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期 2015年12月號本期封面

新聞.藝訊板塊

以畫助學,陳永模捐畫義賣

「佛經裡所說,布施有財布施、法布施;一句好話、一杯開水、一顆好心,都是布施。」台灣水墨藝術家陳永模,詩書畫印兼善,因女兒就讀宜蘭公辦民營之「人文中小學行動高中」,近期受邀延聘擔任校內「人文展賦教育基金會」董事長,此職位為無給職且需籌募經費,責任重大。

 
+ more +

展覽.博物館

北京故宮「普天同慶─清代萬壽盛典展」

豪華宮闕裡的藝術珍寶

今年是故宮博物院九秩華誕,為此舉辦了一系列的展覽助慶,其中「普天同慶─清代萬壽盛典展」是一項超級重磅展覽,在故宮博物院整體改造完成後的午門正樓及首次亮相的東、西雁翅樓展出,自10月10日開幕,預計2016年1月10日閉展。

 
+ more +

現象.觀點

大家一起提昇,這才叫玩(下)

伍坤輝,一位生產好墨、推行好硯的使者

墨之外,硯台情況也是一樣,伍坤輝因為不忍心看到台灣人老是使用魚目混珠的劣質品,在愈加深入了解之後,發心將好硯台引進台灣...

 
+ more +

拍賣

2015中國嘉德北京秋拍市場報導

精耕細作,市場緩步微調

10月初,香港首輪秋拍,香港蘇富比、保利香港及中國嘉德(香港)三大巨頭分別繳出26.69億、9.14億和1.97億港元的總成交額,相較去年或前季的成績均出現下滑衰退的情形,顯見當前市場仍處於保守觀望階段。

 
+ more +

考古.展訊

伊犁發現疑似用煤遺跡用煤史,再往前推

古老的用火者?

近日,考古人員在新疆伊犁哈薩克自治州尼勒克縣吉仁台溝口遺址,發現大量煤灰及尚未燃盡的煤塊,顯示該遺址先民很可能使用煤炭。

 
+ more +

專題.特輯

鄭州商城王祀坑銅器簡介

鑄鼎象物-神祕瑰麗的青銅器

鄭州發現的三座銅器坑純屬偶然,也頗具雷同性,都屬於施工發現,考古人員遂後進入清理,除南順城街的稍具科學性,張寨南街與向陽回族食品廠的銅器坑都被施工破壞得差不多了,考古人員僅能瞭解到銅器都放在灰坑內,距地面約5公尺,這樣就引來了銅器坑的性質探討...

 
+ more +

收藏.鑑賞.人物

瀋陽故宮博物院副院長 李理 細數古今

輕解瀋陽故宮神祕面紗

今年適逢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和北京故宮博物院成立90週年,兩岸故宮慶祝活動不斷,各項特展如馬拉松般接續登場,為中國古代藝術圈增添熱鬧與喜慶。

 
+ more +

動態.論壇

第11屆典亞藝博現場紀實

香港的世界品牌

杯觥交錯,鎂光燈閃個不停,第11屆典亞藝博於10月3日舉行貴賓預展暨開幕酒會,10月4~7日假香港會議展覽中心盛大展開。

 
+ more +
 

展覽查詢

  + 今日典藏推薦展覽 +

會員專區


記住我的帳號

相關文章

璇璣圖,有玄機

從東京國立博物館藏孔雀明王圖 談佛教東傳之歷史

中山樓五十年,璀璨獨領先!所長吳明珏導覽,珍貴書畫大曝光

中山樓50週年樓慶記──兼談季康屏風修復案

話說季康(1911~2007)

潛思維.逍遙遊 張光賓的學行記痕

王惠文╳黃勤心,台灣古琴文化推廣急先鋒

〈米芾樂兄帖.題跋〉的出現談〈樂兄帖〉在日本流傳經過

北歐王國的東方品味

清宮玻璃的發展與瀋陽故宮玻璃畫藏品

斲琴家鄭德宣談古琴的製作、修復與鑑賞(下)

斲琴家 鄭德宣 談古琴的製作、修復與鑑賞(中)

張大千舊紙故事

斲琴家鄭德宣談古琴的製作、修復與鑑賞(上)

專訪國立故宮博物院院長林正儀

專訪國立歷史博物館長張譽騰

中國藝術去哪兒

瀋陽故宮博物院副院長 李理 細數古今

陝西寶雞青銅器博物院藏西周〈何尊〉

談印泥二三事

與毛筆一起修行(下)

20世紀中國傳統水墨畫的現代性

史蒂文.瓊肯家族的中國書畫收藏

放寬藝術的視界

專訪北京保利中國古代書畫部總經理尚顥

瀋陽故宮藏清宮像生盆景欣賞

中研院史語所院士臧振華談古物分級

知識OUT、價值IN,向漢寶德致敬

國家圖書館特藏文獻組主任俞小明談國圖善本古籍的分級工作

從實用到裝飾──談瀋陽故宮院藏乾隆御題、製詩掛屏(下)

