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期 2015年12月號本期封面

新聞.藝訊板塊

以畫助學,陳永模捐畫義賣

「佛經裡所說,布施有財布施、法布施;一句好話、一杯開水、一顆好心,都是布施。」台灣水墨藝術家陳永模,詩書畫印兼善,因女兒就讀宜蘭公辦民營之「人文中小學行動高中」,近期受邀延聘擔任校內「人文展賦教育基金會」董事長,此職位為無給職且需籌募經費,責任重大。

 
+ more +

展覽.博物館

北京故宮「普天同慶─清代萬壽盛典展」

豪華宮闕裡的藝術珍寶

今年是故宮博物院九秩華誕,為此舉辦了一系列的展覽助慶,其中「普天同慶─清代萬壽盛典展」是一項超級重磅展覽,在故宮博物院整體改造完成後的午門正樓及首次亮相的東、西雁翅樓展出,自10月10日開幕,預計2016年1月10日閉展。

 
+ more +

現象.觀點

大家一起提昇,這才叫玩(下)

伍坤輝,一位生產好墨、推行好硯的使者

墨之外,硯台情況也是一樣,伍坤輝因為不忍心看到台灣人老是使用魚目混珠的劣質品,在愈加深入了解之後,發心將好硯台引進台灣...

 
+ more +

拍賣

2015中國嘉德北京秋拍市場報導

精耕細作,市場緩步微調

10月初,香港首輪秋拍,香港蘇富比、保利香港及中國嘉德(香港)三大巨頭分別繳出26.69億、9.14億和1.97億港元的總成交額,相較去年或前季的成績均出現下滑衰退的情形,顯見當前市場仍處於保守觀望階段。

 
+ more +

考古.展訊

伊犁發現疑似用煤遺跡用煤史,再往前推

古老的用火者?

近日,考古人員在新疆伊犁哈薩克自治州尼勒克縣吉仁台溝口遺址,發現大量煤灰及尚未燃盡的煤塊,顯示該遺址先民很可能使用煤炭。

 
+ more +

專題.特輯

鄭州商城王祀坑銅器簡介

鑄鼎象物-神祕瑰麗的青銅器

鄭州發現的三座銅器坑純屬偶然,也頗具雷同性,都屬於施工發現,考古人員遂後進入清理,除南順城街的稍具科學性,張寨南街與向陽回族食品廠的銅器坑都被施工破壞得差不多了,考古人員僅能瞭解到銅器都放在灰坑內,距地面約5公尺,這樣就引來了銅器坑的性質探討...

 
+ more +

收藏.鑑賞.人物

瀋陽故宮博物院副院長 李理 細數古今

輕解瀋陽故宮神祕面紗

今年適逢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和北京故宮博物院成立90週年,兩岸故宮慶祝活動不斷,各項特展如馬拉松般接續登場,為中國古代藝術圈增添熱鬧與喜慶。

 
+ more +

動態.論壇

第11屆典亞藝博現場紀實

香港的世界品牌

杯觥交錯,鎂光燈閃個不停,第11屆典亞藝博於10月3日舉行貴賓預展暨開幕酒會,10月4~7日假香港會議展覽中心盛大展開。

 
+ more +
 

展覽查詢

  + 今日典藏推薦展覽 +

會員專區


記住我的帳號

相關文章

從東京國立博物館藏孔雀明王圖 談佛教東傳之歷史

中山樓五十年,璀璨獨領先!所長吳明珏導覽,珍貴書畫大曝光

中山樓50週年樓慶記──兼談季康屏風修復案

話說季康(1911~2007)

潛思維.逍遙遊 張光賓的學行記痕

王惠文╳黃勤心,台灣古琴文化推廣急先鋒

〈米芾樂兄帖.題跋〉的出現談〈樂兄帖〉在日本流傳經過

北歐王國的東方品味

清宮玻璃的發展與瀋陽故宮玻璃畫藏品

斲琴家鄭德宣談古琴的製作、修復與鑑賞(下)

斲琴家 鄭德宣 談古琴的製作、修復與鑑賞(中)

張大千舊紙故事

斲琴家鄭德宣談古琴的製作、修復與鑑賞(上)

專訪國立故宮博物院院長林正儀

專訪國立歷史博物館長張譽騰

中國藝術去哪兒

瀋陽故宮博物院副院長 李理 細數古今

陝西寶雞青銅器博物院藏西周〈何尊〉

談印泥二三事

與毛筆一起修行(下)

20世紀中國傳統水墨畫的現代性

史蒂文.瓊肯家族的中國書畫收藏

放寬藝術的視界

專訪北京保利中國古代書畫部總經理尚顥

瀋陽故宮藏清宮像生盆景欣賞

中研院史語所院士臧振華談古物分級

知識OUT、價值IN,向漢寶德致敬

國家圖書館特藏文獻組主任俞小明談國圖善本古籍的分級工作

從實用到裝飾──談瀋陽故宮院藏乾隆御題、製詩掛屏(下)

從實用到裝飾──談瀋陽故宮院藏乾隆御題、製詩掛屏(上)

