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期 2015年12月號本期封面

新聞.藝訊板塊

以畫助學,陳永模捐畫義賣

「佛經裡所說,布施有財布施、法布施;一句好話、一杯開水、一顆好心,都是布施。」台灣水墨藝術家陳永模,詩書畫印兼善,因女兒就讀宜蘭公辦民營之「人文中小學行動高中」,近期受邀延聘擔任校內「人文展賦教育基金會」董事長,此職位為無給職且需籌募經費,責任重大。

 
+ more +

展覽.博物館

北京故宮「普天同慶─清代萬壽盛典展」

豪華宮闕裡的藝術珍寶

今年是故宮博物院九秩華誕,為此舉辦了一系列的展覽助慶,其中「普天同慶─清代萬壽盛典展」是一項超級重磅展覽,在故宮博物院整體改造完成後的午門正樓及首次亮相的東、西雁翅樓展出,自10月10日開幕,預計2016年1月10日閉展。

 
+ more +

現象.觀點

大家一起提昇,這才叫玩(下)

伍坤輝,一位生產好墨、推行好硯的使者

墨之外,硯台情況也是一樣,伍坤輝因為不忍心看到台灣人老是使用魚目混珠的劣質品,在愈加深入了解之後,發心將好硯台引進台灣...

 
+ more +

拍賣

2015中國嘉德北京秋拍市場報導

精耕細作,市場緩步微調

10月初,香港首輪秋拍,香港蘇富比、保利香港及中國嘉德(香港)三大巨頭分別繳出26.69億、9.14億和1.97億港元的總成交額,相較去年或前季的成績均出現下滑衰退的情形,顯見當前市場仍處於保守觀望階段。

 
+ more +

考古.展訊

伊犁發現疑似用煤遺跡用煤史,再往前推

古老的用火者?

近日,考古人員在新疆伊犁哈薩克自治州尼勒克縣吉仁台溝口遺址,發現大量煤灰及尚未燃盡的煤塊,顯示該遺址先民很可能使用煤炭。

 
+ more +

專題.特輯

鄭州商城王祀坑銅器簡介

鑄鼎象物-神祕瑰麗的青銅器

鄭州發現的三座銅器坑純屬偶然,也頗具雷同性,都屬於施工發現,考古人員遂後進入清理,除南順城街的稍具科學性,張寨南街與向陽回族食品廠的銅器坑都被施工破壞得差不多了,考古人員僅能瞭解到銅器都放在灰坑內,距地面約5公尺,這樣就引來了銅器坑的性質探討...

 
+ more +

收藏.鑑賞.人物

瀋陽故宮博物院副院長 李理 細數古今

輕解瀋陽故宮神祕面紗

今年適逢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和北京故宮博物院成立90週年,兩岸故宮慶祝活動不斷,各項特展如馬拉松般接續登場,為中國古代藝術圈增添熱鬧與喜慶。

 
+ more +

動態.論壇

第11屆典亞藝博現場紀實

香港的世界品牌

杯觥交錯,鎂光燈閃個不停,第11屆典亞藝博於10月3日舉行貴賓預展暨開幕酒會,10月4~7日假香港會議展覽中心盛大展開。

 
+ more +
 

展覽查詢

  + 今日典藏推薦展覽 +

會員專區


記住我的帳號

相關文章

從桃機撤櫃談博物館商店經營對 博物館與文創發展的影響

就要活生生的中國藝術

面對中國藝術,我們看到了什麼?

振興藝術市場, 不是只剩下錢

堅實文化,才是市場最有力的支撐

揮動美學教育大旗.傳統藝術文化有救星

藝術‧創新,為哪樁?

為保存台灣傳統工藝開方

惟有愛能超越一切

文化底蘊,超越時空、亙古常新

台灣書畫手工紙, 不敢想未來(下)

台灣書畫手工紙, 不敢想未來(上)

厚植台灣文化力,從故宮南院談提振中華傳統的期許

市場新未來,中低價位拍品銜命出征

日常,就是經典、就是藝術

經濟新常態,拍市數據全面下修

大家一起提昇,這才叫玩(下)

是時候,該重建藝術文化地基了

藝術是讓你做自己

大家一起提昇,這才叫玩(上)

當篆刻遇上政治

面對藝術,靜下來

其實,我們正在失去中國藝術

安思遠名人效應強,市場巨量新錢湧現

捐出去,才是你的!

