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期 2015年12月號本期封面

新聞.藝訊板塊

以畫助學,陳永模捐畫義賣

「佛經裡所說,布施有財布施、法布施;一句好話、一杯開水、一顆好心,都是布施。」台灣水墨藝術家陳永模,詩書畫印兼善,因女兒就讀宜蘭公辦民營之「人文中小學行動高中」,近期受邀延聘擔任校內「人文展賦教育基金會」董事長,此職位為無給職且需籌募經費,責任重大。

 
+ more +

展覽.博物館

北京故宮「普天同慶─清代萬壽盛典展」

豪華宮闕裡的藝術珍寶

今年是故宮博物院九秩華誕,為此舉辦了一系列的展覽助慶,其中「普天同慶─清代萬壽盛典展」是一項超級重磅展覽,在故宮博物院整體改造完成後的午門正樓及首次亮相的東、西雁翅樓展出,自10月10日開幕,預計2016年1月10日閉展。

 
+ more +

現象.觀點

大家一起提昇,這才叫玩(下)

伍坤輝,一位生產好墨、推行好硯的使者

墨之外,硯台情況也是一樣,伍坤輝因為不忍心看到台灣人老是使用魚目混珠的劣質品,在愈加深入了解之後,發心將好硯台引進台灣...

 
+ more +

拍賣

2015中國嘉德北京秋拍市場報導

精耕細作,市場緩步微調

10月初,香港首輪秋拍,香港蘇富比、保利香港及中國嘉德(香港)三大巨頭分別繳出26.69億、9.14億和1.97億港元的總成交額,相較去年或前季的成績均出現下滑衰退的情形,顯見當前市場仍處於保守觀望階段。

 
+ more +

考古.展訊

伊犁發現疑似用煤遺跡用煤史,再往前推

古老的用火者?

近日,考古人員在新疆伊犁哈薩克自治州尼勒克縣吉仁台溝口遺址,發現大量煤灰及尚未燃盡的煤塊,顯示該遺址先民很可能使用煤炭。

 
+ more +

專題.特輯

鄭州商城王祀坑銅器簡介

鑄鼎象物-神祕瑰麗的青銅器

鄭州發現的三座銅器坑純屬偶然,也頗具雷同性,都屬於施工發現,考古人員遂後進入清理,除南順城街的稍具科學性,張寨南街與向陽回族食品廠的銅器坑都被施工破壞得差不多了,考古人員僅能瞭解到銅器都放在灰坑內,距地面約5公尺,這樣就引來了銅器坑的性質探討...

 
+ more +

收藏.鑑賞.人物

瀋陽故宮博物院副院長 李理 細數古今

輕解瀋陽故宮神祕面紗

今年適逢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和北京故宮博物院成立90週年,兩岸故宮慶祝活動不斷,各項特展如馬拉松般接續登場,為中國古代藝術圈增添熱鬧與喜慶。

 
+ more +

動態.論壇

第11屆典亞藝博現場紀實

香港的世界品牌

杯觥交錯,鎂光燈閃個不停,第11屆典亞藝博於10月3日舉行貴賓預展暨開幕酒會,10月4~7日假香港會議展覽中心盛大展開。

 
+ more +
 

展覽查詢

  + 今日典藏推薦展覽 +

會員專區


記住我的帳號

相關文章

從桃機撤櫃談博物館商店經營對 博物館與文創發展的影響

就要活生生的中國藝術

面對中國藝術,我們看到了什麼?

振興藝術市場, 不是只剩下錢

堅實文化,才是市場最有力的支撐

揮動美學教育大旗.傳統藝術文化有救星

藝術‧創新,為哪樁?

為保存台灣傳統工藝開方

惟有愛能超越一切

文化底蘊,超越時空、亙古常新

台灣書畫手工紙, 不敢想未來(下)

台灣書畫手工紙, 不敢想未來(上)

厚植台灣文化力,從故宮南院談提振中華傳統的期許

市場新未來,中低價位拍品銜命出征

日常,就是經典、就是藝術

經濟新常態,拍市數據全面下修

大家一起提昇,這才叫玩(下)

是時候,該重建藝術文化地基了

藝術是讓你做自己

大家一起提昇,這才叫玩(上)

當篆刻遇上政治

面對藝術,靜下來

其實,我們正在失去中國藝術

安思遠名人效應強,市場巨量新錢湧現

捐出去,才是你的!

于右任摩崖石刻群,急待救援

中研院史語所傅斯年圖書館館長劉錚雲談傅圖的古物分級

大英國協的明代藝術政治學

自己成主角,讓文物活過來

在心裡留一個位置給藝術

中國藝術,在科技世界示現真理

舊台北考棚開發案,台灣文人文化復甦新契機

面對藝術,其實是面對自己

文化的勇者

中國藝術收藏精神,節約又環保

十億元雞缸盃之外,你所沒有看到的事

你也可以有你的木林森計畫

一個只聚焦在手段的時代

從藝術裡尋找真正的財富

消失中的古董交易文化

古董VS網路,相容?不相容!

