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期 2015年12月號本期封面

新聞.藝訊板塊

以畫助學,陳永模捐畫義賣

「佛經裡所說,布施有財布施、法布施;一句好話、一杯開水、一顆好心,都是布施。」台灣水墨藝術家陳永模,詩書畫印兼善,因女兒就讀宜蘭公辦民營之「人文中小學行動高中」,近期受邀延聘擔任校內「人文展賦教育基金會」董事長,此職位為無給職且需籌募經費,責任重大。

 
+ more +

展覽.博物館

北京故宮「普天同慶─清代萬壽盛典展」

豪華宮闕裡的藝術珍寶

今年是故宮博物院九秩華誕,為此舉辦了一系列的展覽助慶,其中「普天同慶─清代萬壽盛典展」是一項超級重磅展覽,在故宮博物院整體改造完成後的午門正樓及首次亮相的東、西雁翅樓展出,自10月10日開幕,預計2016年1月10日閉展。

 
+ more +

現象.觀點

大家一起提昇,這才叫玩(下)

伍坤輝,一位生產好墨、推行好硯的使者

墨之外,硯台情況也是一樣,伍坤輝因為不忍心看到台灣人老是使用魚目混珠的劣質品,在愈加深入了解之後,發心將好硯台引進台灣...

 
+ more +

拍賣

2015中國嘉德北京秋拍市場報導

精耕細作,市場緩步微調

10月初,香港首輪秋拍,香港蘇富比、保利香港及中國嘉德(香港)三大巨頭分別繳出26.69億、9.14億和1.97億港元的總成交額,相較去年或前季的成績均出現下滑衰退的情形,顯見當前市場仍處於保守觀望階段。

 
+ more +

考古.展訊

伊犁發現疑似用煤遺跡用煤史,再往前推

古老的用火者?

近日,考古人員在新疆伊犁哈薩克自治州尼勒克縣吉仁台溝口遺址,發現大量煤灰及尚未燃盡的煤塊,顯示該遺址先民很可能使用煤炭。

 
+ more +

專題.特輯

鄭州商城王祀坑銅器簡介

鑄鼎象物-神祕瑰麗的青銅器

鄭州發現的三座銅器坑純屬偶然,也頗具雷同性,都屬於施工發現,考古人員遂後進入清理,除南順城街的稍具科學性,張寨南街與向陽回族食品廠的銅器坑都被施工破壞得差不多了,考古人員僅能瞭解到銅器都放在灰坑內,距地面約5公尺,這樣就引來了銅器坑的性質探討...

 
+ more +

收藏.鑑賞.人物

瀋陽故宮博物院副院長 李理 細數古今

輕解瀋陽故宮神祕面紗

今年適逢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和北京故宮博物院成立90週年,兩岸故宮慶祝活動不斷,各項特展如馬拉松般接續登場,為中國古代藝術圈增添熱鬧與喜慶。

 
+ more +

動態.論壇

第11屆典亞藝博現場紀實

香港的世界品牌

杯觥交錯,鎂光燈閃個不停,第11屆典亞藝博於10月3日舉行貴賓預展暨開幕酒會,10月4~7日假香港會議展覽中心盛大展開。

 
+ more +
 

展覽查詢

  + 今日典藏推薦展覽 +

會員專區


記住我的帳號

精選專題

2015 蟄伏‧蛻變

羊年今富貴

虛齋藏畫 龐萊臣

大英博物館-明皇朝盛世五十年

梅景秘色.吳湖帆

三千大千世界

陶路 景德鎮

福開森(1866~1945)的一生與收藏

神品至寶特別展

我畫中有你,你書中有我

江岸‧送別高居翰 James Cahill │ 1926~2014

拍市是否回暖?猶待春風消息

吉祥 好兆頭

迎春雅賞 中國藝術中的鴨

橫越1200年的中國古畫大賞

考古定窯

十全乾隆:清高宗的藝術品味特展

親愛的,我把范寬縮小了

大收藏家:王季遷C. C. Wang

五嶺之南 藝傳百年

五嶺之南 藝傳百年

繆思的藝術殿堂 天津博物館巡禮

文心,一冊永留傳

兩岸故宮錄

北京秩序感理性築底 大東亞蓄勢待發

無國界的老師──韋陀教授

愛上,大千色

2012 壓軸讚!

