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4期 2017年3月號本期封面

新聞線上

圖像新時代的來臨?

剛剛過去的短短兩個月,中國大陸接連展開了2015年「上海藝術影像展」(Photo Shanghai)、「北京國際攝影雙年展」、「集美X阿爾勒攝影季」、「2015連州攝影年展」等重要的攝影盛會。無論是攝影博覽會、具有學術性的攝影主題展,還是中外攝影節連袂,都讓我們看到了攝影藝術全方位地出發。

 
+ more +

藝術評論

第13屆台新藝術獎頒獎典禮

從個人記憶開始

「73517351/79947994/31663166……」在今年的台新藝術獎頒獎典禮上,立方計劃空間負責人之一的羅悅全在台新與TEDxTaipei二度合作的Arts and Beyond藝術論壇中,播放一連串由類比女聲重複念頌、狀似無意義的數字。這些神祕的聲音,來自戒嚴時期台灣軍情局向對岸情報員傳送的廣播密碼,這種被稱為數字電台(Number Station)的傳遞方式也曾出現在其他國家。

 
+ more +

副刊

超越青森的青森縣立美術館 Beyond Aomori,Aomori Museum of Art

日本,是擁有相當多美術館的國家,甚至是過多了。遍布在全國各地共有一千座以上,但是有時候,即使付了高額的門票,卻往往因為館內的展覽品不夠充實而大失所望。

 
+ more +

本月專題

當物件離場之後 關於 「318公民運動文物紀錄典藏庫」

After the Objects’ Departure 318 Movement Artifacts Documentation and Collection

1990年3月,來自台灣各校的大學生聚集到中正紀念堂(今自由廣場)前靜坐,提出「解散國民大會」等四大訴求,而這場國民政府遷台後規模最大、名為「野百合學運」的抗議行動,亦對日後台灣民主政治產生重要影響。

 
+ more +

藝術亮點

葉竹盛 沉潛。萌生

2012年9月,葉竹盛與多位藝術家承租的北投畫室兼倉儲空間發生意外火警,當時人在畫室裡的葉竹盛幸運逃出,但畢生心血幾數盡毀,損失難以估計,遭受作品與工作室燒毀的變故讓藝術家情緒低落,有一段時間更關掉手機、不接任何訊息,以便讓自己能夠沈澱與消化心緒。

 
+ more +

展覽目擊

鹽埕黑白切

從高雄七賢路拓寬的20米大道中轉入充滿舊鹽埕味道的新樂街,有著時光錯置的想像。停留於此如同時間停滯在40年前或者更早,那是鹽埕還稱之為大溝頂的時代,是全台第一家有最時髦的電動手扶梯的大新百貨公司時代,是集結眾多攤商年輕女子必來集合市場朝聖的時代。在那新樂街上保存著高雄繁榮時尚的記憶,是老高雄的共同記憶。

 
+ more +

封面故事

平衡的美麗 The Beauty of Balance

隨著當代藝術的發展,中國寫實油畫創作出現了從創作觀念、創作手法上的諸多變化。其最顯著的特徵是,寫實油畫的創作在堅持對社會現實關注反映的同時,也將寫實發展為某種藝術方式,並在藝術的內在發展邏輯中找到了依據和空間。

 
+ more +

藝術廣角鏡

《美術手帖》 畫家與戰爭

Painters and the War

正如上個月提過,今夏日本有許多紀念戰後70年的展覽與活動,而戰後第三年創刊的《美術手帖》也不例外;總編輯岩渕貞哉(Teiya Iwabuchi)在前言中提及,在戰時唯一發行的美術類雜誌《美術》曾規畫過「陸軍作戰記錄畫」專題並積極參與政治宣傳,且坦承自己也站在這些「戰爭畫」歷史的延長線上。

 
+ more +

藝術市場

傳承藝術25周年精品展

傳承藝術中心成立已邁入1/4個世紀,特別舉辦「傳承藝術25周年精品展」,這個里程來自於創辦人張逸群25年前事業的轉向。

 
+ more +
 

展覽查詢

  •  
  + 今日典藏推薦展覽 +

會員專區


記住我的帳號

與社會交往之後 Post Socially-engaged Art

 

 

fiogf49gjkf0d
自從1990年代「社會轉向」之後,當代藝術猶如突然肩負使命,積極的從第三世界借取神靈(威尼斯雙年展),重返未曾丟失過的本土文化,或是參與社會道德工程的項目。我們不應愚蠢地質疑其動機與效果,也不應奉上阿諛。應該追問的是現代藝術主體性的殘餘如何借屍還魂,以及,從台灣近十年來所有的藝術進入社區,藝術進入空間,與社會交往之後,這些社區、空間、被交往之後的社群與地方如今安在?又變得如何了?此文僅能就第一個問題回答。