這不是龜毛,而是相互尊重

最新玉器鑑藏標準,照過來!

現象.觀點

文化底蘊,超越時空、亙古常新

 

 

對中國藝術市場有所留意的人必然會發現,近幾年來因中國買家踴躍進場,鎏金銅佛的市場熱鬧滾滾,即使在市場盤整期開始,當其他項目皆偃旗息鼓之際,仍一枝獨秀屢開紅盤,成交價高者可從港幣/人民幣數千萬元到上億元,從明清宮廷造像一路賣到西藏和喜馬拉雅藝術風格的造像,或說此一市場現象是基於宗教信仰之故,但去年(2015)便見到即使是工藝最精細的明代永樂宮廷造像,也因高昂的估價而鎩羽而歸,可見之前鎏金銅佛市場熾熱的真正原因更多是出於佛像有相當的數量,而給予了投機者炒作的空間。

當佛像價格大幅飆漲之際,一位具有宗教信仰的古董商便曾對筆者感嘆道,現在佛像貴成這樣、連想買一尊來拜都沒有辦法而徒呼負負。筆者明白古董商所要表達的重點,但心中卻也浮現另一個聲音,那就是如果對佛教史有所了解的話,其實會知道最初的原始佛法/宇宙真理是沒有形象的,是不拜偶像的,自然也沒有儀軌及其衍生出的種種法器,而真正深入佛法則會明瞭佛法對於物質與名相並不執著,執著之只是令人徒增煩惱,學習佛法的重點在於面對自己的內心、去學習宇宙真理並在日常生活中加以實踐。後世衍生出種種形象、造像,目的也是為了傳法,然而隨著時間推移,後人便漸漸忘記了如此初衷與佛法所從出之宇宙自然此一實相本身,反而將重心放在諸種表相和名相上,在愈鑽愈深愈細之後脫不了身、甚至只落在名利權位等更不相干的層面上,完全失去了佛像流傳至今所蘊含的重要意義與價值。

佛像是佛法的表徵,包含佛教文物在內的中國藝術則是中國文化的表徵,佛像在今日只淪落為炒作獲利的工具和雕塑藝術的擺件,而未能發揮其傳布佛法之角色與任務的現象,只不過是我們今日面對中國藝術卻未能進入其根源母體──中國文化本身一個具體而微的例子。《中庸》第一章中便說:「道者也,不可須臾離也;可離,非道也。」宇宙真理/道是無所不在的,包括人在內的萬物就在道之中,道是遍滿萬物的體內與體外,如同魚生活在水之中一樣,是不能片刻離開的,只要能離開的就不是道/宇宙真理。中國藝術和中國文化就如同萬物與道、魚和水的關係一樣,當我們無法進入中國文化之中、無法從生活的實踐中去深刻體會其內涵,而只將中國藝術如同水裡撈起的魚一般單獨看待時,它的靈魂與生命便消逝了,對它再多的剖析研究、在其上建構出再多的知識宮殿,也已經是兩回事了。

不知是否是基於將中國古代書畫瓷器工藝品看作是歷史文物的緣故,所以歷史成為我們面對中國古代藝術的主要、甚至唯一的角度,然而中國自古以來文史哲不分家,在筆者看來,中國藝術史扮演的角色是為中國古代藝術鋪墊出一個舞台場景,而真正在舞台上演出的靈魂人物,那非體現在中國藝術美感之上、傳達中國文化精神與靈魂的中國古典思想與文學莫屬了,而那也正是最為感動歷朝歷代、海內海外人心的部分,有了精神與靈魂,中國古代書畫瓷器工藝品也才能真正活過來,所以我們如何能偏廢呢。

曾經有位在藝術院校任教、同時也是當代藝術家朋友問過筆者說,中國古代藝術要如何回應我們這個時代的大哉問,曾經為之語塞的筆者現在可以回答了,中國古代書畫瓷器工藝品雖是中國古代文化的遺產,是屬於過去的東西,但其所從出並蘊含的中國文化精神與靈魂、也就是遍布中國經典之中的宇宙真理卻是超越時空、亙古常新的,所以我們如何只發展中國藝術史而不重視奠基於中國思想和文學的中國美學呢?

歷史看似客觀可以依靠,然而一旦不滿足於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的平淡篤實態度,史料必然的不完備,便給予了人聰明巧智操弄的空間,成為了一種詮釋學,基於各自立場或為不同目的而人言言殊。即使研究者力求客觀,但在選擇研究題材和方法時便已經受到自身文化的限制。再者, ...(更多精采內容,請見當期《典藏.古美術》)

 

古美術 / 282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