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期 2015年12月號本期封面

藝市鎂光燈

與藝術的15場邂逅

「15個房間」在中國

漢斯將整個展覽描述成「一座會不斷生長的房子」,對觀眾而言,這15個房間或可說是一個大房間─這個臨時搭建、四壁裝滿鏡子的「大房間」可以安放在任何展館,觀眾若非抬頭看見龍美術館獨特的混凝土拱頂,很容易忘記自己身處何處。

 
+ more +

本月專題

壯年期的我們

這個月我們製作「寫真物語」專輯,品味了這半世紀以來,叱吒亞洲乃至全世界的日本當代攝影家。他們,是當代藝術作品中,目前價格最可以任性收藏的;他們,也是目前所有藝術領域裡,幾乎可以讓我們任性挑選作品的唯一門類。

 
+ more +

市場掃瞄

2015巴黎繪畫博覽會

喜迎五周年

這一古畫雲集的巴黎藝博會今年延續前幾屆的籌備理念,將頂級專家的交流研討和國際畫商的推薦精選相結合,為各界參觀者獻上滿堂佳作。本次現身布隆尼亞爾宮(Palais Brongniart)的共有23家畫廊和兩家畫框製造商;小型展館和數量有限的展商非但沒有阻礙展會的腳步,而且成了一種獨特的優勢。

 
+ more +

藝術家

是畫是鏡?虛實交錯的想像

袁遠巴黎初試啼聲

10月下旬甫於巴黎馬凌畫廊揭開簾幕的袁遠最新個展「There is no there there」,展出藝術家過去一年半以來創作的系列油畫。展覽標題,引自二十世紀上半葉旅居法國的美國知名女作家暨詩人斯泰因(Gertrude Stein)1937年著作《人人的自傳》中的名言,描述的是物換星移、人事全非的變遷;而這,正是袁遠歷年來所關注的題材。

 
+ more +

藝流人物

曾文泉談"抄襲與挪用"

試想,到了2015年的今天,做為藝術創造者,拿著相機,翻拍某位攝影大師作品,沖洗後冠上自己的名字,是抄襲?抑或是挪用呢?

 
+ more +

藝術不設限

從行動到觀念

1956年8月10日,在紐約長島的一場車禍中,早年一文不名現在卻已家喻戶曉的44歲的傑克遜.波洛克(Jackson Pollock,1912-1956)失去了生命,與他同車的兩名年輕的女子則是一死一傷。直到今天,人們都在揣測這個死亡的真實含義:是自殺還是一個「事故」?

 
+ more +

發現古文物

御前成杯錢十萬 玫茵堂舊藏成化鬥彩雞缸杯

今年4月8日,蘇富比於香港中國陶瓷及工藝品春拍,公開呈獻一件來自玫茵堂珍藏的罕見藏品─明成化鬥彩雞缸杯。這只眾所矚目的鬥彩雞缸杯,估價約2560萬至3850萬美元。

 
+ more +

關於1.7億美元的莫迪里亞尼名作《斜臥的裸女》,你應該知道的更多!

破億美元秋拍— 斜臥的裸女

莫迪里亞尼名作華麗登場

11月9日紐約佳士得的二十世紀藝術「藝術家的謬思」(The Artists’Muse)夜拍華麗登場後,約持續9分鐘的現場競拍。有5名買家競爭該畫,該畫最終以1.704億美元天價拍出,據《紐約時報》報導,買家為中國億萬富翁、上海收藏家劉益謙。

 
+ more +
 

展覽查詢

  + 今日典藏推薦展覽 +

發現古文物

御前成杯錢十萬 玫茵堂舊藏成化鬥彩雞缸杯

 

 

今年4月8日,蘇富比於香港中國陶瓷及工藝品春拍,公開呈獻一件來自玫茵堂珍藏的罕見藏品─明成化鬥彩雞缸杯。這只眾所矚目的鬥彩雞缸杯,估價約2560萬至3850萬美元。目前傳世的成化鬥彩雞缸杯,除國立故宮博物院、北京故宮博物院等世界級博物館,僅另外4例存於私人藏家之手,在拍賣市場上庶幾難見。這件身世非凡的奇珍,將使本次的蘇富比春拍再次成為收藏家的目光焦點。

「值錢十萬」的秘密

鬥彩,又稱「逗彩」。鬥者,湊也。鬥彩即為色之湊合,係指將釉下青花和低溫釉上彩相結合的工藝技法。「鬥彩」的製作工序相當細緻繁複。首先,在白瓷素坏表面以鈷藍料勾勒出裝飾主題之輪廓,並施罩透明釉,入窯以1300度高溫燒成。而後,再於器表圖案輪廓內以釉彩賦色,再次入窯,以低溫二次燒成。鬥彩技法萌芽於宣德年間(1426-1435),至成化年間(1465-1487)而臻成熟。

