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期 2015年12月號本期封面

藝市鎂光燈

與藝術的15場邂逅

「15個房間」在中國

漢斯將整個展覽描述成「一座會不斷生長的房子」,對觀眾而言,這15個房間或可說是一個大房間─這個臨時搭建、四壁裝滿鏡子的「大房間」可以安放在任何展館,觀眾若非抬頭看見龍美術館獨特的混凝土拱頂,很容易忘記自己身處何處。

 
+ more +

本月專題

壯年期的我們

這個月我們製作「寫真物語」專輯,品味了這半世紀以來,叱吒亞洲乃至全世界的日本當代攝影家。他們,是當代藝術作品中,目前價格最可以任性收藏的;他們,也是目前所有藝術領域裡,幾乎可以讓我們任性挑選作品的唯一門類。

 
+ more +

市場掃瞄

2015巴黎繪畫博覽會

喜迎五周年

這一古畫雲集的巴黎藝博會今年延續前幾屆的籌備理念,將頂級專家的交流研討和國際畫商的推薦精選相結合,為各界參觀者獻上滿堂佳作。本次現身布隆尼亞爾宮(Palais Brongniart)的共有23家畫廊和兩家畫框製造商;小型展館和數量有限的展商非但沒有阻礙展會的腳步,而且成了一種獨特的優勢。

 
+ more +

藝術家

是畫是鏡?虛實交錯的想像

袁遠巴黎初試啼聲

10月下旬甫於巴黎馬凌畫廊揭開簾幕的袁遠最新個展「There is no there there」,展出藝術家過去一年半以來創作的系列油畫。展覽標題,引自二十世紀上半葉旅居法國的美國知名女作家暨詩人斯泰因(Gertrude Stein)1937年著作《人人的自傳》中的名言,描述的是物換星移、人事全非的變遷;而這,正是袁遠歷年來所關注的題材。

 
+ more +

藝流人物

曾文泉談"抄襲與挪用"

試想,到了2015年的今天,做為藝術創造者,拿著相機,翻拍某位攝影大師作品,沖洗後冠上自己的名字,是抄襲?抑或是挪用呢?

 
+ more +

藝術不設限

從行動到觀念

1956年8月10日,在紐約長島的一場車禍中,早年一文不名現在卻已家喻戶曉的44歲的傑克遜.波洛克(Jackson Pollock,1912-1956)失去了生命,與他同車的兩名年輕的女子則是一死一傷。直到今天,人們都在揣測這個死亡的真實含義:是自殺還是一個「事故」?

 
+ more +

發現古文物

御前成杯錢十萬 玫茵堂舊藏成化鬥彩雞缸杯

今年4月8日,蘇富比於香港中國陶瓷及工藝品春拍,公開呈獻一件來自玫茵堂珍藏的罕見藏品─明成化鬥彩雞缸杯。這只眾所矚目的鬥彩雞缸杯,估價約2560萬至3850萬美元。

 
+ more +

關於1.7億美元的莫迪里亞尼名作《斜臥的裸女》,你應該知道的更多!

破億美元秋拍— 斜臥的裸女

莫迪里亞尼名作華麗登場

11月9日紐約佳士得的二十世紀藝術「藝術家的謬思」(The Artists’Muse)夜拍華麗登場後,約持續9分鐘的現場競拍。有5名買家競爭該畫,該畫最終以1.704億美元天價拍出,據《紐約時報》報導,買家為中國億萬富翁、上海收藏家劉益謙。

 
+ more +
 

展覽查詢

  + 今日典藏推薦展覽 +

本月專題

2014亞洲藝市大盤點

退卻繁華吐真純 稍顯疲軟的逆境

老將霸山頭 平緩回暖的勢頭

巔峰再造時 紀錄連環破的市場

平地一聲雷 激烈洗牌的榜單

 

退卻繁華吐真純 稍顯疲軟的逆境

 

