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4期 2017年3月號本期封面

新聞線上

圖像新時代的來臨?

剛剛過去的短短兩個月,中國大陸接連展開了2015年「上海藝術影像展」(Photo Shanghai)、「北京國際攝影雙年展」、「集美X阿爾勒攝影季」、「2015連州攝影年展」等重要的攝影盛會。無論是攝影博覽會、具有學術性的攝影主題展,還是中外攝影節連袂,都讓我們看到了攝影藝術全方位地出發。

 
+ more +

藝術評論

第13屆台新藝術獎頒獎典禮

從個人記憶開始

「73517351/79947994/31663166……」在今年的台新藝術獎頒獎典禮上,立方計劃空間負責人之一的羅悅全在台新與TEDxTaipei二度合作的Arts and Beyond藝術論壇中,播放一連串由類比女聲重複念頌、狀似無意義的數字。這些神祕的聲音,來自戒嚴時期台灣軍情局向對岸情報員傳送的廣播密碼,這種被稱為數字電台(Number Station)的傳遞方式也曾出現在其他國家。

 
+ more +

副刊

超越青森的青森縣立美術館 Beyond Aomori,Aomori Museum of Art

日本,是擁有相當多美術館的國家,甚至是過多了。遍布在全國各地共有一千座以上,但是有時候,即使付了高額的門票,卻往往因為館內的展覽品不夠充實而大失所望。

 
+ more +

本月專題

當物件離場之後 關於 「318公民運動文物紀錄典藏庫」

After the Objects’ Departure 318 Movement Artifacts Documentation and Collection

1990年3月,來自台灣各校的大學生聚集到中正紀念堂(今自由廣場)前靜坐,提出「解散國民大會」等四大訴求,而這場國民政府遷台後規模最大、名為「野百合學運」的抗議行動,亦對日後台灣民主政治產生重要影響。

 
+ more +

藝術亮點

葉竹盛 沉潛。萌生

2012年9月,葉竹盛與多位藝術家承租的北投畫室兼倉儲空間發生意外火警,當時人在畫室裡的葉竹盛幸運逃出,但畢生心血幾數盡毀,損失難以估計,遭受作品與工作室燒毀的變故讓藝術家情緒低落,有一段時間更關掉手機、不接任何訊息,以便讓自己能夠沈澱與消化心緒。

 
+ more +

展覽目擊

鹽埕黑白切

從高雄七賢路拓寬的20米大道中轉入充滿舊鹽埕味道的新樂街,有著時光錯置的想像。停留於此如同時間停滯在40年前或者更早,那是鹽埕還稱之為大溝頂的時代,是全台第一家有最時髦的電動手扶梯的大新百貨公司時代,是集結眾多攤商年輕女子必來集合市場朝聖的時代。在那新樂街上保存著高雄繁榮時尚的記憶,是老高雄的共同記憶。

 
+ more +

封面故事

平衡的美麗 The Beauty of Balance

隨著當代藝術的發展,中國寫實油畫創作出現了從創作觀念、創作手法上的諸多變化。其最顯著的特徵是,寫實油畫的創作在堅持對社會現實關注反映的同時,也將寫實發展為某種藝術方式,並在藝術的內在發展邏輯中找到了依據和空間。

 
+ more +

藝術廣角鏡

《美術手帖》 畫家與戰爭

Painters and the War

正如上個月提過,今夏日本有許多紀念戰後70年的展覽與活動,而戰後第三年創刊的《美術手帖》也不例外;總編輯岩渕貞哉(Teiya Iwabuchi)在前言中提及,在戰時唯一發行的美術類雜誌《美術》曾規畫過「陸軍作戰記錄畫」專題並積極參與政治宣傳,且坦承自己也站在這些「戰爭畫」歷史的延長線上。

 
+ more +

藝術市場

傳承藝術25周年精品展

傳承藝術中心成立已邁入1/4個世紀,特別舉辦「傳承藝術25周年精品展」,這個里程來自於創辦人張逸群25年前事業的轉向。

 
+ more +
 

展覽查詢

  •  
  + 今日典藏推薦展覽 +

會員專區


記住我的帳號

精選專題

為什麼還需要美術館?