金秋上博

翫味雙十

古今跨界─洛神賦不賦

凍齡的科學

亞洲陶瓷海

浙堂課 必修

浙個月 浙派在浙博

IMARI,伊萬里

2011市場大解盤

山水春粧 瀟湘金陵遊

Blue & Green 冷酷藝競 菜馬大對決

文人病

國寶三千年

國寶一零零夜.故事抒

龍泉楓洞岩窯

三宅一生/大漢帝寶Housebook

好印

Super Idol 黃公望

石濤×三場豔遇

七人鑑定小組

古琴OFF學

紙上印花博

清夢波丹2011

編輯部︱診斷室

地下七呎 法門寺

南宋紹興酒歌_角落裡的淺抒情

永宣8大‧品牌故事─朱氏文創帝國

來一帖好牘

遶境魔女,發現西藏

神鬼三國 ENTER

一把刀版畫傳奇

不一樣的江兆申

藏密的奇幻旅程

春虎派對KUSO風

狂戀‧石渠寶笈

出藍寶色浮--汝窯

潮人玩紫砂

今秋雍正夯

本月專題

國寶三千年

天公證實:關鍵人郭則生,就是郭彝民!

三生有幸 ─看見書法國寶

消失的亞醜蘭提斯

1.5億買下金銅佛傳奇!

 

天公證實:關鍵人郭則生,就是郭彝民!

〈寒食帖〉日台流傳的相關焦點人物

 

1987年春、夏之交的某一天,我在台北一家報紙上,看到「國家級文物──北宋蘇東坡手書寒食帖重回故宮」的新聞,知道這大好消息時,也為之興奮了一陣。但我當時並沒有把這件事特別擺在心上,祇認為是喜事一樁而已。

後來引起我對此事發生興趣,並讓我多年盡心盡力打探此事原委,是受到書法家李郁周教授的激發。說來話長,卻又不得不從頭說起。

寶物流轉,動念起因緣

且從十年前李郁周談起

距今10年前,2001年4月3日,台北故宮舉辦了一次「王壯為書法篆刻學術演講會」,我應邀前往聽講;演講會結束時,戶外傾盆大雨,那天我無車,祇好請一位駕車來聽講的朋友讓我搭他的便車進城。朋友冒雨去停車場駕車,囑我在廳門前簷下等候。此時,李郁周先生來到我跟前,問我1960、1970年代是否住在東京,我答說是,他問我是否知道「郭則生其人」,我說知道,我認識,很熟。李先生聽說我認識郭則生,似乎很高興。接著說:他在蘇東坡〈寒食帖〉上發現郭則生的一方印章,郭是否就是代王世杰從日本買回〈寒食帖〉的人呢?我因事出突然,稍一遲疑,答說:這,我就不很清楚了。我原擬作進一步說明,但那位駕車的朋友已開車來到階前,在車上按喇叭催我。我連忙快步跑下石階,一面回頭向李教授大聲說:請給我打電話,再詳細談吧。

黃天才。攝影/藍玉琦。

李教授或許是不知道我的電話,或許是未聽清楚我請他打電話給我,他一直沒打電話來,我也認為〈寒食帖〉究竟是誰買回來的,並不算什麼大事,漸漸就把此事忘懷了。

過了好一陣子,忽接李郁周教授一信,寄來兩紙剪報,其中一紙是李教授在《書法教育會刊》所寫的「誰從日本買回寒食帖?」一文,(另一紙是莊伯和兄在《中華日報》上撰文,也談到〈寒食帖〉的事。)李教授文中提到王世杰曾在〈寒食帖〉的拖尾上題有一段跋文,其中記有「……(二戰)甫結,予囑友蹤跡得之,乃購回中土,茲記於此,後之人當必益加珍護也。民國紀元四十八年元旦,王世杰識於台北。」李郁周認為王世杰跋文留下幾處重大疑點:第一、跋文既說「二戰甫結,即囑友人蹤跡得之並購回中土。」按二戰結束於1945年,何以要等到14年之後的1959年元旦才題跋?中間這14年,〈寒食帖〉究竟在何人之手?帖上既有郭則生一印,可知此帖在郭手中必有相當時日,但郭則生又是何時買到此帖?是否向菊池惺堂家直接買來?是否經過他人轉手?郭則生購買到此帖,究竟是受王世杰之託而代購?或是郭買下後再轉賣給王?長達14年的過程中,必有一些曲折或故事,時至今日,當事人或重要關係人多已棄世,要想弄得一清二楚,幾乎是不可能了。李郁周兄曾說傅申博士也曾在《故宮文物月刊》上撰有專文談及此事,我查到傅申兄的專文;傅文「推斷」王世杰應是在民國三十七、三十八年間買到此帖,再於民國三十八年(1949)前後,運抵台北的。

讀了李、傅兩位教授的文章,讓我對自己的「無知」感到無比的慚愧。我原以為一件近千年的國寶文物,其「流傳有緒」的長遠過程中,來龍去脈大致弄清楚就不錯了,一些細微末節,似乎無關宏旨,不必太「鑽牛角尖」了吧!真沒想到這些專研藝術史及古文物研究的專家學者們,竟是如此一絲不苟、滴水不漏地執著於研究上,他們這種精神的確讓我感到意外又佩服。

詳細內容請見《典藏‧古美術》11月號 第230期

 

古美術 / 230期

Back to top