雞缸杯,是指裝飾母題為子母雞嬉戲圖之盛酒小杯,器體周身繪有母雞領幼雛覓食嬉戲之裝飾圖樣。其特點為釉彩敷色鮮明中不失清麗,胎體細白,瑩潔如膚,器壁堅硬,但質地上撫之柔潤如玉,無論胎質、造形、釉彩上,皆無與倫比。成化鬥彩雞缸杯對於胎釉品質嚴格控管,可說是明代朝官?之冠。成化官窯瓷胎氧化鋁含量較高,但氧化鐵含量較低,火度更高,胎質尤為白皙緻密,瓷釉氧化鐵及氧化鈣的含量也偏低,是以釉色細膩均淨。

曾任職於大英博物館亞洲部的明清陶瓷專家康蕊君(Regina Krahl)女士認為,成化官窯於葡萄杯及雞缸杯等作品上添加新色彩,如雞缸杯上能見紅彩、黃彩、以及深淺不同的草綠釉彩,施彩層次豐富,和淡雅的釉下青花相稱,濃淡相宜。雞隻身披翎毛,豐富多色。如此鬥彩,需要二次燒成,燒造艱巨,不計成本,是以成品更罕。基本上成化前期的官窯作品承繼了宣德官窯的作風。多屬青花瓷龍鳳紋的碗盤類,在造形上與宣德器相承,但較為秀氣。而鬥彩雞缸杯應屬成化官窯晚期,另闢蹊?之佳作,為小巧靜謐之作品,賦彩清麗,宜於掌中把玩,以子母雞為裝飾母題繪飾,氣質上顯得優雅柔婉。康蕊君轉引中國學者劉新園之著作,認為成化年款識以憲宗少時墨跡為範,而鬥彩上慣見之雙方框款,則為成化晚期創新。而至成化二十一年(1485),御?廠耗費龐大,有官員上書勸諫停止燒製瓷器,顯得成化官窯益發難得。

到了晚明,成化官窯雞缸杯顯得炙手可熱,明代著名鑑賞家高濂(1573-1620)在其著作中《遵生八箋》述及成化官窯,形容它「用色淺淡,頗有畫意」。而沈德符(1578-1642)的《萬曆野獲編》中也稱「成窯酒杯,每對至博銀百金。」而清代文士朱彝尊(1629-1709)也在《感舊集序》中述:「……至於雞缸,非白金五鎰市之不可,有力者購之不少惜。」清人朱琰(活動於乾隆年間)於《陶說》中評述成化鬥彩雞缸杯說:「成窯以五彩為最,酒杯以雞缸為最。」可見自明以降,雞缸杯成為古玩中的珍品,千金難買。康熙、乾隆都曾經命人仿製成化鬥彩雞缸杯,其中乾隆皇帝更以御製詩賦之。足見成化鬥彩深受明清文人、近代帝王寶愛。

從不言堂到玫茵堂

眾所皆知,成化鬥彩雞缸杯除大型博物館藏品外,流傳於私人藏家之手僅有4件,可說是鳳毛麟角。本次蘇富比春拍之成化鬥彩雞缸杯,乃出自歐洲最重要的私人收藏─玫茵堂珍藏。並曾為Leopold Dreyfus夫人、日本著名藏家?本五郎、以及桂斯.艾斯肯納奇(Giuseppe Eskenazi)舊藏。甚至傳說著名的古董商仇炎之亦可能收藏過本件雞缸杯,這件作品可謂流傳有序。細觀其流傳脈絡,曾入不言堂主人?本五郎之手,亦為玫茵堂主人Zuellig兄弟所收藏,不得不讚歎舊時藏家對於中國陶瓷品鑑素養之高,趣味之雅逸。

?本五郎,以其「目利」之藝獨步中國陶瓷收藏界。日語中所謂的「目利」,指的是指明辨善鑑之真知慧解,遠優於單純的眼力見識。?本五郎律己甚嚴,秉持「失敗乃成功之師」的原則,歷經七十寒暑,致思古藝,以求「目利」之境。其傳記《一聲千兩》中,憶述他於1947年在東京創立「不言堂」,以及進出東京美術俱樂部,歷經倫敦、紐約、巴黎拍賣之始末。?本五郎從一名對陶瓷古玩一竅不通的黑市商人,到躋身東京美術俱樂部,標得著名的「元青花魚藻紋大罐」,又被歐美藏家視為「小拿破崙」,一路走來,辛酸多於榮耀。但他始終充滿著對古玩和陶瓷的熱情,不斷向學者和藏家學習,淬鍊自己的眼力,憑著一股「若畏怯風險,那便絲毫沒有在這個世界取勝的可能」的勇氣,收購了許多中國、日本、韓國及西亞的藝術精品。?本五郎也是二十世紀最勇敢,也最慷慨的收藏家。1969年到2008年間,他共向國立故宮博物院捐贈了五件藏品,其中包括了半山式彩陶罐、珍貴的唐加彩陶馬、宋漆盤、以及磁州窯系白釉瓷洗。

回顧其古玩生涯,?本五郎相信,那件於1972年佳士得拍賣中購下的元青花牡丹大罐,「觸發了全球中國瓷器的昌盛暢旺,並誘出更多的稀珍瑰寶。」1999年,?本五郎將這件成化鬥彩雞缸杯托付於蘇富比之手,隨即為瑞士收藏家玫茵堂主人所標得,並創下當時中國陶瓷的成交紀錄。這位從戰後活躍至今的日本收藏家,引領了二十世紀中國陶瓷收藏界的品味。