顯影物:當代攝影裝置

騷亂中的沉默之聲

柏林圍牆倒塌 25 週年後記

藝術做為生活的必須

離座映畫 電影的展示與離席

聲音之中 策展之上

台南‧當代藝術串門

職場入門學:藝文求才需求調查首度公開

尋找當代舞蹈的新規則

24天的民主課 服貿爭議特別報導

雲端知識陣譜

現代性的音景返響

版畫藝術的當代切面

台灣藝術村 歲初總體檢

交會獅城的東南亞當代藝術探勘

當收藏做為一種策展

藝術家做為採集者

當代魍魎:藝術的泛靈美學

代謝派─日本前衛建築運動

百科殿堂 第55屆威尼斯雙年展完整報導

藝術職場的工作術

當代水墨新視野

歐洲重要嗎?

日本後311的振興、重生與省思

展覽之外 美術館的潛在經濟力

「私有」與「共享」

冬日.讀冊

從收藏的起源到自由市場的影響

典藏廿年 綜觀台灣當代藝術

現代怪獸/想像的死而復生

2012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特別報導

倫敦奧運 再起風雲

第13屆德國卡塞爾文件展

藝術畢業生 必備生存指南!!

東進香港 國際浪潮下的藝廊盛世?

區域轉型─能量再生與空間治理

關注國寶藝術家

2011年度回顧 關鍵事+藝術家私房推薦展

總統,您的文化政策是什麼? 12位專家給台灣文化未來

全景.李希特 GERHARD RICHTER PANORAMA

南進中國 當代藝術第二城廣州 vs 成都

啟迪ILLUMInations 2011威尼斯雙年展

當藝術走上街頭

本月專題

東進香港 國際浪潮下的藝廊盛世?

香港藝廊系統的地誌學和未來

香港白立方/總監Tim Marlow 談畫廊的東行之勢

安全口畫廊Gallery EXIT/實驗與市場,新的平衡入口

Saamlung/研究取徑的空間介入

香港:空穴來瘋

 

香港藝廊系統的地誌學和未來

 

 

改變的浪潮正橫掃香港藝廊界的結構,將它重新形塑。超大型藝廊的進駐,像是高古軒畫廊(Gagosian Gallery)在2011年、白立方畫廊(White Cube)在2012年進駐,都是近來劇烈變動的明證。本文將觀察香港藝廊界的改變如何深受科技、經濟和零售業環境的深層變動所左右。

藝廊體系瓦解

唐納天Nadim ABBAS|Marine Lover樹脂、螢光燈、合板、鏡子 2011  安全口畫廊提供

張惠文|Even If You Catch Fish Biscuits 工筆畫 64x90 cm 2012 嘉圖畫廊提供

「藝廊體系瓦解了!」一份藝術報紙的頭條如此高呼著。而一份藝術市場報告也宣告著「藝廊體系架構脆弱」。確實,世界各地的當代藝術交易商的競爭正處於猛烈廝殺。儘管歐、美是舉足輕重的藝術市場發源地,並有著債務危機,目前這番現狀並未使人們降低對藝術的渴求。根據《藝術行情》(Artprice)報告,「實際上,藝術在2011年的銷售比史上任何時候都好,那年全球年度總收益高達110億美金,比前一年高出20億」(註1),而這是全球普遍的現象,並非只在亞洲市場特別顯著。如果去年的藝術市場極度興旺,現在的情形如何?為何會出現這些驚恐的頭條標題?箇中原因很多。

拍賣公司入侵

藝術交易商經常性地面臨挑戰,而且跨越國界。2011年,一項由藝術品大宗買賣商國際聯盟(Confederation Internationale des Negociants en Oeuvres d’Art, 簡稱CINOA)委託進行的研究(註2)檢視了今日國際藝術交易商面臨的議題。一個常見的主題是拍賣公司的勢力增加,而這些公司正在入侵一級市場。「現在,許多交易商和這些公司爭顧客和存貨」。

藝術博覽會:另一個中間層

藝術博覽會(以下簡稱博覽會)為交易商造成許多重大的問題。的確,博覽會讓交易商得以在不投入鉅資的情況下,在新地域的市場發展顧客關係,並且獲利匪淺。博覽會同時也提供藏家一條捷徑,讓他們能不必參觀藝廊。博覽會剔除次要藝廊、查看優良的作品,同時集合了最佳交易商提供的最佳作品,對藏家而言極為便利。不出所料,部分報告指出,現在參加藝廊展覽開幕的人比以前少。博覽會作為中介也吸收了一大部分收益:交易商在定期支付房租和薪資之際,現在也必須支付和博覽會相關的費用。

