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4期 2017年3月號本期封面

新聞線上

圖像新時代的來臨?

剛剛過去的短短兩個月,中國大陸接連展開了2015年「上海藝術影像展」(Photo Shanghai)、「北京國際攝影雙年展」、「集美X阿爾勒攝影季」、「2015連州攝影年展」等重要的攝影盛會。無論是攝影博覽會、具有學術性的攝影主題展,還是中外攝影節連袂,都讓我們看到了攝影藝術全方位地出發。

 
+ more +

藝術評論

第13屆台新藝術獎頒獎典禮

從個人記憶開始

「73517351/79947994/31663166……」在今年的台新藝術獎頒獎典禮上,立方計劃空間負責人之一的羅悅全在台新與TEDxTaipei二度合作的Arts and Beyond藝術論壇中,播放一連串由類比女聲重複念頌、狀似無意義的數字。這些神祕的聲音,來自戒嚴時期台灣軍情局向對岸情報員傳送的廣播密碼,這種被稱為數字電台(Number Station)的傳遞方式也曾出現在其他國家。

 
+ more +

副刊

超越青森的青森縣立美術館 Beyond Aomori,Aomori Museum of Art

日本,是擁有相當多美術館的國家,甚至是過多了。遍布在全國各地共有一千座以上,但是有時候,即使付了高額的門票,卻往往因為館內的展覽品不夠充實而大失所望。

 
+ more +

本月專題

當物件離場之後 關於 「318公民運動文物紀錄典藏庫」

After the Objects’ Departure 318 Movement Artifacts Documentation and Collection

1990年3月,來自台灣各校的大學生聚集到中正紀念堂(今自由廣場)前靜坐,提出「解散國民大會」等四大訴求,而這場國民政府遷台後規模最大、名為「野百合學運」的抗議行動,亦對日後台灣民主政治產生重要影響。

 
+ more +

藝術亮點

葉竹盛 沉潛。萌生

2012年9月,葉竹盛與多位藝術家承租的北投畫室兼倉儲空間發生意外火警,當時人在畫室裡的葉竹盛幸運逃出,但畢生心血幾數盡毀,損失難以估計,遭受作品與工作室燒毀的變故讓藝術家情緒低落,有一段時間更關掉手機、不接任何訊息,以便讓自己能夠沈澱與消化心緒。

 
+ more +

展覽目擊

鹽埕黑白切

從高雄七賢路拓寬的20米大道中轉入充滿舊鹽埕味道的新樂街,有著時光錯置的想像。停留於此如同時間停滯在40年前或者更早,那是鹽埕還稱之為大溝頂的時代,是全台第一家有最時髦的電動手扶梯的大新百貨公司時代,是集結眾多攤商年輕女子必來集合市場朝聖的時代。在那新樂街上保存著高雄繁榮時尚的記憶,是老高雄的共同記憶。

 
+ more +

封面故事

平衡的美麗 The Beauty of Balance

隨著當代藝術的發展,中國寫實油畫創作出現了從創作觀念、創作手法上的諸多變化。其最顯著的特徵是,寫實油畫的創作在堅持對社會現實關注反映的同時,也將寫實發展為某種藝術方式,並在藝術的內在發展邏輯中找到了依據和空間。

 
+ more +

藝術廣角鏡

《美術手帖》 畫家與戰爭

Painters and the War

正如上個月提過,今夏日本有許多紀念戰後70年的展覽與活動,而戰後第三年創刊的《美術手帖》也不例外;總編輯岩渕貞哉(Teiya Iwabuchi)在前言中提及,在戰時唯一發行的美術類雜誌《美術》曾規畫過「陸軍作戰記錄畫」專題並積極參與政治宣傳,且坦承自己也站在這些「戰爭畫」歷史的延長線上。

 
+ more +

藝術市場

傳承藝術25周年精品展

傳承藝術中心成立已邁入1/4個世紀,特別舉辦「傳承藝術25周年精品展」,這個里程來自於創辦人張逸群25年前事業的轉向。

 
+ more +
 

展覽查詢

  •  
  + 今日典藏推薦展覽 +

會員專區


記住我的帳號

精選專題

為什麼還需要美術館?

顯影物:當代攝影裝置

騷亂中的沉默之聲

柏林圍牆倒塌 25 週年後記

藝術做為生活的必須

離座映畫 電影的展示與離席

聲音之中 策展之上

台南‧當代藝術串門

職場入門學:藝文求才需求調查首度公開

尋找當代舞蹈的新規則

24天的民主課 服貿爭議特別報導

雲端知識陣譜

現代性的音景返響

版畫藝術的當代切面

台灣藝術村 歲初總體檢

交會獅城的東南亞當代藝術探勘

當收藏做為一種策展

藝術家做為採集者

當代魍魎:藝術的泛靈美學

代謝派─日本前衛建築運動

百科殿堂 第55屆威尼斯雙年展完整報導

藝術職場的工作術

當代水墨新視野

歐洲重要嗎?