玫茵堂的頂級品味

在西方的中國陶瓷收藏中,玫茵堂珍藏可謂私人收藏的個中翹楚,幾乎可和英國大衛德爵士(Sir Percival David)的收藏齊名。但玫茵堂主人行事作風低調,藉由1994至2010年間出版的《Chinese Ceramics from the Meiyintang Collection》(Regina Krahl 康蕊君編),才讓外界得以一窺其收藏佳品之面貌。

Stephen Zuellig和Gilbert Zuelling是來自瑞士的商人兄弟,將他們父親在馬尼拉創立的商行發揚光大。今日的Zuellig集團仍是亞洲數一數二的藥品供應商。這對對於中國陶瓷有著狂熱喜愛的兄弟將自己的收藏定名為「玫茵堂」,取其「花開遍地,玫瑰如茵」之意。Zuellig兄弟從上個世紀的50年代開始,透過了合夥人的妻子Helen Ling,認識知名的古董商仇炎之(Edward Chow)。也由於長期和知名古董商艾肯納奇斯(Giuseppe Eskenazi)及仇炎之的交流切磋,玫茵堂逐步建立起了品味脫俗的中國瓷器收藏。尤其是仇炎之先生,對於玫茵堂主人選擇藏品更有著深遠的影響力。

玫茵堂主人選擇藝術品,有三條基本原則:作品的珍稀程度、紋飾的品質,以及作品的品相。而做為基本選擇原則規則,尤其對於清代的作品,花瓶要比實用器皿如杯碗來得優先,盤則是較不理想的物件。除此之外,玫茵堂主人還遵循一條最基本的收藏原則,「一件作品不光要稀有,具有重要性,購買的每件作品還必須具備吸引他們的美學魅力」。

行事低調的玫茵堂主人兄弟倆,在過去的五十年間,締造了玫茵堂的收藏傳奇,仇炎之先生的孫子,亦是現任蘇富比亞洲部副主席及中國瓷器及工藝品部國際主管仇國仕(Nicolas Chow)表示,玫茵堂主人眼光獨到,其收藏係累積了半世紀以來的珍品,規模和品味並非一蹴可幾,他也表示:「玫茵堂主人選擇藏品時,是心(感性)與腦(理性)並用的。」

而玫茵堂珍藏的價值,不僅在於它是否能夠刷新中國陶瓷的拍賣紀錄,而是在於它對於近年來湧入藝術市場的新買家能否帶來「示範」作用,讓新藏家了解何謂來自歐陸的「老收藏」品味,並從中體驗什麼是頂級的中國瓷器珍藏。

蘇富比見證的時刻

仇國仕表示:「1999年,雞缸杯在香港蘇富比拍賣並刷新中國瓷器世界拍賣紀錄。十五年後的今天,我們能夠再次於拍賣市場呈獻聲名赫奕的雞缸盃,與有榮焉。明朝以降,成化雞缸杯備受帝王與文士詠讚,千金難買,一器難求,乃任何中國瓷器收藏家夢寐以求的極品。」

1999年,仇國仕初入職香港蘇富比,在港首次任務即為這件成化鬥彩雞缸杯。當不言堂主人?本五郎將這件珍寶交給蘇富比時,仇國仕說,他還記得那個盛放雞缸杯的盒子,是他的祖父,著名的中國古玩商仇焱之訂做的。當時他推測,這件雞缸杯或許曾入祖父仇焱之之手。而當年的買家即為玫茵堂主人,也是本次的賣家。原本僅預估80萬港元的價格,也以2917萬港元的成交價刷新了當時中國陶瓷拍賣的紀錄,震驚了整個收藏界,也奠定了蘇富比在中國陶瓷拍賣界的不敗地位。

回顧中國陶瓷拍賣史,凡成化雞缸盃拍賣,幾乎均由蘇富比經手,首次拍賣見於1960年代,1970年代又先後兩回,1980年代三回,1999年一回(也是本次拍賣品),十五年後的今日,這件成化鬥彩雞缸杯復見於蘇富比,如此機緣實為難得,也讓各界翹首盼望,這件舉世無雙的逸品能否再次改寫中國陶瓷拍賣史。

參考資料

1 劉新園,《成?遺珍:景德鎮珠山出土成化官?瓷器》(香港:徐氏藝術館,1993。)

2 蔡和璧,《傳世品成化瓷》(台北:藝術家,2003)。

3 Regina Krahl康蕊君,《Chinese Ceramics from the Meiyintang Collection》,倫敦,1994-2010年,卷4。

4 ?本五郎,Julia Meech 編,〈Eight Parts Full: A Life in the Tokyo Art Trade〉,《Impressions》,Japanese Art Society of America,2011年。

5 〈Meiyintang marvels:The finest private collection of Chinese porcelain in the West is about to be sold〉,《the Economist》,2011年3月。

 

典藏投資 / 78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