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4期 2017年3月號本期封面

新聞線上

圖像新時代的來臨?

剛剛過去的短短兩個月,中國大陸接連展開了2015年「上海藝術影像展」(Photo Shanghai)、「北京國際攝影雙年展」、「集美X阿爾勒攝影季」、「2015連州攝影年展」等重要的攝影盛會。無論是攝影博覽會、具有學術性的攝影主題展,還是中外攝影節連袂,都讓我們看到了攝影藝術全方位地出發。

 
+ more +

藝術評論

第13屆台新藝術獎頒獎典禮

從個人記憶開始

「73517351/79947994/31663166……」在今年的台新藝術獎頒獎典禮上,立方計劃空間負責人之一的羅悅全在台新與TEDxTaipei二度合作的Arts and Beyond藝術論壇中,播放一連串由類比女聲重複念頌、狀似無意義的數字。這些神祕的聲音,來自戒嚴時期台灣軍情局向對岸情報員傳送的廣播密碼,這種被稱為數字電台(Number Station)的傳遞方式也曾出現在其他國家。

 
+ more +

副刊

超越青森的青森縣立美術館 Beyond Aomori,Aomori Museum of Art

日本,是擁有相當多美術館的國家,甚至是過多了。遍布在全國各地共有一千座以上,但是有時候,即使付了高額的門票,卻往往因為館內的展覽品不夠充實而大失所望。

 
+ more +

本月專題

當物件離場之後 關於 「318公民運動文物紀錄典藏庫」

After the Objects’ Departure 318 Movement Artifacts Documentation and Collection

1990年3月,來自台灣各校的大學生聚集到中正紀念堂(今自由廣場)前靜坐,提出「解散國民大會」等四大訴求,而這場國民政府遷台後規模最大、名為「野百合學運」的抗議行動,亦對日後台灣民主政治產生重要影響。

 
+ more +

藝術亮點

葉竹盛 沉潛。萌生

2012年9月,葉竹盛與多位藝術家承租的北投畫室兼倉儲空間發生意外火警,當時人在畫室裡的葉竹盛幸運逃出,但畢生心血幾數盡毀,損失難以估計,遭受作品與工作室燒毀的變故讓藝術家情緒低落,有一段時間更關掉手機、不接任何訊息,以便讓自己能夠沈澱與消化心緒。

 
+ more +

展覽目擊

鹽埕黑白切

從高雄七賢路拓寬的20米大道中轉入充滿舊鹽埕味道的新樂街,有著時光錯置的想像。停留於此如同時間停滯在40年前或者更早,那是鹽埕還稱之為大溝頂的時代,是全台第一家有最時髦的電動手扶梯的大新百貨公司時代,是集結眾多攤商年輕女子必來集合市場朝聖的時代。在那新樂街上保存著高雄繁榮時尚的記憶,是老高雄的共同記憶。

 
+ more +

封面故事

平衡的美麗 The Beauty of Balance

隨著當代藝術的發展,中國寫實油畫創作出現了從創作觀念、創作手法上的諸多變化。其最顯著的特徵是,寫實油畫的創作在堅持對社會現實關注反映的同時,也將寫實發展為某種藝術方式,並在藝術的內在發展邏輯中找到了依據和空間。

 
+ more +

藝術廣角鏡

《美術手帖》 畫家與戰爭

Painters and the War

正如上個月提過,今夏日本有許多紀念戰後70年的展覽與活動,而戰後第三年創刊的《美術手帖》也不例外;總編輯岩渕貞哉(Teiya Iwabuchi)在前言中提及,在戰時唯一發行的美術類雜誌《美術》曾規畫過「陸軍作戰記錄畫」專題並積極參與政治宣傳,且坦承自己也站在這些「戰爭畫」歷史的延長線上。

 
+ more +

藝術市場

傳承藝術25周年精品展

傳承藝術中心成立已邁入1/4個世紀,特別舉辦「傳承藝術25周年精品展」,這個里程來自於創辦人張逸群25年前事業的轉向。

 
+ more +
 

展覽查詢

  •  
  + 今日典藏推薦展覽 +

會員專區


記住我的帳號

攝影的藝術

 