日本後311的振興、重生與省思

展覽之外 美術館的潛在經濟力

「私有」與「共享」

冬日.讀冊

從收藏的起源到自由市場的影響

典藏廿年 綜觀台灣當代藝術

現代怪獸/想像的死而復生

2012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特別報導

倫敦奧運 再起風雲

第13屆德國卡塞爾文件展

藝術畢業生 必備生存指南!!

東進香港 國際浪潮下的藝廊盛世?

區域轉型─能量再生與空間治理

關注國寶藝術家

2011年度回顧 關鍵事+藝術家私房推薦展

總統,您的文化政策是什麼? 12位專家給台灣文化未來

全景.李希特 GERHARD RICHTER PANORAMA

南進中國 當代藝術第二城廣州 vs 成都

啟迪ILLUMInations 2011威尼斯雙年展

當藝術走上街頭

本月專題

關注國寶藝術家

意外的獨行者

再現前輩藝術家─看公立美術館典藏思維

郭江宋:藝術品修復是為了延長畫作生命

張元鳳:整合不同機制的資源

東之畫廊:那些年,與前輩畫家胼手起家的時代

印象畫廊:聚焦台灣承先啟後的藝術家

尊彩藝術中心:談藝術,先肯定本地的價值

從現在到永續─他山之石看藝術家的量身經營

 

意外的獨行者

台灣私人美術館經營闢徑

 

單一藝術家美術館(single artist museum),或稱私人美術館,指的是以一特定藝術家作品為主要收藏、展示對象的美術館。據1990年代出版統計,單在歐美等地,私人美術館的數量就高達450餘間,從德拉克洛瓦(Eugene Delacroix)、莫里斯(William Morris)、羅丹(Augeuste Rodin)、梵谷(Vincent Willem van Gogh)、慕夏(Alphonse Mucha)、孟克(Edvard Munch)、馬諦斯(Henri Matisse)、杜菲(Raoul Dufy)、畢卡索(Pablo Ruiz Picasso)、夏卡爾(Marc Chagall)、米羅(Joan Miro)、馬格利特(Rene Magritte),到沃荷(Andy Warhol)、野口勇(Isamu Noguchi)、歐姬芙(Georgia O’Keeffe)、橫山大觀(Taikan Yokoyama)、徐悲鴻、齊白石,都有專屬的私人美術館。僅以畢卡索一人為例,即至少在馬拉加(出生地)、巴塞隆納(啟蒙地)、及巴黎(成名地)三處設有私人美術館,如把紀念館性質的場域考慮進去,像只展示複製品的墨西哥卡蘿(Frida Kahlo)故居等,數目當更為可觀。

李澤藩│西門教堂附近 49x108cm 1982 李澤藩美術館提供

台灣私人美術館發展也很蓬勃,前輩藝術家梁鼎銘、張大千、吳梅嶺、陳澄波、郭柏川、李梅樹、楊三郎、席德進、李石樵、趙二呆、楊英風、陳進、李澤藩等個人或親友都曾先後籌畫過美術館或故居開放,尚孜孜創作的朱銘,也有佔地遼闊的朱銘美術館。事實上,台灣現有私人美術館,幾乎全為私人創建,頗為獨特,私人美術館對藝術家作品的曝光和市場,都有很大的影響,但獨立經營的私人美術館,在純粹性之餘,也有很多現實面上的考驗亟待克服。

基金會的籌措

台灣早在日治時期,即有台南博物館及總督府博物館的設立,自1927年起並由官方連續16屆辦理美展,但台灣美術館及藝術產業的形成,進展卻很緩慢。「二次大戰」結束後3、40年間,在展出空間方面,仍以綜合性空間為主,如台北中山堂、台灣省立博物館(今國立台灣博物館)、新生報新聞大樓、美而廉畫廊、歷史博物館、台北美國新聞處、國軍藝文中心、省立台中圖書館、省立五個社會教育館等地都是重要展出場地,連總統府、教育部、中國電影文化城等,也曾權充展場。不僅專業展示場域缺乏,系統性的收藏制度也尚未建立,只能倚賴「全省美展」和「台陽美展」等展覽,發揮官方代美術館的功能,由政府出資收藏得獎作品,也提供民眾購買的平台。如陳澄波的《製材工廠》、李梅樹的《星期日》都是在1946年第一屆省展時,由蔣介石伉儷定買;楊三郎的《殘夏》則由當時的軍政部定買。但畢竟蒐藏風氣未開,而藝術第一、第二市場的發展,更是遲至1970年代,春秋、龍門、阿波羅畫廊、春之藝廊等成立,及1981年太極畫廊舉辨國內第一次美術品拍賣展,才略具規模。1983年,台灣第一座現代美術館—台北市立美術館開館;1988年,台灣省立美術館加入行列(今國立台灣美術館),同時,股市起飛,帶動經濟發展,畫廊數目激增,台灣藝壇正式進入百花齊放時期。

