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期 2015年12月號本期封面

新聞.藝訊板塊

以畫助學,陳永模捐畫義賣

「佛經裡所說,布施有財布施、法布施;一句好話、一杯開水、一顆好心,都是布施。」台灣水墨藝術家陳永模,詩書畫印兼善,因女兒就讀宜蘭公辦民營之「人文中小學行動高中」,近期受邀延聘擔任校內「人文展賦教育基金會」董事長,此職位為無給職且需籌募經費,責任重大。

 
+ more +

展覽.博物館

北京故宮「普天同慶─清代萬壽盛典展」

豪華宮闕裡的藝術珍寶

今年是故宮博物院九秩華誕,為此舉辦了一系列的展覽助慶,其中「普天同慶─清代萬壽盛典展」是一項超級重磅展覽,在故宮博物院整體改造完成後的午門正樓及首次亮相的東、西雁翅樓展出,自10月10日開幕,預計2016年1月10日閉展。

 
+ more +

現象.觀點

大家一起提昇,這才叫玩(下)

伍坤輝,一位生產好墨、推行好硯的使者

墨之外,硯台情況也是一樣,伍坤輝因為不忍心看到台灣人老是使用魚目混珠的劣質品,在愈加深入了解之後,發心將好硯台引進台灣...

 
+ more +

拍賣

2015中國嘉德北京秋拍市場報導

精耕細作,市場緩步微調

10月初,香港首輪秋拍,香港蘇富比、保利香港及中國嘉德(香港)三大巨頭分別繳出26.69億、9.14億和1.97億港元的總成交額,相較去年或前季的成績均出現下滑衰退的情形,顯見當前市場仍處於保守觀望階段。

 
+ more +

考古.展訊

伊犁發現疑似用煤遺跡用煤史,再往前推

古老的用火者?

近日,考古人員在新疆伊犁哈薩克自治州尼勒克縣吉仁台溝口遺址,發現大量煤灰及尚未燃盡的煤塊,顯示該遺址先民很可能使用煤炭。

 
+ more +

專題.特輯

鄭州商城王祀坑銅器簡介

鑄鼎象物-神祕瑰麗的青銅器

鄭州發現的三座銅器坑純屬偶然,也頗具雷同性,都屬於施工發現,考古人員遂後進入清理,除南順城街的稍具科學性,張寨南街與向陽回族食品廠的銅器坑都被施工破壞得差不多了,考古人員僅能瞭解到銅器都放在灰坑內,距地面約5公尺,這樣就引來了銅器坑的性質探討...

 
+ more +

收藏.鑑賞.人物

瀋陽故宮博物院副院長 李理 細數古今

輕解瀋陽故宮神祕面紗

今年適逢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和北京故宮博物院成立90週年,兩岸故宮慶祝活動不斷,各項特展如馬拉松般接續登場,為中國古代藝術圈增添熱鬧與喜慶。

 
+ more +

動態.論壇

第11屆典亞藝博現場紀實

香港的世界品牌

杯觥交錯,鎂光燈閃個不停,第11屆典亞藝博於10月3日舉行貴賓預展暨開幕酒會,10月4~7日假香港會議展覽中心盛大展開。

 
+ more +
 

展覽查詢

  + 今日典藏推薦展覽 +

會員專區


記住我的帳號

相關文章

史博館典藏組研究人員陳勇成 談傳統工藝與博物館文物保護的困境(下)

美國豪門的亞洲情懷 洛克菲勒家族的亞洲藝術收藏記事

史博館典藏組研究人員陳勇成 談傳統工藝與博物館文物保護的困境(上)

書畫修復師林煥盛的人文思辨

璇璣圖,有玄機

從東京國立博物館藏孔雀明王圖 談佛教東傳之歷史

中山樓五十年,璀璨獨領先!所長吳明珏導覽,珍貴書畫大曝光

中山樓50週年樓慶記──兼談季康屏風修復案

話說季康(1911~2007)

潛思維.逍遙遊 張光賓的學行記痕

王惠文╳黃勤心,台灣古琴文化推廣急先鋒

〈米芾樂兄帖.題跋〉的出現談〈樂兄帖〉在日本流傳經過

北歐王國的東方品味

清宮玻璃的發展與瀋陽故宮玻璃畫藏品

斲琴家鄭德宣談古琴的製作、修復與鑑賞(下)

斲琴家 鄭德宣 談古琴的製作、修復與鑑賞(中)

張大千舊紙故事

斲琴家鄭德宣談古琴的製作、修復與鑑賞(上)

專訪國立故宮博物院院長林正儀

專訪國立歷史博物館長張譽騰

中國藝術去哪兒

瀋陽故宮博物院副院長 李理 細數古今

陝西寶雞青銅器博物院藏西周〈何尊〉

談印泥二三事

與毛筆一起修行(下)