 

fiogf49gjkf0d

2014北京保利春拍的「見證歷史─山藝術甄藏」上,羅中立《春蠶》以4370萬人民幣刷新藝術家紀錄。

回首2014年的中國現當代藝術市場,可說在整體下滑的中國藝術品市場中,屬於較為穩定的區塊。維穩中前行,逆境裡持平,堪是2014年中國現當代藝術市場的最佳寫照。環顧從2006年開始大爆發的中國現當代藝術市場迄今,這八年的市場輪轉有高有低,新的2015年,委託方將逐漸接受超高估價不再的市場現實,只要作品釋出,買方將更有機會以較低的成本,購藏現當代作品。

根據雅昌藝術市場監測中心的統計,2015年,中國藝術品拍賣市場的總成交額約為582億人民幣,相較2014年的600億人民幣,微幅下跌3%。而其中,中國現當代藝術市場占總體市場約11%,總成交金額亦約與2013年相比呈現持平的狀態,約為64億人民幣。總體而言,2014年,是春拍景況熱於秋拍。

中國現當代藝術市場,在2014年總體呈現平穩的風景,沒有令人驚豔的億元成績,例如,2013年秋拍驚現世人的曾梵志《最後的晚餐》達到1億8千萬港元成交價,應該會是中國當代近幾年的高價絕響。

綜觀2014年的拍場常勝軍,趙無極依然是笑傲眾人的榜首。《爭榮競秀》一作在台北羅芙奧上拍出2億4336萬新台幣的佳績。

平淡市場的造因

中國當代藝術市場的平淡,來自於整體市場的氛圍。首先,每年每季皆會出現於拍賣市場的大手筆新買家,2014年明顯減少,缺乏了新接盤的新買家;其次,書畫、瓷雜市場的衰退,一定原因來自於中國政府反腐的肅貪行動,影響了藝術品市場中的「禮品」市場,當代藝術作為市場的一分子,也受氛圍影響。第三,愈來愈多的藏家,將目光轉向國際市場,不僅僅局限於中國現當代藝術,更擴展範圍購藏西方印象派與現代藝術,再到西方戰後與當代藝術的作品,都成為中國買家的競投標的。最具代表的例子,即是華誼兄弟董事長王中軍,在去年紐約蘇富比秋拍,以6180萬美元購藏了梵谷的《雛菊與罌粟花》,成交價還譜寫了梵谷的靜物畫新高。

6180萬美元,就大約是3億8千萬人民幣的金額;2014年,中國現當代藝術市場總成交額約為64億人民幣,一幅梵谷即吸去了5%的市場資金,這代表著中國現當代藝術作品,面臨著國際市場的挑戰,要與上千位歐美名家同場競技吸引藏家的目光。隨著藏家眼界的開拓,不同審美品味的出現,2015年之後的中國現當代藝術市場,最立即的挑戰,即是來自西方精品。因為,類似於房地產大亨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娛樂大亨華誼兄弟董事長王中軍、餐飲大亨俏江南創辦人張蘭等等這類的收藏家,他們關注的作品,更觸及了西方,也一定程度帶動、影響更多新進藏家的目光。

除了梵谷《雛菊與罌粟花》,去年5月紐約佳士得春拍的法蘭西斯.培根《約翰.愛德華習作三聯作》,以8085萬美元成交,委託方來自亞洲重要藏家,買方據悉即為中國買家;而同場的莫內《睡蓮》以2704萬美元成交,同樣落入中國買家囊中,而且,還不只這些作品。從《華爾街日報》到《紐約時報》,大幅報導中國買家大舉進入紐約現當代藝術市場,震撼了西方藝壇。到了11月的紐約秋拍,中國買家持續舉牌購藏德庫寧、李希特等大師之作。這些購藏資金,就此離開了中國現當代藝術市場,來到了西方。

有趣的是,中國買家進入西方,一定程度的刺激了原本既定的西方收藏圈生態,中國買家鎖定精品,就在不斷的競拍聲中,節節拉抬了西方從印象派到現代藝術,乃至於戰後與當代藝術傑作的價格。這也一定程度的代表:中國買家並不缺乏收藏資金,但只是2014年的大量收藏資金,並沒有大幅投注於中國現當代市場區塊,而有很大比例投入了西方市場。而在西方藝術市場裡,2014年的精品市場表現,就是一個字曰之「貴」。