在政府及民間藝術產業機制尚未趨健全前,藝術家與市場關係不甚密切;藝術作品無法有組織的被推廣,藝術家或其家族手上也仍有大批作品,但如此疏簡的狀態,反而意外培養出台灣民間獨立私人美術館及紀念館興旺的景象。現張大千的摩耶精舍、吳梅嶺的梅嶺美術館和趙二呆的二呆藝館已分別由故宮博物院及地方政府接手管理,然而台灣獨立私人美術館數量、密度之高,仍然非常罕見。

從理論面來看,美術館在大眾心目中,始終都是把藝術史具體化的學術殿堂;展示或典藏特定藝術家的作品,就是肯定其在藝術版圖上的份量。而私人美術館因為只有單一藝術家,可以盡量將張力極大化,包括選擇與藝術家地緣深厚之處設館;在陳列、研究上對藝術家的語彙和生平做更細緻的勾勒等,對藝術家的聚光程度,因此還要較總合美術館更上層樓。但獨立私人美術館成立,有其基本門檻,依台灣現行法令,只有法人團體方可申請成立美術館或博物館,基金會的設立也就成為考慮設館前必要的先行步驟。

陳澄波│五里湖 91x116.5cm 1931 財團法人陳澄波文化基金會提供

陳澄波│女人 72.5x60.5 cm 1931 財團法人陳澄波文化基金會提供

在這幾位有紀念基金會或館舍的前輩藝術家中,輩分最高,際遇也最不尋常的當屬陳澄波(1895-1947,嘉義人)。陳澄波31歲時以《嘉義街外》入選日本帝展,是台灣西畫第一人,1947年於「228事件」中不幸殉難,得年52歲。陳在生前曾對家人說「我留下來的圖畫以後會庇佑你們,使你們生活改善」,但在白色恐怖年代,其人其作品,幾成禁忌,遺作全賴家人細心保存。

1999年,陳澄波子女為繼承父志,以提昇台灣藝術發展,進軍國際畫壇為目標,設立「財團法人陳澄波文化基金會」,旨在「舉辦台灣本土藝術文化之各項活動,鼓勵參與台灣本土藝術前輩畫家作品之維修,及出版及獎助陳澄波畫作風格之研究及發展」。2004年,由陳澄波長子陳重光擔任董事長的「財團法人嘉義市228紀念文教基金會」,又在嘉義設立「陳澄波228文化館」,於館內及嘉義重要景點陳列陳澄波複製畫及228事件文獻;陳重光亦捐出2,800多件文物,包括素描、照片、書簡、所用畫筆、收藏的明信片等予嘉義市立博物館三樓陳澄波紀念區。至於原作方面,目前陳氏後人仍無定點展示計畫,主要以不定期借展方式和外館合作,如去年底起,協同正修科技大學辦理「再現澄波萬里-陳澄波作品保存修復特展」、在高雄市市立美術館舉辦「切切故鄉情:陳澄波紀念展」,又與台北市立美術館合辦「行過江南-陳澄波藝術藝術探索歷程」等,爭取曝光,也讓美術館觀眾有親炙作品的機會。

1948年抵台,比陳澄波活躍時期整整晚一個世代的席德進(1923-1981)。也是借重基金會來完成藝術理念的傳承。席德進曾遍遊歐美數千座美術館,主張「無論任何複製品或影片」,都無法傳達原作給人「崇高、奇妙的震撼」。其身後作品處置雖有部分油畫、水彩贈予台北市立美術館,但數千件遺產的管理,主要交予他病危時,緊急由友人在病榻邊成立的「財團法人席德進基金會」,席德進另捐助基金350萬元及房屋一棟,以俾行事。基金會原有成立私人美術館的想法,但因財務實在非常吃緊,1989年,乃依席氏遺願:「如有公立美術館能設席德進作品專室永久陳列時,得由委員會同意轉移之」,將塵封多時的水墨、油畫、書籍、民藝品、幻燈片、個人收藏名家作品及畫室一間等,全數捐贈台灣省立美術館,「而使席德進的遺產成為社會公眾的財產,並使其萬古千秋地流傳下去」。此後,美術館的確不負所託,重新裱裝、修復舊作,舉辦數次席德進紀念展,又與基金會合作,著手整理蔓大龐雜的資料,出版印製席德進紀念全集六冊,為席德進的藝術,提供一套完整的索引及著述。

