕傲,但我的客戶後來都成為朋友,我從不覺得自己在服務客戶,我認為是在服務自己的家具。

如何推
博物館、藏家、拍賣公司,誰更能展現明式家具?

一般藏家都將家具放在自己的居家環境,屬於私人空間,除了他的親友,其他人看不到,對於推廣並沒有作用。另外,明式家具在晚明清初的時候,就是少數達官貴人與富商家中的陳設,在當時就已經非常稀少,到了現代更加稀有。博物館只有少量藏品,不足以支持館方栽培相關的專家,既然缺乏專家,也使博物館展示明式家具的方式受限。

現在人們都知道黃花梨家具很珍貴,但十幾年前,當我們踏出第一步的時候,想讓世人理解這些家具是珍貴的文化遺產,可是當時一般人對明式家具依然停留在外觀的審美,再進一步去瞭解它們的路還是很漫長。如今,大家知道了明式家具很珍貴,但更需要理解的是明式家具在中國工藝史上的巔峰地位。

看趨勢
入手明式家具的代價愈來愈高昂,現在藏家的心態是否有變化?

最早一批明式家具的藏家都是因為真的喜愛這些家具,其中也有人已經有收藏一套家具的想法。國外的博物館很早就關注家具,他們也很早就認可家具是藝術品,當中國家具出現在他們視野中,他們很快就明白中國家具更勝一籌,所以幾乎每一間設有亞洲館的美國博物館都與我打過交道,都將中國家具視為展現家具史的重點展品。有些私人收藏家扔掉家中的義大利家具,全部換成中國的家具,更有能力的藏家,還另外建一幢中式房子,專門放中國家具,例如侶明室。比較小型的收藏家,則是買兩三件家具回家,搭配擺設中國陶瓷、書畫。

中國這十幾年富裕了,開始留意文物收藏,最初投入的藏家都是以投資、財務分配為目的。但是以這種心態買文物的人,在價格一路增漲的過程中,都忍受不住誘惑,陸續把藏品賣了。剩下沒賣的人都是在過程中慢慢愛上文物、進而研究文物的人,現在留在家具領域的藏家,大多是這種有能力、也真的喜歡的人。不過,現在的價格很高,不是每個藏家都能無限制地購買,都是要賣出一些藏品,才能購買更多。

明式家具本來就稀少,如今的藏家也懂了,很少會將精品拋出。現在木趣居收藏了一堂四張椅子,是我一對一對陸續買入的。買第一對的時候,大約是1993年左右吧,入手的價格可能是幾十萬。當時我也知道另一對是誰買的,後來又轉手給誰,直到幾年前終於被我買回來的時候,價格已經是900萬,的確是很大的變化。雖然代價確實高昂,但我要成全這一堂家具。而且我認為能夠作為藝術品的明式家具,它的價格不應該便宜,與其他門類的中國文物相比,價格已經相對合理了。

如何展
此次「木趣居—家具中的嘉具」展示特點

木趣居的所有藏品會集體亮相。蘇富比非常支援我,提供了約1600坪的展示空間。明式家具需要寬闊的空間呼吸,才能呈現它們完美的比例與造型,讓觀眾可以好好跟它們對話。而且這次展覽,蘇富比團隊也支持我從各方面去表現,呈現明式家具超越日用品、成為藝術品的一面,使它們獨特的內涵能跨越時空。我一直從方方面面探索如何表現明式家具是藝術品的概念,自嘉木堂成立開始,我們就將明式家具放在展示台上,而不是放在地上表現它們的用途,就是希望觀眾投以審視藝術品的眼光,而不是以用途去看它們。

如果把雞缸杯一整套放在一起,觀眾會看到這是喝茶的用具,但是若把一只雞缸杯放在展櫃裡,觀眾就會以欣賞藝術品的角度觀看它;明式家具也是這樣。所以我們不以用途去呈現家具,讓觀眾自己發現它們的美,例如會發現圈椅不僅是一張可以坐的椅子,它被設計、製造的時候,每個優美的彎曲都考慮了人體工學,這些細節都讓觀眾自己去領略。

木趣居這一套家具的全面程度,已是我力所能及的極致,都是各個種類中我所經眼最好的家具,有些甚至是孤品。這一套家具必須集體亮相,聚在一起呈現,才能達成傳承家具史的目標。所以從中挑選亮點展品並不是展覽的重點,希望大家看完整套才去評斷個別展品。本次展出的家具是過去從未公開的,希望大家親臨現場,親自去看。

木趣居之始
王世襄寫給伍嘉恩的信

圖片提供:香港蘇富比
圖片提供:香港蘇富比

「『趣』字涵意包括對外象和內心的認識、理解、欣賞和所得到的樂趣,甚至對真諦、真理的悟徹。這就包括你對美材文理的欣賞,造形、花紋的喜愛,及明式家具藝術的真正理解及人與物神情的融會合一。」
——王世襄,1995/5/28

伍嘉恩《木趣居:家具中的嘉具》
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017年9月出版

圖片提供:香港蘇富比
圖片提供:香港蘇富比

1985年王世襄出版專著《明式家具珍賞》,中國傳統家具簡潔、優雅的設計美學和精巧的工藝震驚了世界,1980、1990年代是明式家具購藏的黃金時期,湧現出一批著名的藏家和專題博物館,收藏家具水準之高,所見品類之廣,都超過了以往的任何時代。伍嘉恩在其間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她經營的「嘉木堂」在中國古典家具收藏界中居於核心的地位。也是在王世襄的影響下,伍嘉恩的經營、展覽和收藏愈來愈具有學術性,她建立起自己的明式家具特藏,即「木趣居」。

「木趣居」由王世襄賜名。木趣居藏明式家具11類、100多件套,以黃花梨、紫檀為主,多為稀有罕見的傳世珍品、孤品。特殊的時代機遇成就了木趣居,此後再組織這樣一套品類完整、精美珍罕的明式家具,已不再可能。

本書是木趣居家具的研究性圖錄,嚴謹地著錄了每件(套)家具的規格、造型特點、藝術特色、收藏來源、出版狀況,並附明清版畫作為參照。全書為中英雙語,提供了精美的攝影圖片。《木趣居》的成書,歷時多年,與同木趣居的家具一樣,本書也將傳承明式家具的永恆之美給後代。

木趣居—家具中的嘉具
香港會議展覽中心∣9/29~10/2

古美術 / 301期
線上訂閱
Publication:古美術 / 301期Categories:焦點
  • 用LINE傳送

Comments

《典藏藝術網》電子報


×
×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