于右任摩崖石刻群,急待救援

中研院史語所傅斯年圖書館館長劉錚雲談傅圖的古物分級

大英國協的明代藝術政治學

自己成主角,讓文物活過來

在心裡留一個位置給藝術

中國藝術,在科技世界示現真理

舊台北考棚開發案,台灣文人文化復甦新契機

面對藝術,其實是面對自己

文化的勇者

中國藝術收藏精神,節約又環保

十億元雞缸盃之外,你所沒有看到的事

你也可以有你的木林森計畫

一個只聚焦在手段的時代

從藝術裡尋找真正的財富

消失中的古董交易文化

古董VS網路,相容?不相容!

這不是龜毛,而是相互尊重

最新玉器鑑藏標準,照過來!

現象.觀點

大英國協的明代藝術政治學

看穿Ming Vase之外

 

英國愛丁堡國立蘇格蘭博物館「明朝:黃金帝國(Ming:The Golden Empire)」展覽宣傳海報。

明永樂皇帝之女安成公主墓1957年出土的〈釉裡紅歲寒三友圖梅瓶〉,南京博物院藏。

今日我們生活在一個展覽功能超越了作為觀眾與藝術品相遇之難得場合的時代。現今的博物館展覽在各個層面看來,皆可視為是一個EVENT(沒有錯,是大寫字母!),儘管有如鑽石桌面般顯而易見,但藝術品的展示只是其中一個層面。展示之外,還包括了品牌營造活動、展覽圖錄、學術研討會、行銷規劃、展覽相關演講,以及教育性、社會性或其他圍繞此一事件所生發出之各種各樣的功能。研究策展人受到其他專家的支援,這些專家包括像是負責展覽實體面向的修復師、設計師、建築師,還有為了主辦機構、城市、甚至國家更大利益之負責架構該事件之行銷和訊息團隊經理們,以及處理贊助、資金和參觀交通方式的負責人等。到底這些中間媒介的過程,將展覽從其最初研究策劃的傾向帶離到多遠及如何影響觀眾?近期英國兩場明代展覽的呈現,在這些議題上提供了有利的比對。

不過在我們開始之前,或許非常適合先提問「為何是明朝?」「為何在所有朝代裡,獨獨這個朝代抓住了西方的想像力?」學者畢宗陶(Stacey Pierson)在《From Object to Concept》(香港大學出版社,2013)將之歸因於全世界對於明朝瓷器的消費,而改變「Ming Vase」、「Chinese Vase」的字義,使之於文學及口語皆等同於珍貴價值的概念。現今中國藝術於全球市場的興起,導致人們尋找「Ming Vase」以爭奪「閣樓裡有錢(Cash in the Attic)」(譯者按,「Cash in the Attic」為英國BBC所製播之節目,由製作單位自需要錢的人家中找出值錢物品好加以變現)。例如2010年拍出5300萬英鎊的清代套瓶,卻於拍後發生買家無法付款的遺憾故事。

而安思遠(Robert H. Ellsworth,1929~2014),一位20世紀最重要的古董商,儘管其經營項目超越中國和明代藝術,還包含了印度、喜馬拉雅以及東南亞藝術,但他仍舊長期被稱作為「明朝之王」,這個簡潔有力的綽號出於其視明代家具為經典標準;安思遠為中國家具所做的,就如數個世紀以來歐洲古董商和消費者為瓷器所做的事:即啟發了一個眼中只有明代藝術的熱情收藏世代。著名的藝術記者Jonathan Jones評論大英博物館明代展覽時,下了一個嚴厲的標題〈明朝狂熱在大英─是時候從我們的著魔中恢復正常了嗎?〉,文章中他質問道:「為什麼我們認為在近現代之前、所有製作於中國的藝術可以濃縮成『Ming Vase』兩個字?」(2014年9月10日《衛報》)Jonathan Jones將之歸因於「明朝」,猶如一種容易辨識之品牌代名詞,此一作法已成為今日為展覽命名的必需品。儘管他提出唐代和宋代是中國文明真正的黃金年代,但他的評論並沒有從任何角度著墨展覽本身,這或許表示他自己也還沒有結束對「明朝」的著魔。

將偏見擱置一旁,讓我們回到展覽本身。愛丁堡國立蘇格蘭博物館「明朝:黃金帝國(Ming:The Golden Empire)」(2014年6月27日至10月19日)和大英博物館「明朝:皇朝盛世50年(Ming:50 Years that Changed China)」(2014年9月18日至2015年1月5日),兩個展覽展出時間重疊一個月,二者無可避免地會受到比較。觀眾會發現,這兩個展皆以由新落成紫禁城為主題、宛若地形學的畫作為開場,建築由前景延伸至不同宮殿庭院。除了由位於英國乘客交通樞紐的兩個博物館所主辦之外(國立蘇格蘭博物館2012年189萬3521人次的參觀人數為倫敦之外最高者;同年大英博物館參觀人數則有670萬1 ...(更多精采內容,請見當期《典藏.古美術》)

 

古美術 / 268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