 

fiogf49gjkf0d

給我報報總編輯馮光遠

前幾天看了一則新聞,講一個因為處理食客拍的菜色照片而大紅的網站,一張張精美的食物照片,如果你一直看下去,應該會看飽。

拍食物,以前只是餐館老闆的事,他們會雇攝影師拍他們的食物,好不好吃其次,重要的是,食物要好看。於是,為了讓食物上相,老闆會多加食材,會精心擺盤,會考慮燈光,他們把菜單上240塊錢的一盤菜,搞得像是2,400塊錢的的價值。然後,拍完之後,老闆會問攝影師,要不要盛碗飯,順便把剛剛拍過的這盤菜給解決了?當然,隨後上來的這碗飯不會上鏡頭,攝影師吃他工作內容的過程也不會上鏡頭。

現在可好,老闆根本不要再雇職業攝影師來拍他們的食物,因著科技的進步,每個食客都是攝影師,而且拍完菜之後,還付老闆錢,天下就有這麼好康的事。

這個用手機拍食物的習慣流行之後,我曾經期待過,哪一天,大家會不會把酒足飯飽之後殘盤空碗的照片也拍下來示眾,證明方才拍的菜的確好吃,可是這個概念沒有人開頭所以流行不起來。

其實,只拍剛上桌的菜,的確是不夠周全,以我的想法,以下的拍攝內容才是與食物有關的系列攝影應該涵蓋的鏡頭。

首先,大廚在處理食物之前,應該也拍下他們面對的食材,切好的菜醃好的肉備好的調料都應進入手機的記憶體,這樣,當一盤盤的菜料理完之後,才有「烹調前」與「烹調後」的對照照片。

其實,早在清晨師傅前往市場買菜,就應該把買菜的過程也記錄下來,於是,我們才能看到師傅為什麼在50條馬頭魚裡,相中照片裡的這三條;原來牛肉攤老闆幫師傅選好的菲力或肋眼在沒有處理前就已經這麼讓人食指大動;蔬菜攤各色蔬果的清純照片絕對也是養眼。

好,再往上推,更源頭的照片也應該出現才是。剛剛從土裡翻出來的馬鈴薯,農夫馬上攤在陽光下讓網友看看一堆土味十足肥碩塊莖的真面貌;剛捕獲的一網魚,漁民也立刻在第一時間把鮮蹦亂跳的魚兒拍下讓網友欣賞,原來活生生的魚,身邊並沒有蒜頭跟薑絲;雞農在雞隻進屠宰場之前,召喚眾雞拍一張團體照跟雞農的網友們打聲招呼,大家注意了,這些就是過兩天也許會出現在肯德基或者你家電鍋裡的雞,西瓜甜不甜?當然,雞隻們不會說,甜。

不過,進餐前拍照的這個習慣,也讓很多人食慾被干擾。如果是西餐或日本料理之類的餐飲,每人吃自己的份,也還好,你拍你的,我吃我的。不過如果是中餐,有時就很惱人。

明明已經飢腸轆轆,好菜上桌,正要夾菜,卻被制止,等一下,我還沒有拍。這個拍完那個拍,換個角度繼續拍,每道菜上來,大攝影家們都要存證留念,有些人不但拍菜,也拍人,於是大嫂妳過來跟紅燒黃魚拍一張,爺爺你坐獅子頭前面拍一張,小貝比肥嘟嘟好可愛來來來抱過來跟豬腿合照一張……,總之,哪天有人餓死(還是氣死)在一桌滿漢全席前面,不是不可能的事。

不是我杞人憂天,口腹之慾的過程拍下與朋友以及生人分享的習慣一旦成為生活一部份,那情慾之事呢?真的不敢想像,哪天還得加寫一篇「自從做愛做的事情之前拍一張照片與朋友分享的習慣流行之後,…………」

 

今藝術 / 260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