難保藝術品的獨家權利

交易商要在競爭裡保住業務,最重要的是能穩穩掌握住藝術品的獨家代理權。但藝術家卻希望為作品找到更寬廣的舞台,而非侷限於單一藝廊。他們愈來愈不想和藝廊簽訂獨家或限定的合約,特別是在亞洲,藝術家樂於在藝廊之間游移,或同時和多家藝廊合作。部分藝術家如今視藝廊為討厭的守門人,而非充滿前景的門徑,藝術家本身更成為世故的自我行銷家,開發多重管道,變成交易商的新競爭對手。未來,藝廊勢必將提供很大的市場、重要的藏家和某個頂尖品牌,才能確保藝術家會讓它們獨家握有作品。

某些交易商正藉由降低開銷、關閉藝廊空間來回應這個競爭愈加劇烈的環境。他們四處旅行、參與藝術博覽會、和顧客見面並在臨時的地點舉行展覽,但這可能還不夠。以下將透過對整體零售環境的檢視來加以探討。

藝術交易商落後一般零售的趨勢

過去50年來,全球化和量產深刻改變了零售界的版圖。全球化造就了更均質的顧客基礎,其中,顧客品味的地域性區隔愈趨模糊。對此,零售商的對策是在不同的地理區域發展連鎖的多重銷售通路,而面對量產技術導致的商品選項激增,他們則挹注鉅資,建立鮮明的品牌和專屬的全套產品。

問題在於,這個過程在藝術市場才剛剛開始,而且只見於市場的最頂端。潛藏的困難是:在仍由舊式的「小型」零售業模式主導的產業中,基層藝廊(rank and file gallery)是最後留存下來的這類產業之一。在更廣大的零售界,單一業主透過單一通路來服務某個地方性市場的情形愈加罕見,因為這就是行不通。一旦一個市場參與者建立起規模和品牌價值,並因而獲利,其他參與者就必須如法泡製,或最終退出。

香港交易商如何因應?

在這樣的背景下,香港的交易商如何因應?讓我們來審視香港藝廊體系的地域分布,探討藝術市場和整體零售環境的世界趨勢在多大程度上起著作用。

對於舉步維艱、尋求銷售的交易商來說,香港看起來似乎充滿機會。畢竟,香港百萬富翁人數是全球增長最快的。在香港20.5萬名百萬富豪人家之中,必定有著好些藝術蒐購者。同時,它地處中國的邊緣,而中國藝術市場的規模和成長率極度誘人。根據《藝術行情》創始人厄爾曼(Thierry Ehrmann)的說法,中國近期的成長深刻地改變了全球藝術市場的地理結構。而從藝術拍賣的銷售利益來衡量,中國是全世界最大的藝術市場。現在,它產出全球藝術拍賣收入中的41%;在全世界前十大藝術家排名中,他們的藝術家就佔了六位,而在全世界十大藝術拍賣城市排名中,就包含了五座中國城市。有利的環境吸引許多西方藝廊業者,紛紛在前三年到香港開業。

超大型藝廊進駐、銷售西方藝術

2010年9月,法國超大型畫廊,馬凌畫廊(Edouard Malingue Gallery)率先到來,是香港第一家專門經營印象派和現代藝術經典的藝廊,開幕展呈現了40件畢卡索的作品。德薩爾特藝廊(De Sarthe)最近在香港開張,大都展出西方現代和當代大師。

接著美國交易商賈戈席恩(Larry Gagosian)去年1月於香港開設了其跨越八國、迅速擴張的連鎖藝廊的第11家。今年,喬普林(Jay Jopling)開了白立方畫廊,是他首次在倫敦以外開業;緊接著就是賽門.李(Simon Lee)的進駐。被其母國媒體譽為「法國的賈戈席恩」的佩霍坦(Emmanuel Perrotin)則選中了位在比白立方畫廊更上去一點的干諾道50號的空間。

剛抵達的交易商激昂地說明進駐香港的動機,「我們正試著為自己的藝術家開發市場。這個地區,特別是在中國大陸,正出現認真的收藏家〔…〕我們遇到的許多年輕收藏家正對西方藝術表現出興趣」,白立方畫廊的馬洛(Tim Marlow)這麼說。(註3)

中國人會購買嗎?

中國和亞洲買家是否會以足夠讓大型藝廊支付昂貴租金的行情蒐購西方藝術?大部分當地交易商了解香港的開放市場、短期租約和有限的零售空間足以導致房租飆漲。租賃的易變導致商家頻繁地開了又關。今天,國際品牌、尤其是企圖開設旗艦店的時尚品牌正湧入這一區,導致可用空間銳減。香港支出高而且競爭激烈。但首先,中國人到底會不會購買藝術品?