從實用到裝飾──談瀋陽故宮院藏乾隆御題、製詩掛屏(上)

專訪國立故宮博物院發言人金士先談故宮古物分級

《有象列仙全傳》插圖在中日的傳播與影響

專訪文化部文化資產局古物遺址組科長蔡美麗

法國塞弗爾御窯的一套〈中國式鏤空茶具組〉

收藏.鑑賞.人物

斲琴家 鄭德宣 談古琴的製作、修復與鑑賞(中)

知其然, 知其所以然

 

<b>唐宋元明清,古琴的型制與聲音</b>

<!--img01-->

不同時代的琴,體制有所不同,鄭德宣簡要說明目前尚可見到自唐以降的古琴概況:「唐朝的琴通常比較圓、比較胖,型制長度和現在差不多但比較寬,用的木料比較厚、比較肥;到了宋代,尤其宋徽宗前後,琴比較扁,木料沒用得那麼厚,我覺得宋徽宗是懂聲音的人,因為愈厚、愈圓、裡面空間愈大的琴,聲音在裡面會有過多的共鳴,那些共鳴不是彈古琴的人會喜歡的,過多的共鳴會把其他的聲音吃掉。會演奏樂器的人會知道,若在地下道或有回音的房間裡面,就會覺得自己的功力增加很多,可是如果在演奏快的樂曲,你會發現它糊成一坨,但是演奏得不是很好的地方,卻會被其他的聲音給蓋過去,所以聽起來會是舒服的,尤其是拉絃樂。」

「唐琴聲音會比較大、共鳴會比較多,我認為,唐代做琴在木料上不會那麼講究,可能拿新材就來做了。唐代做琴最好的四川雷氏家族,代表人物是雷威,他挑木頭都是下大雪時拿斧頭去敲擊,看適不適合做琴,這在現代看起來非常合理,下雪時所有木頭的生長都暫時中止,每根木頭的含油量和含水量在那時彼此是非常趨近的。雷威的做法是當聽到哪一根木頭敲擊後聲音最響,那它的傳音就最好,這個描述代表當時雷威還沒有想到要去用老木頭做琴。用新的木頭,將琴體和裡面空間都做大一點,這樣木頭的震動和裡面的回音會比較好,用老木頭就不需要做到那麼厚,木頭的量體愈大、愈厚,愈不容易振動起來,他把琴做得大主要是為了音量,肉留太多對聲音表現不利,所以就多挖掉一點,腔體也因此通常是比較大,他們說裡面的空間要大到可以把手指放進去;但是像後代的琴、明代的琴就沒有到這個程度。」

「宋徽宗對藝術的要求標準很高,他畫了宣和式、鳳勢式兩種琴的造型之後,就說宮中用的琴以後都要用這兩種形狀,所以才有官琴和野斲的分別出現,野斲指民間做的琴,這不代表民間不會做,但後來有貶抑的意思,意指如果你不按照正規的方式做琴,就會被稱為野斲。到了元朝時,琴的體制大小又有了重大的改變,理由無法確知,但一位從元朝活到明朝叫朱致遠的人,在當時琴做得最好,同時期還有朱元璋的軍師劉伯溫,據說蕉葉款式是他所發明。元朝不舉行科舉考試,讀書人都沒有事情做,就在勾欄裡寫雜劇,所以音樂在那個朝代反而到達一個高點。我在台灣見過元朝琴超過三張。古琴或古琴樂曲的名稱很多是託古人之名,仲尼琴就是其中一例。清代幾乎舉不出優秀的製琴者,因為明代的琴數量大且品質佳,在元代也是如此,前朝遺物中好東西太多。」

在一次仿老古琴聲音的經驗中,鄭德宣對宋徽宗時期的古琴型制與聲音有了深刻的認識和體會,也是他改變自己所做古琴體制的原因,他說:「我的琴裡面的比例構造和大家習慣的都不太一樣,可是很少人去改變這個事情。我的琴在龍池、鳳沼的位子比例和別人不一樣,這是參考宋徽宗的。我做過仿老古琴聲音的琴,2005年我買不起一批木頭,有朋友捐給我新台幣8萬塊,我說那這批木頭中最好的材料,由我做一張琴給你。我從100多片木頭挑一張刨下去,發現這張木頭好;他並找了張宋徽宗的宣和式琴,上有琴銘『梅梢月』,剛被出成CD,說聲音要做得一樣,那張琴是我很高很高的一次學習。」

「宋徽宗決定龍池、鳳沼的位置和其他的琴不一樣,一般鳳沼是往琴尾移動,差距頂多3公分左右,鳳勢式和宣和式是往下面調,我後來在實踐時發現這樣對低音是有利的,那我是不是可以推斷宋徽宗喜歡低音很厚的感覺!所以我在做琴上會有兩套標準,一個是我自己的聲音,一個是我給你你想要的聲音,那就是體制的改變,從做那張琴我學會了這件事。當時我做那張琴經過很多次精細的調音之後,有一天 ...(更多精采內容,請見當期《典藏.古美術》)

 

古美術 / 286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