20世紀中國傳統水墨畫的現代性

史蒂文.瓊肯家族的中國書畫收藏

放寬藝術的視界

專訪北京保利中國古代書畫部總經理尚顥

瀋陽故宮藏清宮像生盆景欣賞

中研院史語所院士臧振華談古物分級

知識OUT、價值IN,向漢寶德致敬

國家圖書館特藏文獻組主任俞小明談國圖善本古籍的分級工作

從實用到裝飾──談瀋陽故宮院藏乾隆御題、製詩掛屏(下)

從實用到裝飾──談瀋陽故宮院藏乾隆御題、製詩掛屏(上)

專訪國立故宮博物院發言人金士先談故宮古物分級

《有象列仙全傳》插圖在中日的傳播與影響

專訪文化部文化資產局古物遺址組科長蔡美麗

法國塞弗爾御窯的一套〈中國式鏤空茶具組〉

收藏.鑑賞.人物

北歐王國的東方品味

20世紀上半葉瑞典中國文物收藏概觀

 

與歐洲其他國家類似,北歐王國瑞典與中國工藝的相會起點,也是始於商務貿易。從17世紀後期至18世紀初期,透過瑞典東印度公司的轉手營運,大批東方外銷瓷遠渡重洋,抵達西方,可從哥德堡號(Götheborg)沉船遺物中獲知細節。這股中國風也在皇室貴族圈裡發燒蔓延。例如1753年國王艾道夫.腓特烈(Adolf Fredrik,1710~1771)便為王后洛維薩.烏爾麗卡(Lovisa Ulrika,1720~1782)於王后島上的卓寧霍姆宮(Drottningholms slott)中,建造一座中國館閣(Kina slott)來慶祝她的生日;據悉閣樓內擺設遠東漆器、屏風、家具和瓷器,充滿著東方異國風情。但到了20世紀初期,瑞典的遠東文物收藏則進入另一境界,其規模出眾、影響甚鉅。當時不但政府大力支持,連皇家成員、學者專家與百姓民眾亦熱切呼應,使得瑞典成為當時海外中國文物匯聚的大本營之一。

<!--img01-->

<b>國家典藏機構成立:從東方古物到世界文化</b>

20世紀初瑞典社會對於遠東事物逐漸展開興趣,面對這股東方知識的求知探險潮,1926年2月24日瑞典議院決定成立一座專屬國家的東方博物館(Östasiatiska Museet),且任命前地質學會主席與斯德哥爾摩大學東亞考古教授約翰.安特生(Johan Gunnar Andersson,1874~1960)為首任館長。此後三年內,安特生便忙於博物館的籌備工作與文物徵集的重責大任,另有傑出的助理尼爾斯.帕爾姆格(Nils Palmgren,1890~1955)在旁協同編錄、整理與策展。當時最重要的館藏珍品,都是安特生到中國考古發掘帶回來的新石器時代彩陶。以這批文物為基礎,博物館的中國藏品數量逐漸增長,尤其是高古作品,如陶瓷器、青銅器、玉器、骨器及石器等備受關注。1929年博物館正式對外開放,而安特生則於1939年退休。

不久後經過國會的投票表決,政府宣布由專門研究中國古代文字和語言的知名漢學家高本漢(Bernhard Karlgren,1889~1978)接任館長(1939~1959在任)。在1946與1959年時,博物館分別歷經兩次搬遷。後來,國會更決議把原屬國立博物館(Nationalmuseum)東方部的古董藝品遷移整併到東方博物館中,並把東方博物館館舍搬入位於斯德哥爾摩市中心的「船島(Skeppsholmen)」現址(圖1)。原任國立博物館的中國藝術史專家喜龍仁(Osvald Sirén,1879~1966)多年經營下,為國立博物館東方部積累不少中國繪畫和雕塑作品,還有大宗的清代陶瓷藏品;經過這次的館際統整,讓合併藏品後的東方博物館的中國文物更顯多元。後來接續高本漢擔任館長的是美術史學者俞博(Bo Gyllensvärd,1916~2004),其任職長達20餘年(1959~1981)。他原為國王古斯塔夫六世.艾道夫(Gustav VI Adolf,1882~1973)的古董收藏管理人,對於遠東古代工藝學有專精。

藏品重組整併後的東方博物館,於1963年再次以嶄新風貌面對觀眾。但經過多年來的館際遷動與收藏變化,此時館方對於中國考古研究的重點,也開始有所轉變。如同許多位於歐洲的亞洲文物典藏機構一樣,當地富裕私人藏家所扮演的角色,愈來愈受到重視。此後博物館的新收藏品,便逐漸透過瑞典藏家捐贈和市場購買等管道。例如1973年當艾道夫國王去世後,其個人收藏的遠東文物悉數遺贈館方。另外,在1959至1998年間,前述的國立博物館負責管理東方博物館,其古典美術鑑 ...(更多精采內容,請見當期《典藏.古美術》)

 

古美術 / 288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