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期 2015年12月號本期封面

新聞.藝訊板塊

以畫助學,陳永模捐畫義賣

「佛經裡所說,布施有財布施、法布施;一句好話、一杯開水、一顆好心,都是布施。」台灣水墨藝術家陳永模,詩書畫印兼善,因女兒就讀宜蘭公辦民營之「人文中小學行動高中」,近期受邀延聘擔任校內「人文展賦教育基金會」董事長,此職位為無給職且需籌募經費,責任重大。

 
+ more +

展覽.博物館

北京故宮「普天同慶─清代萬壽盛典展」

豪華宮闕裡的藝術珍寶

今年是故宮博物院九秩華誕,為此舉辦了一系列的展覽助慶,其中「普天同慶─清代萬壽盛典展」是一項超級重磅展覽,在故宮博物院整體改造完成後的午門正樓及首次亮相的東、西雁翅樓展出,自10月10日開幕,預計2016年1月10日閉展。

 
+ more +

現象.觀點

大家一起提昇,這才叫玩(下)

伍坤輝,一位生產好墨、推行好硯的使者

墨之外,硯台情況也是一樣,伍坤輝因為不忍心看到台灣人老是使用魚目混珠的劣質品,在愈加深入了解之後,發心將好硯台引進台灣...

 
+ more +

拍賣

2015中國嘉德北京秋拍市場報導

精耕細作,市場緩步微調

10月初,香港首輪秋拍,香港蘇富比、保利香港及中國嘉德(香港)三大巨頭分別繳出26.69億、9.14億和1.97億港元的總成交額,相較去年或前季的成績均出現下滑衰退的情形,顯見當前市場仍處於保守觀望階段。

 
+ more +

考古.展訊

伊犁發現疑似用煤遺跡用煤史,再往前推

古老的用火者?

近日,考古人員在新疆伊犁哈薩克自治州尼勒克縣吉仁台溝口遺址,發現大量煤灰及尚未燃盡的煤塊,顯示該遺址先民很可能使用煤炭。

 
+ more +

專題.特輯

鄭州商城王祀坑銅器簡介

鑄鼎象物-神祕瑰麗的青銅器

鄭州發現的三座銅器坑純屬偶然,也頗具雷同性,都屬於施工發現,考古人員遂後進入清理,除南順城街的稍具科學性,張寨南街與向陽回族食品廠的銅器坑都被施工破壞得差不多了,考古人員僅能瞭解到銅器都放在灰坑內,距地面約5公尺,這樣就引來了銅器坑的性質探討...

 
+ more +

收藏.鑑賞.人物

瀋陽故宮博物院副院長 李理 細數古今

輕解瀋陽故宮神祕面紗

今年適逢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和北京故宮博物院成立90週年,兩岸故宮慶祝活動不斷,各項特展如馬拉松般接續登場,為中國古代藝術圈增添熱鬧與喜慶。

 
+ more +

動態.論壇

第11屆典亞藝博現場紀實

香港的世界品牌

杯觥交錯,鎂光燈閃個不停,第11屆典亞藝博於10月3日舉行貴賓預展暨開幕酒會,10月4~7日假香港會議展覽中心盛大展開。

 
+ more +
 

展覽查詢

  + 今日典藏推薦展覽 +

會員專區


記住我的帳號

相關文章

從東京國立博物館藏孔雀明王圖 談佛教東傳之歷史

中山樓五十年,璀璨獨領先!所長吳明珏導覽,珍貴書畫大曝光

中山樓50週年樓慶記──兼談季康屏風修復案

話說季康(1911~2007)

潛思維.逍遙遊 張光賓的學行記痕

王惠文╳黃勤心,台灣古琴文化推廣急先鋒

〈米芾樂兄帖.題跋〉的出現談〈樂兄帖〉在日本流傳經過

北歐王國的東方品味

清宮玻璃的發展與瀋陽故宮玻璃畫藏品

斲琴家鄭德宣談古琴的製作、修復與鑑賞(下)

斲琴家 鄭德宣 談古琴的製作、修復與鑑賞(中)

張大千舊紙故事

斲琴家鄭德宣談古琴的製作、修復與鑑賞(上)

專訪國立故宮博物院院長林正儀

專訪國立歷史博物館長張譽騰

中國藝術去哪兒

瀋陽故宮博物院副院長 李理 細數古今

陝西寶雞青銅器博物院藏西周〈何尊〉

談印泥二三事

與毛筆一起修行(下)

20世紀中國傳統水墨畫的現代性

史蒂文.瓊肯家族的中國書畫收藏

放寬藝術的視界

專訪北京保利中國古代書畫部總經理尚顥

瀋陽故宮藏清宮像生盆景欣賞

中研院史語所院士臧振華談古物分級

知識OUT、價值IN,向漢寶德致敬

國家圖書館特藏文獻組主任俞小明談國圖善本古籍的分級工作

從實用到裝飾──談瀋陽故宮院藏乾隆御題、製詩掛屏(下)