專訪國立故宮博物院發言人金士先談故宮古物分級

《有象列仙全傳》插圖在中日的傳播與影響

專訪文化部文化資產局古物遺址組科長蔡美麗

法國塞弗爾御窯的一套〈中國式鏤空茶具組〉

收藏.鑑賞.人物

從東京國立博物館藏孔雀明王圖 談佛教東傳之歷史

孔雀明王,自東瀛來

 

2014年的夏天,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的藏品出國到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及九州國立博物館展出,日本民眾為之瘋狂,排隊6小時只為能親眼看到傳說中的〈翠玉白菜〉及〈肉形石〉。這次的展出,是三大博物館之間菁華的交流,禮尚往來而催生了「日本美術之最:東京.九州國立博物館精品展」,2016年12月10日起在故宮南院院區展出。來台展出的文物中有繪畫、佛教雕刻、陶瓷、漆器與善本古籍,許多是專家評鑑的「國寶」、「重要文化財」與「重要美術品」,而最受矚目的要屬佛教繪畫中〈孔雀明王像〉(圖1),這是東京國立博物館從未外借的國寶展品。(編按:〈孔雀明王像〉訂於1月25日至3月5日第二檔期展出)

<!--img01-->

台灣民眾對「孔雀明王」的印象,應該源自於日本。從1985年日本集英社出版的漫畫雜誌連載相關題材的漫畫《孔雀王》、《孔雀王.退魔傳》、《孔雀王.曲神紀》,以及1992年連載的《鬼神童子》,這兩部經典漫畫都曾在當時台灣漫畫界掀起一股熱潮,相信1980~1990年代的青年學子不會陌生;再則,前往日本旅遊的國人,在朝聖的京都奈良各地古神社寺廟、博物館時,隨著蒐集寺廟御朱印的流行,不少人都鈐拓孔雀明王的朱印,使孔雀明王或多或少在異鄉遊客腦中留下影像。不過,這些影像也使人常誤認為孔雀明王是專屬於日本密教神祇。明王形象一直是彪悍凶相,而孔雀明王則是騎乘在孔雀身上,有著慈祥面容的容顏,並擁有著不同於其他神祇的孔雀羽背光,散發著富貴華麗、雍容尊貴的形貌。

孔雀明王(Mahāmāyūrī)其信仰的源頭最初來自於印度對孔雀的自然崇拜。起因是印度境內毒蛇很多,自古以來因蛇咬中毒而死的不計其數,然而孔雀能食毒蛇,是蛇的天敵,在自然崇拜上被解讀為擁有解蛇毒、防護自身安全的能力,在印度原始信仰擁有特殊的地位。公元1世紀前後,印度佛教進入了雜密時期,古老印度民間信仰逐漸與佛教融合,這位古印度民間信仰神格化的孔雀神祇,便在這時與釋迦牟尼佛產生了不解之緣。

<!--img02-->

<b>孔雀明王與釋迦牟尼佛之關係</b>

在新疆庫車出土最早的孔雀明王經梵文本──4~6世紀鮑威爾寫本(圖2),描寫著釋迦牟尼佛與孔雀的故事,釋迦牟尼佛在過去世曾經是菩薩投胎的金曜孔雀王,住在印度北部雪山的南面,因為羽翼華美,引起國王覬覦,國王發出豐厚的獎賞請獵人去抓孔雀王,孔雀王為了防護自身安全,早晚誦讀〈孔雀明王陀羅尼〉(咒語),始終維繫身心安穩。有一次因為忘記誦此陀羅尼,與眾多孔雀綵女在山林中遊戲,貪欲歡愛,放逸昏迷,因而誤入獵人所設的陷阱裡,被縛之時,又憶本正念,持誦此咒而得解脫,其眷屬亦安穩無恙。

而在寫本的另外一個故事中,這時的釋迦牟尼已成佛,擁有許多跟隨祂的弟子。有一天,一位剛出家不久的莎底比丘,為大家準備洗澡的柴薪時,被枯木中鑽出的毒蛇咬傷而中毒,莎底毒氣纏身,眼睛翻白,口吐白沬,眼看就要悶絕於地。阿難見狀快步去找釋迦牟尼佛求救,佛就告訴阿難可誦讀〈孔雀明王陀羅尼〉,稱其有大威力,能滅一切諸毒,怖畏災惱,攝受覆育一切有情,獲得安樂。阿難即持此孔雀明王法,來解除莎底比丘的蛇毒,使其解脫痛苦。然後,佛以這個因緣而說孔雀明王經咒,勸令阿難普告眾生受持流通,希望一切有情離諸憂惱,得福無量,常獲安樂。

一位神祇的背後總有其事蹟,這建構了祂的生命力、形象、能力以及核心價值,使人們可以對其抱有強烈的夢想和信任。這兩個故事闡釋了孔雀明王與釋迦牟尼佛的關係,使人深信孔雀王即為釋迦牟尼佛的前世,〈孔雀明王陀羅尼〉為釋迦牟尼佛使用的有效咒術,具有 ...(更多精采內容,請見當期《典藏.古美術》)

 

古美術 / 292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