2001年1月,賈戈席恩在畢打行(Pedder Building)偌大的5,000平方呎空間開張了。幾個月前在同一地三樓以自己的名字開設藝廊的班.布朗(Ben Brown)卻發出了警訊,他向《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表示,在亞洲,蒐購西方藝術的認真買家過去往往是富有的台灣人、韓國人和印尼人,而「中國人首先會買的是本國藝術家的作品,他們很了解中國當代藝術市場」。(註4)

香港的賈戈席恩藝廊經理西門諾維克(Nick Simunovic)在去年7月向《金融時報》表示,人們對該藝廊的展品「回應很正面」;「自從藝廊開張以來,銷售一直很好。我的預估是,我們的顧客中,可能有15-20%是以大華人區為基地」。這聽起來像是字斟句酌:以中國為基地不必然表示是中國人,大華人區遍及到中國以外,含括香港和台灣,而且20%並非可觀的數字。(註5)

回溯2010年9月,馬凌的話聽起來也很正面。藝廊開幕時,他對CNN表示,「香港是通往中國的門戶,它的這種地位讓我們能夠接軌到中國對印象派和現代藝術急速增長的欲求。我們看到,這裡長期存在著許多商機」。但馬凌於今年2月向《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表達的感想卻低調許多:「這裡比歐洲缺乏參觀藝廊的文化,必須費更大的功夫才能攫取人們的注意力」。(註6)

時間的問題?

國際拍賣公司從1970年代就開始在香港開業,並向中國買家銷售藝術品。它們或許能提供對交易商有幫助的線索。

在香港,拍賣會上的西方藝術品僅為了預展而送到香港,之後仍被送回西方銷售。去年5月,蘇富比(Sotheby’s)開張了廣達1.5萬平方呎的空間,試圖擄獲中國藏家。佳士得(Christie’s)在去年開設了一個規模類似的空間。根據《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這兩家拍賣公司都表示,它們在香港的新展場代表他們拓展中國藝術買家口味的計畫的關鍵,這些買家目前比較關注的還是中國繪畫,而非家喻戶曉的西方名家。

蘇富比亞洲行政總裁程壽康(Kevin Ching)說,蘇富比的展場將以對中國買家灌輸西方藝術為宗旨,首先向他們介紹已受到國際矚目的亞洲藝術家,像是日本藝術家草間彌生(Yayoi Kusama),以及19世紀法國畫家,像是莫內(Claude Monet),他的印象派風景畫是世界各地的藏家一眼就能認出的。佳士得正在考慮在中國的大專院校開課。兩家拍賣公司都已經成立亞洲顧問委員會,以強化和藏家的聯繫。(註7)

儘管這些拍賣公司活動力極強且投下鉅資,至今,向中國銷售西方藝術的成功案例似乎低於預期。然而,蘇富比和佳士得仍扎實累積起業務,透過將中國藝術作品賣給信任西方拍賣公司更甚於當地拍賣公司的中國人──畢竟這是一個偽作充斥的市場。這或許可以做為交易商短期成功策略的線索。

當地交易商的想法?

最常聽到的抱怨是,香港將發展出兩層的市場:一個是高價、可預期的國際、通常是西方的藝術品,賣給亞洲的超高淨所得階層;另一個是比較低價的當地藝術的生態,它和前者相互分離,香港藝術家和交易商將不會因為這些新進駐者而獲利,或許有過反對的聲浪,但卻沒有遏止規畫開設的熱潮。佩霍坦的藝廊將在5月中旬開幕。《藝術行情》和蘇頓藝文傳播公司(Sutton PR)稍晚將在今年開張。

歷經1989年天安門事件、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1998年亞洲危機,加上很長的經濟蕭條期,尤以2003年的SARS和2008年雷曼兄弟破產為其巔峰,當地藝廊已經習慣於變化,並且妥善因應。儘管環境艱困,大部分當地交易商仍熬了過來,並復甦起來。

香港藝廊的演變

30年前,香港只有幾家藝廊,其中只有兩家藝廊存留至今,它們都對本身關注的區塊極為專精。藝倡畫廊(Alisan Fine Arts)成立於1981年,由香港前任總理董建華的妹妹董建平(Alice King)創立。她引進中國現代藝術大師,包括趙無極、朱德群和高行健,並將這些為了逃離共產中國而居留海外的藝術家稱為「失落的一代」,而他們如今成為市場的大明星。漢雅軒(Hanart)成立於1983年,

 

今藝術 / 236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