從實用到裝飾──談瀋陽故宮院藏乾隆御題、製詩掛屏(上)

專訪國立故宮博物院發言人金士先談故宮古物分級

《有象列仙全傳》插圖在中日的傳播與影響

專訪文化部文化資產局古物遺址組科長蔡美麗

法國塞弗爾御窯的一套〈中國式鏤空茶具組〉

收藏.鑑賞.人物

與毛筆一起修行(下)

小書齋李曼君談郭明曉的小小作及筆墨莊經營

 

fiogf49gjkf0d
「我把每一枝都當作一個生命,當作一個人,筆是我的語言,表達我對生命的感覺。」──郭明曉/郭小小

兼具匠人與藝術家的智慧

郭明曉為做創作筆,成立自己的工坊,李曼君談到一開始生產創作筆的困境:「為了做創作筆並達到自己的要求,我先生後來有專門請一位師傅來做筆桿,因為每枝筆桿都不一樣、且大小不一,又需特別拉弧線,專門做筆桿的工廠是不願意理會的,因為他們都是要做批量的東西,什麼口徑的刀子都是設定好了的;而為了做我先生的筆桿,還得要特別卸下原先的刀子,總是麻煩許多,因為彼此認識20幾年,有情分在,雖然百般不願意,還不會完全不幫他做,但總是勉勉強強;後來乾脆就自己請一個師傅,畢竟已經決定要做這種創作筆了。」

用生命研磨出的製筆本領是模仿不來的,李曼君舉出曾經發生過的例子:「有了自己的工坊之後,他就負責筆桿創作的構思,像配料要怎麼配、弧度要怎麼拉、掛頭要用什麼顏色、線要怎麼配,有另外的師傅專門在幫他編這些線,分工很細。他很會用人,做狼毫就專做狼毫、做羊毫就專做羊毫,有的是整理羊毛的一把手,有的則拔狼尾的手藝好得不得了。我先生是學徒出身,師傅的功夫好壞,動作一做他就知道了,每個工序他都會,但都沒有他請的師傅功夫好,可是筆毛毛料的搭配只有他懂。有客人買了我先生的筆,拿回去給同行看,去揚州江都找師傅學著做,但做不出來,可能他們以為我先生做的筆好,是因為當地師傅的手藝好;其實根本不是,完全是他調教出來的,而且好師傅只有在他那個車間而已。」

夫妻倆相知相惜,28年來一路隔海相互扶持,李曼君對郭明曉在製筆過程中的艱辛感同身受,對丈夫的才華更有著深深的欣賞,她說:「筆毛怎麼配和字畫有關,也是歷經很多次失敗的心得,因為光用腦袋想和真的要做出來差距很大,那個失敗的挫折感可能是有眼淚都哭不出來。就是慢慢試,發現不對便再重新切毛,勻好了再捲成毛筆筆頭,綁一綁,塞筆桿,沒有黏;寫字畫畫效果不對,丟掉不要,再重新弄,再重新想,不然就坐在那邊想,再寫,然後想是該再加什麼毛?或者是什麼毛太多了?是什麼毛下料下得太下面了?是不是該提上來?那是些微差異,但一差就差很多。有些人認為他的毛筆貴,無法接受,那是因為他們不知道我先生在筆上面花了多少心血。他們以為一枝筆做得好,不過就是毛料買好一點的就可以了,其實不是,那裡面有很多細小的環節,一環一扣,是他們想像不到的,必須要這些細小的環扣沒有失誤,才能做出一枝好筆。他先天有匠人和藝術家的智慧,剛好選了做毛筆,當你要到某個境界,一定要有這兩項特質。」

不歡迎財團介入,最好的贊助就是買筆

不論是小書齋、或者是郭明曉,皆是長期默默在耕耘。李曼君表示:「低調是有原因的,目的是為了不想沾染到財團,如果財團拿一筆錢指定要你做什麼筆,那樣做出來的筆就不會好,我經常跟我先生開玩笑說,你就是因為很窮,所以可以在那邊待著。我們並不希望有錢的老闆來贊助他做筆,因為那樣會被綁住,最好的贊助就是來買我先生的筆就好了。這樣有什麼料就做什麼樣的筆,料多就多做、料少就少做。」

搶在財團進場前辦展,只因擔心好筆和傳統工序不復存在,李曼君提到近期中國市場的變化:「廖雯那麼急著幫我先生辦展覽,是因為中國大陸那邊有一個變化。現在從小學一年級就開始寫書法,聽說已有財團到中國大陸各個做毛筆的地方砸錢搶師傅,他們不怕花錢,因為這個市場太大了。他們可以財大氣粗,可是我們不行啊,我們賣筆拿個人民幣十萬就慢慢的幾個月付一次薪水,財團是一下子拿了人民幣四、五億給一個廠,然後開始 ...(更多精采內容,請見當期《典藏.古美術》)

 

古美術 / 275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