私人美術館的成立

張啟華│旗后福聚樓 1931 張啟華文化藝術基金會提供

單是保存維護就是很大的實務考驗,由基金會更進一步而成立的獨立美術館,如李梅樹、楊三郎和李石樵美術館,工作顯然只有更加艱鉅複雜。李梅樹(1902-1983),出生長於三峽,主持三峽祖師廟重建,又出任民意代表,深耕地方,因擔任大學教職多年,無直接經濟壓力,生前就「很少賣畫、很少展覽,想要自己的作品好好留在身邊」。1990年,由家人自籌資金於三峽設立李梅樹紀念館,並由三子李景暘、李景光、李景文共同捐款200萬,成立「李梅樹文教基金會」,以「發揚李梅樹先生遺志推廣美術教育暨台灣文化精神為宗旨,藉助李梅樹紀念館所藏之各項美術品及文物,定期公開展出,以供各種美術研究與教學之用」。紀念館現址位於三峽一新建社區大樓內,但展出內容是台灣地方文化館中少見的真跡原作,且距祖師廟及李梅樹生前寫生的溪邊不過各十數分鐘步行路程。

同樣的,楊三郎美術館也座落於與楊三郎(1907-1995)最具地緣關係之處。楊氏出身世家,其父的蘭菊園,即今新北市網溪別墅,是日治時代著名的庭園。楊三郎年輕時雖曾赴日、法深造,但1950年代後搬回祖屋,終身居住於此。楊三郎美術館就是1990年楊三郎在佔地600坪的別墅中,斥資興建的六層樓建物,其中一樓展示的是晚年時期的大件油畫,也是他自認的畢生代表作;二、三、四樓展示的是最後一次出國寫生時在德國完成的作品及較小型的畫作等等,五樓主要展示楊妻許玉燕的作品。

李石樵美術館則另闢蹊徑,選址於台北市東區畫廊集中地阿波羅大廈三樓,由李石樵美術館基金會主持,館藏包括李石樵(1908-1995)歷年創作精華,如日治時代帝展參展得獎作品等,館內並留有特定空間專供青年藝術家申請展出使用。至於提倡在台南成立美術館不遺餘力的郭柏川(1901-1974),在女兒郭為美的奔走下,其台南市公園路市定古蹟故居已整頓完成,於2010年秋天起對外開放。數年前,郭為美曾捐出大批父親畫作予北美館及國美館,但因房舍產權問題仍與國防部協調中,其餘舊作現尚寄存於公立美術館典藏庫,暫無合璧打算。

經營的挑戰

張萬傳│淡水風景 1988 張萬傳網路美術館提供

以上幾個台灣的案例,大略可分為作品借展、捐贈或成立美術館、紀念館的方式,各有其在藝術推廣上的著力點,但可以適時量力兼採借展、捐贈和固定空間作品展示的私人美術館,顯然靈活性和專注度最高。而這些美術館所聚焦的藝術家也都是台灣藝術史上舉足輕重的人物:李梅樹的《星期日》在1936年以天價20萬元售出;2005年,前國民黨主席連戰赴中國破冰之旅所帶的禮物為楊三郎的《野柳奇岩》,而李石樵是首獲日本新文展免審查榮譽的台籍畫家。因為三位藝術家都曾刻意惜售,台灣美術館入場時機又較慢,他們的作品在公立美術館也不多見,私人美術館的開放因此特別富有教育意義;大量展示,也有助於深度研究、論述進行。從供需原理來看,私人美術館尚有正面穩定作品市價的功能,如楊三郎於美術館開幕前所辦的最後幾檔展,在市場流通量即將減少的預期及美術館的光圈效應下,畫價就地喊漲,所以美術館和成交價也有互相加持的效果。但事實是,李梅樹美術館多年慘澹經營,楊三郎、李石樵美術館也曾陸續在不同管道,表達過經營上的難處,目前亦都處於較沉寂的階段,只限預約參觀。這些體現藝術家真實與創作交疊的舞台,為何不受體制青睞,在館務和財務上,又是哪裡遇到窒礙?

在館務上,楊三郎伉儷和李石樵本人都親自參與館舍設立,對館內燈光、畫框等也都有所堅持,但在行政上,就比較缺乏博物館學的全面制式化。其實三館都有足夠腹藏,北美館數次<

 

今藝術 / 234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