香港蘇富比去年春拍的張曉剛《血緣:大家庭3號》,以9420萬港元成交,刷新了張曉剛的拍賣紀錄。

人們還記憶猶新2013年末的紐約秋拍,沃荷、培根接連的超級高價成交,到了2014年,更是瘋狂。11月5日,紐約蘇富比印象派與現代藝術夜場,寫下了4億2千萬美元的蘇富比史上最高成交專場紀錄。再隔一周,紐約佳士得的戰後與當代藝術夜場,更創下了8億5千萬美元的史上最高成交額拍賣會紀錄,精品紛紛高價落槌,令人咋舌。這其實反應了從金融海嘯之後,美國啟動量化寬鬆政策大印鈔票,而今輪到歐盟大量印鈔挽救經濟,這使得資產價格在浮濫的資金中顯得更為脆弱,富豪都尋求人們認同的藝術精品,謀求藝術品資產配置的價值最大化。過往的典型收藏風範,在單一均價皆是百萬美元起跳的夜場拍賣會裡,歐美印象派與現代藝術,到戰後與當代藝術的超高價精品,早已不再是以往美好時代的純真收藏,而擁有了濃濃的資產配置乃至投資意味。

因此,全球拍賣龍頭佳士得公布的2014年拍賣成績單,成交額自然是大幅成長。在2014年,佳士得全年總成交額達51億英鎊(約合84億美元),較2013年同期成長達12%,是佳士得創辦以來達到的最高峰紀錄,也代表著全球藝術市場來到史上最高的山峰。那麼,2015年呢?就頗令人期待。

2014年,花樣年華在常玉。其《聚瑞盈馨》一作以8076萬港元成交,寫下常玉瓶花的成交新高。

數字下的謎團

但令人玩味的,就是數字背面的謎團。

例如,股價最能反應市場的現況與未來,但最具指標在紐約證交所上市的蘇富比,從去年2月到今年2月的股價,幾乎是不動如山,一年間雖稍有跌宕起伏,但2月股價依然處於每股約45美元。這一年間,股價僅上漲0.8%,對比美股道瓊工業指數創下歷史新高,同期指數勁揚12%的漂亮數字,拍賣行業顯然不是帳面成交額般亮麗,不似紐約夜場一件件數千萬美元成交的超級精品那麼絢麗。

儘管2014年,全球藝市來到了高點,但佳士得與蘇富比兩大國際拍賣龍頭的執行長卻雙雙去職。當然,股東對成績不滿,執行長自然就得離任。這代表著,創下高峰的總成交額,並未同時間帶來成長的利潤,兩大龍頭加上中國新銳拍賣公司帶來的龐大競爭壓力,使得拍賣的經營成本愈來愈高,壓縮了利潤空間。蘇富比最大股東Daniel Loeb,這位對沖基金經理人即持續不斷抨擊蘇富比管理層,並取得最後的勝利更進入董事會,未來,從蘇富比到佳士得將帶來何樣的新競爭樣態,牽動2015年的拍賣新局。

國際兩大拍賣龍頭,有著全球市場墊鋪,至少檯面上的總成交額成長,但以經營中國藝術品市場為最核心業務的大中華區拍賣行,則衰退的最為明顯,尤其是去年秋拍。去年秋拍,根據雅昌藝術市場監測中心的統計,中國藝術品市場較2013年同期下滑達13.19%,總成交額僅287億人民幣,落後於2014年春拍的295億人民幣。而且,各大拍賣行的總成交額數字均較2013年秋拍同期大幅衰退。香港蘇富比下滑30%,香港佳士得下滑23%,中國嘉德衰退28%,北京保利衰退13%,北京匡時滑落32%,皆是2008年金融海嘯後,少見的大幅衰退。

而在這樣的整體衰退氛圍裡,中國現當代藝術拍賣市場,自然遭逢了不冷又不熱的持平局面,其實,已然比書畫與瓷雜市場更為穩健。

去年香港蘇富比秋拍的當代榜首,亦是去年全年度第三高價拍品,即為劉小東《違章》一作,以6620萬港元雄踞榜內。

換句話說,2014年的中國現當代藝術市場,一線名家只有精品出現市場才能拍出高價,才有大幅超越原先估價的表現;甚至就算有名家收藏履歷加持的當代傑作,也不一定保證高價成交。例如比利時男爵尤倫斯夫婦(Guy Ullens)的中國當代收藏,不再是百分百的市場保證,去年秋拍的張曉剛《血緣-大家庭:全家福》低估價2千萬港元流標,岳敏君《幸福》亦無力衝破900萬港元流拍收場。昔年的中國當代一線名家,這些年遭逢強力挑戰之新局,要衝破數千萬人民幣或港元的高價不再容易。