高師大跨領域藝術研究所專任助理教授 黃孫權

當代藝術的不再有歷史計劃(historical project),只有詮釋以及更多的詮釋。歷史中的審美主義(-ism)都有其歷史任務,如他們自我宣稱的那樣鬥爭出美學範式。當代藝術沒有山頭要奔,在市場漂浮,審美隨處可得,所有形式都是可接納的,觀念都是合理的。當代藝術僅僅只是「實存的」(ontisch),指稱了任何存在形式,然而並沒有「懂存在的」(ontologisch),關於實存之好奇的、驚詫的、恐懼的思想活動。

美學風格演變是鬥爭的結果。德波(Guy-Ernest Debord)的《景觀社會》(La Societe du Spectacle)顯然是藝術社會轉向的基石,在景觀社會之後,努力製造更多觀賞影像不再具有意義,既比不上好萊塢的超級製作,也比不上日常生活隨時可得的影像震撼(想想911與美國攻打伊拉克時的新聞畫面)。然而參與藝術或協同藝術並非拒絕了景觀,毋寧說是借由眾人參與,開放生產過程得以避免透物件式作品來樹立自己的「另類」立場,並無能穿透統治的景觀所構築的「同一性」,只是以一種景觀取代了另一種,以過程取代作品,以參與擴充藝術家個人主體的能動性。追尋這些現代性藝術的歷史計劃之軌跡,會發現它並未死透,而是遺骸不斷更新的技術形式,瞬間感受/長期改變、觀看/參與、個體/集體、高/低藝術之分不再有任何意義,因為皆可成為當代藝術「分歧的和諧」,「多元」之證明。

現代藝術的實踐與當前的「與社會交往」(socially engaged art)有共同的根源:「藝術自主」。在19世紀末,是獨立於皇家貴族化妝術與社會需求的獨立領域,在20世紀,是需要在白牆之內外都被承認的價值,嚮往進入文化政治殿堂,而非僅是拍賣與展覽物件之技術操作者。然而,沒有外於社會的藝術,又何需來返頭與之交往?現代性打造的藝術自主性幽靈仍舊纏繞在舊或新藝術生產關係之上,纏繞在不同歷史階段與社會制度之上,纏繞在不同發展進程的國族之上。民主代議制的歐美,破產的共產國家,激烈右轉的中國資本主義,印度的政治社會,橘越淮而枳,「與社會交往」可成為哲學家洪席耶(Jacques Ranciere)的審美民主與感性分配,成為藝術家走進社區空間,社會運動與文化改造的道路,也可成為政治激烈批判的工具,當然也可能成為全球大展的貴客。

當代藝術繼承了現代性藝術自主(個人感性)與後現代的社會參與(由大眾保證的)的遺續,將兩者結合成新自由主義式的感性構造—「通俗感性的個人」,於是我們逐漸無法辨識庸俗安全的參與藝術行動與展場中激烈的政治藝術作品的差別,無法分辨NGO的宣傳招募攤位會場和與社會交往藝術展的差別,因為審美都應該是民主的。當代藝術將現代性的歷史計劃(與其敵人)從自身構造中拔除,而將兩者創造出來的套路、形式數據庫擴充成更豐厚的美學目錄。在這份全新的購物指南中,激進哲學為其封面,畫廊市場與雙年展成為兩種相互競爭的產品廣告,藝術品是產品。在當代藝術大展中,藝術家總是無關緊要的,換批藝術家也不傷害大策展人的論述,藝術作品只是策展論述的插圖。當代藝術開除了現代性內含的鬥爭合法性,將抗爭變成形象之愛,需要「革命」的姿態,而不需要「革命」的內容。政治立場與藝術市場是象徵價值交換,共構了新自由主義式的拜物世界,革命向來不受喜愛,但我們總是愛著革命之人。商品世界不需要對立(counter),只需要另類(alternative),另類意味著更多的商品,而更多的商品就是為了完全市場,使選擇更自由,更自主地去消費符合經過各種主義宣稱的成品。當代藝術越是強調無差別的個人感受來接近藝術,就越失去表達能力。馬克思(Karl Marx)用來描述商品拜物教的鬼舞(ghost dance)變成了個體自主性的舞蹈了,人們在一切都可以的迷媚中狂舞卻踏著現代藝術自主性的舞步,無論舞姿多道德、優雅或激烈,不過為了殭屍表演而已。

 

今藝術 / 269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