方力鈞《系列二(之四)》以5948萬港元成交,為去年中國現當代藝術拍賣排行榜的第六高價。

不僅是當代之作不易衝破千萬封鎖線,原本中國藏家最喜愛的寫實作品,也在2014年遭逢逆流,表現不再亮眼,例如以往常勝軍的王沂東,價位欲高不易。北京蘇富比《山裡的新娘》即為王沂東的典型畫作,低估價800萬元,成交價即為1062萬人民幣。而表現最傑出的寫實作品,當屬北京保利春拍的「見證歷史─山藝術甄藏」。專場11件油畫,件件為中國當代藝術的重要見證畫面。程叢林1984年的《碼頭的台階》,成交價達2875萬人民幣,寫下藝術家作品拍賣紀錄。羅中立《春蠶》同樣以4370萬人民幣刷新藝術家紀錄。在羅中立與程叢林的領軍下,山藝術甄藏專場寫下白手套成交的盛況,是2014年寫實作品的最大亮點。

常玉瓶花展鋒頭 當代市場欲振乏力</strong>

綜觀2014年的拍場常勝軍,趙無極依然是笑傲眾人的榜首。去年上拍47件油畫,成交40件,成交率達85%,寫下4億7千萬人民幣的成交額,但相較2013年寫下的6億5千萬人民幣佳績,仍然衰退達28%。而趙無極的市場明顯反應了去年「春熱秋冷」的市況,春拍時趙無極作品成交率達93%,秋拍則降至74%,市場的榮枯,看拍場上的趙無極舉牌熱度即可揭曉。若看華人現當代藝術作品成交排行榜Top 20,趙無極占有六席;僅次於趙無極的,即是常玉占有四席;朱德群占兩席;接著,就是各大藝術家各占一席之位,包括張曉剛、劉小東、靳尚誼、方力鈞、羅中立、潘玉良與曾梵志。

2014年的中國藝壇仍以趙無極、常玉、朱德群等二十世紀藝術家最為藏家鍾愛,常玉的油畫精品只要上拍,皆能順利成交,入榜Top 20的4幅常玉油畫皆為瓶花作品,2014年,花樣年華在常玉。其《聚瑞盈馨》一作更以8076萬港元成交,寫下常玉瓶花的成交新高。題材珍稀,以往未曾現身市場之作的常玉,只要來源有據都能拍出高價,《聚瑞盈馨》如是,《靜月瑩菊》一作亦如是。去年香港佳士得春拍,低估價1800萬港元的《靜月瑩菊》,以3637萬港元成交,此幅逾70年未曾現身市場的常玉瓶花精品,證明了藏家依然最喜愛「新鮮」作品。去年常書鴻《重慶大轟炸》一作以940萬港元成交,譜寫藝術家新紀錄即是此例,常書鴻在對日抗戰於重慶創作的這幅作品,深具歷史意義,而今收藏於上海龍美術館,是去年最令人驚豔現世的作品之一。

在2013年大爆發的當代榜首曾梵志,去年則明顯熱度消退。曾梵志2013年寫下近3億7千萬人民幣的總成交額,去年為1億9千萬人民幣,衰退幅度更達48%。當然,去年度缺少像是《最後的晚餐》的億元大補丸也是主因。但觀察拍賣現場表現,雖然去年曾梵志油畫作品從春拍到秋拍,成交率分別為87%與93%的高水準,但落槌價已經難以突破估價區間,這就是去年榜首今年的情況。

當代領頭羊欲振乏力,其它一線名家的表現自然平穩難有驚喜。唯一的當代高價品,可說是香港蘇富比去年春拍的張曉剛《血緣:大家庭3號》,以9420萬港元成交,刷新了張曉剛的拍賣紀錄。去年張曉剛油畫作品僅出現15件,成交12件,總成交金額

 

典藏投資 / 89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